后车座的疯狂运动 在教室里做校园h文

小能 0 2021-10-14

君临的确早就知道梦语庄园外的袭击是埃迪莫拉所策划的。

赛琳娜就是最好的证据。

让他想不通的只是为什么埃迪莫拉要这么做。

这刻看着君临,兰恩大祭司无奈道:“埃迪莫拉在这个位面的势力扩张早已超乎想象,他对于各国都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实际上,现在的他,如果愿意的话,可以轻松推翻任何一个国家。”

“但不是七国。”君临道。

“是的,也许他的力量还不足以同时对抗七个国家,但如果加上蓝尘位面就不同了。”兰恩祭司回答。

君临微感惊讶:“你认为埃迪莫拉和蓝尘位面有勾结?”

兰恩祭司摇头:“我不知道。但你如果了解过埃迪莫拉的过去,就应该知道他的起家速度之快,超乎想象。过去十年里,能做到这么快崛起的,除了埃迪莫拉,就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达尔文。”君临道。

“还一个是你。”兰恩回答。

君临笑了:“我还以为你会告诉我另外一位知名的大人物呢。这么说,你也不知道埃迪莫拉为什么要让你们抓我去找达尔文谈判了?”

“我不知道。命令是国主下的,他必须给埃迪莫拉面子。埃迪莫拉的军队正在北面对抗蓝尘的入侵军,那是一支非常强大的军团,七国的部队接连遭遇重创,是埃迪莫拉在支撑一切。甚至于……”

兰恩祭司犹豫了一下,道:“埃迪莫拉在联军中拥有极高的威望,他甚至掌控了整个联军。”

“他想和达尔文谈什么?”君临问:“这个你总知道。”

“很多。达尔文是这个位面最富有的人,他的财力是战争需要,而他本人也是个超级天才,埃迪莫拉希望他为兽魂位面创造一些强大的适合本位面的科技武器,用来弥补兽魂位面战力不足的问题。”

唔,这很符合第一天命的能力特性。

后车座的疯狂运动 在教室里做校园h文

“但是达尔文拒绝了?”君临道。

“他当然不会直接拒绝,只是推说研究需时,磨磨蹭蹭,不断的提出要求。”

“什么要求?”

“扩张,他的金融集团版图的扩张,投资各个行业。许多人以为他是个投资天才,但不知道他的投资之所以精准,是因为有七国的支持。而七国之所以支持他,就是因为他的确会七国对抗蓝尘位面的行动提供了帮助。问题是这个小混蛋利用战争大发横财,充实自己的实力。单是他手下的私军就超过十万人!”兰恩大祭司说这话时显得格外的愤怒。

国难当头,许多人却无视这一切,只想着自己。

正因为有着这样强大的力量,所以达尔文才无需在意任何国家的看法。

君临道:“按照兽魂位面的行事风格,你们就没打算来硬的?比如绑架什么的?”

兰恩大祭司苦笑:“做过了,我们绑架了他三次,但每一次都是假目标,是替身。”

君临诧异:“他有很多替身?”

“很多。”兰恩大祭司回答:“包括你之前见到的,也未必就是真正的达尔文。”

君临的眉头皱起:“不对,我所见到的达尔文绝对不是替身。”

梦语庄园的少年,虽然年纪小,但是气势强,言语间充满自信,更富有智慧。

那样的说话方式,绝对不是一个十岁左右的替身能替代的。

兰恩摇头道:“哦,那就是你要考虑的问题了。我不知道你,埃迪莫拉还有达尔文之间到底是什么问题,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我失败了,但已尽力而为。猎巫教和源国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就连埃迪莫拉也无话可说。”

“他原谅了你们的失败?”

“他要是不服气,可以自己派人去做。”兰恩回答:“至于你,如果你想杀我报仇,我没有意见,我只希望你不要连累无辜的人。”

君临冷笑:“你知道我没打算杀你,如果我想那么做……”

他踢踢脚下的侍卫:“那他已经是个死人。”

他说着站了起来,丢给兰恩一张纸:“我打算成立一家传媒公司,搞个综艺节目,审批的事就交给你了,动作快些。这个事要是做不好,那我是真的会杀人的。”

君临说着扬长而去。

兰恩看看手中的资料,愕然出声:“吐槽大会?这是什么?”

————————————————

走出巫庙,君临上了马车。

方木和伊恩已经在马车里等他了。

“怎么样?”他问。

“还能怎么样,一切都如预料的那样。”君临没好气道:“不过是坐实了而已。”

说着他吐出一口气,带着无奈。

方木挠头:“这就怪了啊。为什么埃迪莫拉找达尔文帮忙,会需要用你来做筹码呢?”

按照先前的了解,兽魂位面的科技树是埃迪莫拉传播的,目的是收获信仰之力,所以第一天命应该是埃迪莫拉的幕后黑手。可如果是这样,埃迪莫拉需要什么,没必要用君临做筹码去和达尔文谈判。

没见过马仔和老大谈事情还得先绑票的,而且是动用外人的力量。

伊恩道:“这只能有两种解释。一,要么达尔文根本就不是第一天命。二,埃迪莫拉不是第一天命的傀儡,科技树的事和第一天命无关。”

“第二种不可能!”君临直接否定第二可能。

埃迪莫拉点亮这个位面的娱乐科技,绝对和第一天命有关,因为这是收集信仰之力最好的办法。

“那就是第一种可能了。”方木道:“达尔文其实不是第一天命,他是冒充的。”

这解释到是符合了当初离开梦语庄园时,方木的判断。

“但肯定和第一天命有关。”伊恩道。

于是三人得出一个结论:达尔文和埃迪莫拉很可能都是第一天命的棋子,只不过彼此之间任务不同,所以没什么交集。

这是看起来最说得过去的理由。

想了想,君临道:“对了方木,你对埃迪莫拉这个人,有什么判断?”

方木没想到君临会这么问,有些惊讶:“你不是只关心第一天命吗?”

“闲着也是闲着,一把枪干嘛只扫一个人?”

你这话有开车的倾向啊。

方木思考片刻,道:“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搜集他的资料,到也正好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

“什么趣事?”

方木想说又没说,看看伊恩。

伊恩叹口气,无奈的挺起胸膛。

君临一把揽过她,吻了下去。

“也该有点进度了。”他说。

喜欢罪恶战境请大家收藏:

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小东西怎么流这么多水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