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奶头又大又软又好摸 老师又湿又紧我要进去了

小能 0 2021-10-14

深夜,安静的急诊室内,突然传来一片喧闹。
一个被砸破脑袋满身是血的男人被送了过来,他的身边围满了保镖,还跟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
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群人,为首的男人身材挺拔,身上也沾着血,脸庞的线条紧绷,一脸冷漠的看着前方的人群,周身都充斥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冷峻气质。
“医生呢?快来人,这里有伤病员!”冷面男人身边的周谦大声喊道,在寂静的急诊室尤为响亮。
闻讯而来的医生和护士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这乌泱泱的一群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正在聚众斗殴呢!
“医生,快帮我看看他……他流了好多血……”孙思思指着被砸破脑袋的男人啜泣着说道,一双泪眼我见犹怜。
医生刚要查看男人的伤势,就被周谦一把拽了过去,“医生,快先看我厉哥!他的胳膊上有好长的一条口子!”
孙思思咬着唇,看着不语的厉季泽,身边的保镖跟着叫嚷了起来,“我们少爷的伤势更重,先检查我们少爷的伤势!”
“呸!白浩初抢了我们厉哥的女人,没把他打死已经是心慈手软了!先给我们厉哥检查!”
医生被两方人拖来拖去,头都晕了,话也说不出来。
突然,一声刺耳的尖锐声响起,震得人头皮发麻,众人立刻捂住了耳朵。
等声音消失,就见到一个身形纤细的医生,带着口罩,手里拿着扩音器,气势十足的对着众人吼道,“都不要吵了!两个伤病员都到里面去等着!我们都会负责处理的,闲杂人都在外面等着,给我保持安静!”
她的语气虽然凶,声音却像是清晨的小鸟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叫唤,听着年纪不大,一双水盈盈的眼眸怒瞪着他们,让一群大老爷们瞬间都噤了声。
乔伊瑶关了扩音器,指挥他们将厉季泽和白浩初送进了房间,随即将其他人都赶了出去。
她跟另一名医生给两人各自检查,白浩初的确伤的比厉季泽严重,他惨白的脸上布满了血迹,脑袋还流着血,十分吓人,需要立即进行缝合。
厉季泽的胳膊上的伤口是被玻璃瓶割破的,乔伊瑶负责处理他的伤口,她小心翼翼的拿着镊子,将伤口中的玻璃渣子一点一点的挑出来。
“先生,有点疼,你忍着点。”乔伊瑶温和的说道,跟刚才怒吼的模样大相径庭。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软糯,卷翘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了一层浅浅的阴影,虽然她带着口罩,却也无法遮掩她认真的神情。
厉季泽紧抿着唇,从他紧绷着的肌肉,乔伊瑶可以感觉到他的疼痛,但他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
乔伊瑶看了他一眼,暗自惊叹这男人的忍受力。
厉季泽看着眼前的女医生,有一股莫名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片刻后他摇了摇头。
乔伊瑶又给他清洗了一遍伤口,确定没有玻璃渣残留在他的伤口里,才给他包扎起来。
此时,白浩初已经处理好了伤口,但是需要住院,他被护士推出了房间,随后又传来孙思思的哭声,还有周谦的骂声。
乔伊瑶皱起眉头,喃喃道,“外面怎么又吵起来了?!”
她还忙着手上的活儿,厉季泽起身就离开了房间。
“周谦,你不要这样说他!”孙思思为白浩初说话,维护的样子,让周谦一肚子的火。
他刚要对孙思思发火,就被厉季泽制止了,他看向孙思思,一语不发。
孙思思的心一颤,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厉季泽努力的想让自己看上去柔和一些,但他天生就长着一张不好惹的脸,哪怕五官长得实在不差,也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见孙思思后退,对自己流露出一丝害怕,他的双手握了握拳,“跟我回去!”
孙思思一愣,神情带着一丝犹豫,“厉哥……对不起……”
“孙思思,你真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周谦狠狠地骂道。
孙思思的脸又红又白,委屈的看向周谦,“周谦哥,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我感谢厉哥这三年来对我的帮助和照顾,但我喜欢的人,是阿初……”
“厉季泽,思思喜欢的人是我,你再对她纠缠不清,休怪我不客气!”白浩初握住孙思思的手,两人对视一眼,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厉季泽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任谁都看得出,厉季泽此刻眼神就像要杀人,说不定下一秒,白浩初就要再次血溅当场!
孙思思挡在白浩初的面前,双眼红通通的看着他,“厉哥,求你别伤害他……”
第2章 你可别碰瓷啊
“你跑这么快做什么?!开的药单还没拿呢!去付费取药,伤口一周不能碰水,一天换三次药,消炎药根据上面的医嘱按时服用,有不舒服再来医院复诊!”
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嗓音在众人耳边响起,让即将点燃的战局平息了下去。
厉季泽看了一眼她手上的药,淡淡道,“不需要。”
乔伊瑶看着他,认真的说道,“这位先生,你的伤口虽然不严重,但也会有感染的风险,必须遵从医嘱!需不需要,不是你说了算,既然你是我的病人,我就得对你负责!”
厉季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女人训话。但向来都是他指挥别人,他不习惯听一个小女人的命令。
乔伊瑶见厉季泽似乎不当回事,话语中也带上一股怒意,“如果你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以后就不要来医院浪费我们的时间!”
厉季泽不耐的皱起眉头,一旁的周谦赶紧接过药单,连连点头,“好好好,感谢医生小姐姐,咱们这就去付费,一定听你的话!”
他不容分说的拉着厉季泽边走边对那两人骂道,“一对奸夫淫妇!厉哥,咱们走,为了他们这种人,犯不着耽误自己的伤势!等你的伤好了,我给你再找十个八个纯情美女!保准个个都比孙思思漂亮!”
厉季泽就这么被拉走了,乔伊瑶看向一旁还在抹眼泪的孙思思,白浩初还在好声的安慰她,莫名的感觉这个场景有些碍眼。
她又看了一眼厉季泽离去的背影,暗骂道,“这都是什么人啊,来医院闹着玩呢!白瞎了那么一张脸,脑子不好用!”
寂静的房间内,厉季泽闭着眼睛,眉头紧锁。
他似乎又回到了三年前,身陷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地震砸下的石块重重的压着他的双腿,让他动弹不得,意识逐渐不清。
黑暗中,一只柔软的小手紧紧地握住他,在他的耳边不停的鼓励道,“先生,你不要睡着,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你再坚持一下!”
虽然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但他依然能听出,她的年纪不大。
那时候,她应该也很害怕吧?
可她依然还在安慰自己,厉季泽想要看清楚她的脸,但是周围太黑了。
恍惚中,他隐约看见了一双水盈盈的眼眸,厉季泽的心中一阵激动。
随着四周的光线越发的明亮起来,眼前的人也越发清晰了起来。
厉季泽蓦地睁开眼睛,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怎么会……他怎么会梦见昨晚的那个女医生?!
他们才见了一面,她就勾起了自己三年前的噩梦。但这一次,他却没有感受到那时候的绝望。
“莫名其妙!”厉季泽心情烦躁的起身。
用过早餐,厉季泽出门,准备去公司。
周谦关切的问道,“厉哥,你的胳膊没事了吧?药吃了吗?昨天那个医生小姐姐特地叮嘱了……”
“闭嘴!”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周谦看见电话显示是孙思思,立刻炸毛,“厉哥!她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准没好事!”
厉季泽看着电话响个不停,眸中情绪翻滚。
他深深的记得,在那样的绝境中,孙思思把自己仅有的水和食物都喂给了他,她说,她没办法看着有人死在自己面前。
最终,厉季泽还是接通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哭泣的声音,厉季泽冷下脸,“等着我!”
挂了电话,厉季泽对司机吩咐道,“去医院。”
“厉哥?”周谦气恼的看着他。
厉季泽的表情不容置疑。
医院的住院部楼下,已经出现了大批的记者,他们蹲守在楼下,等待着主角现身。
刚下夜班的乔伊瑶见状,皱起眉头,向一边的同事问道,“住院部那里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多人?”
“昨晚你不是值夜班吗?难道不知道?”来上班的同事八卦的说道。
“你看我的黑眼圈,还有心思去管八卦吗?”乔伊瑶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一双水盈盈的眼眸因为熬夜,还带着些许的红血丝。
“可怜可怜,看看把我们的院花折腾的都憔悴了!”同事开玩笑的说道,“昨天晚上白家少爷和旭丰总裁为了一个女人大打出手,来我们医院挂的急诊。那白家的少爷跟绯闻女主角现在还在住院部里呢,结果今天记者都知道了,就来堵着了。”
乔伊瑶想起了昨晚那个男人。
她笑了笑,跟同事打了声招呼,从医院的后门离开。
乔伊瑶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她站在马路边,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此时,红灯转为绿灯,她一边接起电话一边过马路。
“妈妈?”她笑着接通电话,向马路对面走去。
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横冲了过来,乔伊瑶吓了一跳,本就一晚上没睡,肚子空空身体虚软的很,被这么一吓,突然感到一阵晕眩袭来。
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乔伊瑶脸色惨白的倒在地上,脑后的马尾散在脑后铺了一地,失去了意识。
周谦迅速从车上下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女生,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姐?你没事吧?你可别碰瓷啊,咱们的车可没撞到你啊!”
第3章 吃里扒外的女人老师奶头又大又软又好摸  老师又湿又紧我要进去了
“包……包……”乔伊瑶模模糊糊的说道,她微微睁开眼,神情难受,嘴唇刷白,不像是在骗人。
周谦听清楚了她的话,赶紧将她的包打开。
可他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药瓶,只有一些糖果和小饼干,他意外的看到了乔伊瑶的工作牌。
“吃的……我,低血糖……”乔伊瑶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眼前的黑暗慢慢的散去。
周谦听见她的话,赶紧撕开了一粒糖塞到她嘴里。
他贴心的将女孩儿扶坐了起来,瞧见她的一双眼睛慢慢恢复了光彩,一下就认出了她,“你,你是昨晚的那个医生小姐姐!原来你叫乔伊瑶啊,名字挺好听的。”
此时,厉季泽因为周谦耽误了不少时间,不耐的下了车,“解决完了没?”
周谦扶着乔伊瑶站起身来,看向厉季泽,“厉哥,没事了,小医生低血糖呢!”
厉季泽闻言,看向那个一脸虚弱的女孩儿,只一眼,他就愣住了,那双眼睛只看过一次,就已经牢牢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甚至,他还梦到了!
他的脸色瞬间就有些难看,而乔伊瑶却是无辜的望着那个一脸凶相的男人,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好像要把她戳出一个洞来。
乔伊瑶也认出了他,难道是她昨晚训了他一顿,他到现在还不服气?
那真是太小心眼了。再次可惜那一张脸。
乔伊瑶捡起了地上的手机,屏幕已经碎了,边角还掉出了几粒渣滓。
“解决完了就滚回来!”厉季泽语气不善。
“你没事了吧?一个人可以吗?”周谦看着眼前的女孩儿,不放心的说道。
他挠了挠头发,觉得她实在太小太乖了,跟昨天的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我没事了,谢谢你。”乔伊瑶努力自己站好了,微微笑道。
“你们要去医院吗?那里堵了很多记者,你们想进去,可不容易。”
乔伊瑶想起听到的那些狗血八卦,猜这两个人八成是想去英雄救美的。
“可不是嘛!”周谦刚要抱怨,但在见到厉季泽吃人的眼神之后,噤了声。
“看在你刚才帮了我的份上,我带你们走内部通道吧。”乔伊瑶说道。
“那可太好了!如果厉哥在这时候现身了,那些记者还不知道怎么乱写呢!孙思思那女人就是看厉哥心肠软,才敢这么欺负他!”周谦愤愤的替厉季泽抱不平,对乔伊瑶的好感又多了一分。
乔伊瑶带着两人回到医院,拿了两套白大褂,让两人换上,再戴上口罩。
可厉季泽身上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哪怕是换了衣服,也会让人不自觉的被他吸引了注意力。
乔伊瑶只好带着两人,悄悄又快速的走到了白浩初的病房。
厉季泽推开了门,看见里面相拥的两人,一听见声响,立即就分开了。
孙思思满脸通红的看向厉季泽,脸上还带着一丝羞涩。
乔伊瑶在门口看着这一切,替厉季泽默哀了几秒。
“厉哥……你来了……外面有好多记者……”孙思思怯怯的看着他,说道。
“那也是你自己作孽!昨晚也不知道是谁,胆子大的当众示爱,现在转过头就恬不知耻的来求我们厉哥!”周谦最看不惯孙思思这副白莲花的做派!
孙思思脸色通红,她如今是S市最瞩目的舞者,原本就正在争取一部舞蹈的领舞,跟她竞争的,是一位十分有实力的舞者。她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纰漏。
若是让记者抓到她和白浩初的恋情,那她的这一切,就都不复存在了!
白浩初是好,但他的家族却比不上厉家,这方面帮不了她。
只有厉季泽的加持,才能让她的胜算更大。
“这既然是你自己选的路,你就要自己承受所有!”厉季泽冷声道。
“厉哥,你不管我了吗?你说过,会保护我,现在因为我爱上了阿初,就不理我了吗?”孙思思委委屈屈的说道,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梨花带雨的模样,是个男人都要心疼好一会儿。
“孙思思,你真是不要脸!拿我们厉哥当冤大头!嘴上说着不喜欢厉哥,到了拿好处的时候,一点不手软!”周谦快要被气死了。
这个女人三年前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护士,一个乡下丫头,因为救了厉哥,又是芭蕾梦,又是出国进修,后面还打着厉哥唯一的女人的身份挤进上流社会风光无两。
原本这都不算什么,毕竟厉哥的命更重要。但是现在这个女人却吃里扒外不当人,又贪恋跟白浩初的爱情,又把持着厉哥给她带来的好处不松手。
这天底下的好事,凭什么都让她占了?!
孙思思的脸瞬间涨红。
但她想到三年前厉季泽对自己的承诺,坚信厉季泽依然会帮自己。
她的身上不能有污点,更不能让自己跟白浩初的这段感情遭受旁人的非议。
“别说了!”厉季泽突然出声道。
周谦愤愤的止了声,瞪着孙思思,想不明白,她真的是救了厉季泽的人吗?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老师你奶真大下面水真多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