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女同学喂我乳我掀她裙子

小能 0 2021-10-14

沈青涵转而看向沈诗曼,“那你呢?又为什么要害我?我从来都没有和你争过什么……”
“从来没有?”沈诗曼冷笑一声,早就不复刚才在霍寒川面前的温柔,“沈青涵,你光是站在那里,就让我恶心!你不就是仗着你这张脸吗?仗着你那清高的样子,那我就要毁了你!”
沈青涵心已经彻底地凉透了。
她发现,这种恶毒的话语从沈诗曼的口中说出来,她竟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
沈诗曼越是这么辱骂她,她便站得越笔直,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着这对母女,“只是很可惜,沈诗曼,那天晚上,是我进了霍寒川的房间。现在霍寒川的妻子,是我沈青涵。”
“贱人!”
一提到这个事情,沈诗曼就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正欲挣扎着起身,秦秀月已经狠狠地抓住沈青涵的手臂,对上沈青涵略冷的目光,秦秀月一愣。
这个小贱人怎么会有这么冰冷的目光?
沈青涵趁着这个空档,下意识地护住了肚子,另一只手反扣住秦秀月,不让她对自己有出手的机会,“沈夫人,你再恼怒,我和寒川结婚也已经是事实。”
她是不是应该庆幸,如果那晚沈诗曼没有走错房间的话,被王总侮辱的就是她。到那时,记者再一窝蜂地闯进来,不会有人庇护她,不会有人给她处理后面的事……
她会被所有人耻笑,会成为霍寒川眼中最恶心的下贱女,甚至还会被那个王总以此作为威胁……
她应该庆幸的,上天对她还是留了一分仁慈之心。
秦秀月到底是经过了大风大浪的人,没被她给刺激,反倒是颇为鄙夷地看着她,“小贱人,别以为你现在是霍寒川的太太就可以得意,他根本不爱你,他真正爱的人是诗曼,和你离婚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说到这个,沈诗曼也不急于起身,讥笑道,“今天你也看到了,寒川有多么在乎我。沈青涵,你以为,你还能坐稳霍家太太这个位置多久?”
“能坐多久,就不劳你们费心了。”沈青涵疲惫不堪,努力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倒下去,“我欠你们沈家的,早就还完。以后我沈青涵,和你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她不能在这里示软。
秦秀月和沈诗曼都在等着看她笑话。
她要是再继续软弱下去,只会任人宰割。
咬了咬牙,沈青涵语气平静地看着两人,“至于霍太太的位置,我不会让。沈诗曼,你根本配不上霍寒川!”
“贱人!”
只有她才能站在霍寒川身边!
沈诗曼已经按捺不住,刚刚下床,沈青涵已经走到了门口,淡漠地看着他们,“外面的人可不少,沈诗曼,你还要维持你的楚楚可怜形象吧?”
沈诗曼顿住了,这个贱人说得没错。
这里可是医院,不是什么隐蔽的地方。要是被外面的人看到了,那霍寒川那边……
没等沈诗曼再说什么,沈青涵便消失在了房门外。
第10章 一个错误
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沈青涵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手里紧紧握着那串断了的珍珠项链。
旁边有幸福的一家三口走过,男人宠爱地把女人揽在怀中,前头的小孩子蹦蹦跳跳。
沈青涵曾经也向往过这种生活,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生一个可爱的孩子。
可是现在……
霍寒川不爱她,他们的婚姻就是一个错误。除了自己,没有人会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
沈青涵从小就没有父亲,寄人篱下在沈家,这种感觉她知道多难受。
如果孩子的爸爸不希望这个孩子出生,那她为了自己的私心生下来,会不会也是一种对孩子的不公平?
她曾经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因为这是她和霍寒川的孩子,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的孩子。
可是沈青涵现在怕了。
她怕孩子生下来会不幸福,她害怕这个孩子和她一样,得不到父爱。
眼看着黄昏已经到来,沈青涵忍住已经红了的眼眶,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她要把这个孩子打掉!
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妇幼保健院,沈青涵麻木地交了费,填好自己所有的信息。
“下一位,沈青涵。”
里面传来了机械般冰冷的声音,沈青涵攥着自己的单子,慢慢地走进去。
“是你吧?来这边打一下麻药。”那医生年约四十多岁,看到沈青涵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得问了一句,“孩子的父亲没有过来?”
孩子的父亲?
沈青涵摇了摇头,“他有点忙。”
“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冲动,打胎对身体不好,也就是仗着自己年轻。”那医生说着叹了一口气,看着沈青涵脸色苍白的样子,也没有再说下去。
过了好一会,沈青涵躺在那冷冰冰的手术台上,头顶有一道强光照了下来。
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那一刻,她仿佛听见了孩子在哭,在祈求着她不要打掉他。
他也是个鲜活的生命,不应该就这么被舍弃。
沈青涵的心口疼得发慌,听到了医生的声音,“手里攥着什么?先松开。”
她怔怔地朝自己手边看过去,那是母亲给她留下来的手链。
母亲……
当初的母亲也是这样,即便是一个人,也努力地把她留了下来,给了她现在的人生。
就算是没有父亲的疼爱又怎么样?
她会很努力,会给孩子全部的爱,不会让他成为和自己一样无父无母的孤儿。
她要留下这个孩子!
沈青涵猛地起身,那麻醉药的针头一歪,跌落在地。
“别乱动,这麻醉都没打好!”
那中年医生有些生气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我,我不想打掉他。”沈青涵抱歉地看了一眼医生,不顾她的劝阻,疯一样地逃离了那个冰冷的手术台。
外面已经是夜晚,沈青涵看了一眼手机。
没有任何的短信和电话。
也是,霍寒川根本不会在意自己,哪怕是已经十点她还在外不着家。
拖着疲倦的身体,沈青涵回了家。
里面的客厅灯光正亮,霍寒川正坐在沙发上,侧脸冷硬,有暖光落在他的身上,平添了几分狠厉。
同ID下公众号本书关注章节相同当前关注章节
第11章 她设计我
沈青涵太了解霍寒川了,每次露出这个表情,都意味着他的心情很差。
如果是往常,或许她还会上前询问两句霍寒川怎么了。只是现在,她实在是太累了,只想要好好地休息。
沉默不语地换好自己的鞋子,沈青涵看了一眼沙发上的霍寒川,正欲开口,男人却先她一步。
“沈青涵,你是不是在我走之后,去找诗曼麻烦了?”
霍寒川真是恨不得弄死面前的沈青涵,诗曼都已经因为她自杀了,她不仅在自己面前惺惺作态,甚至还在背地里去找诗曼的麻烦。
为什么会有那么恶毒的女人!
“是她和你说的吗?”沈青涵很淡地笑了笑,“如果我说,她在污蔑我,你会相信吗?”
“她诬蔑你什么?”霍寒川冷笑一声,“诬蔑你勾引我,还是诬蔑你用了卑劣的手段得到霍太太这个位置?”
“沈青涵,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娶你回家不过是不得已。我爱的人是诗曼,你如果再敢对诗曼做什么,那就别怪我残忍!”
如果不是念着沈青涵还有用,再加上现在舆论压力都是冲向他们两个人。假如他现在离婚,诗曼就会被外人传谣是插足者。
如果不是顾忌着这一点,他又怎么可能容忍这个女人那么久!
“霍寒川,沈诗曼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单纯,她设计我……”
“闭嘴!”霍寒川听不得从沈青涵口中说出任何诬蔑沈诗曼的话。
明明是她勾引自己,是她抢占了诗曼的位置,又怎么好意思敢说出这种话!
“咳咳……”
沈青涵被霍寒川狠狠地压在了桌上,她试图去挣扎,却对上霍寒川满是冰霜的眼睛。
他眼里的恨意实在是太过明显,像是一道道冰刃一样,刺得沈青涵满身是伤。
她张了张嘴,试图去跟他解释。
她想和霍寒川说,沈诗曼根本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单纯,她心机深沉,为了得到霍太太这个位置可以不折手段。
就算是霍寒川不爱自己也没关系,但是至少,她不希望霍寒川跟那样的女人在一起。
“如果不是你,诗曼怎么会躺在医院里?”
一想到沈诗曼那张苍白的脸,霍寒川手上的力道越发地重了,肆虐般的力度不断地落在沈青涵的身上。
诗曼受过的痛苦,他要这个贱人千倍万倍地全部还回来!
脖子被霍寒川狠狠地掐住,她的腰被男人抵在了桌上,抵着坚硬的木桌,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霍寒川……”
“疼吗?”霍寒川残忍地看着她痛不欲生的脸,丝毫不顾她的难受,狠狠地刺进去。
“啊!”
沈青涵痛苦地痛呼了一声。
有些怕了。
认识霍寒川那么久了,这还是沈青涵第一次看见他那么暴戾的样子。
仿佛在他的眼中,自己早已经是个死人,连得到他的一点目光都不配。
身上的疼痛还在持续,沈青涵的意识却已经有些涣散。
渐渐的,面前的霍寒川已经变成了重影。
随着最后的撞击,沈青涵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第12章 给脸不要脸
沈青涵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都是一片白色的墙。浓重的消毒水气味不断地灌进她的鼻子里,让她有些不适应。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沈青涵手指轻轻颤抖,忍着身体的不适起了身,环顾一周,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在医院。
昨晚她实在太疼了,做到了最后,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最后一眼,她依稀记得看到了霍寒川眼里的不屑。
“哟,醒了啊?”
一道略带讥笑的声音传来,沈诗曼就站在门口,一身白色的长裙,长发披肩。安静着不说话的时候,清纯而又温婉,是男人最喜欢的乖巧女生。
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了沈诗曼的为人是如何的,沈青涵可能也会被她的这幅外表给骗了过去。
“你来做什么?”沈青涵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脸冷淡地看着沈诗曼。
“当然是来给你离婚协议书的。”
沈诗曼把那张离婚协议丢在沈青涵脸上,双手环抱着,居高临下地看着沈青涵,“我早就说过,寒川和你离婚,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像你这种女人,怎么可能让寒川放在心上!”
“就算那晚和寒川在一起的是你又怎么样?寒川啊,他可只喜欢我一个人,你不过是我的一个替代品罢了!”
霍寒川本来就应该是她沈诗曼的,沈青涵这个贱人霸占了寒川两个月,也是时候该滚了!
“我不会签的。”沈青涵拿起那张离婚协议,眼神里沉沉浮浮几个来回,还是把自己的情绪给压了下去。
“沈青涵,你可别给脸不要脸!”沈诗曼脸色立马冷了下来,“你不过是我们沈家的一条狗罢了,要是你……”
“撕拉……”
沈诗曼怔了怔,不可置信地看着沈青涵把那张离婚协议撕碎。紧接着,砸到她的脸上。
“沈诗曼,这是我和霍寒川的事情,和你这外人无关。”沈青涵挺直了身体,虽然依旧是坐在床上,气势却不显得弱,“就算是要离婚,也应该是霍寒川来和我说。”
她以前不想和沈诗曼争,是因为她觉得沈家养育她多年,这是她欠沈家的。可是现在不一样的,沈家三人,不过是把她当成血库来对待。
他们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亲人,那她沈青涵,也没有必要再让着沈诗曼什么。
“沈青涵!”
沈诗曼几乎快要气疯了。
这个女人怎么敢这样对自己!
这个该死的贱人!
“我不会离婚的。沈诗曼,我不会让你坐上霍太太的位置。”
她不想让沈诗曼这样的女人留在霍寒川的身边,她担心寒川会受到伤害……
沈诗曼已经被气得抬起了手,刚想打下去,余光就看到慢慢走过来的一个身影。
她的脸色变了变,轻轻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祈求道,“青涵,都是我的错,你怪我打我骂我都可以,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和寒川的孩子。”
“你,你在说什么?”
沈青涵还没去细想沈诗曼话语里的深层意思,门已经被霍寒川推开。
她回头看过去,清晰地看到了霍寒川眼底的杀意。
第13章 你别装了
“寒川……”
“你伤刚好,还需要静养,怎么过来了?”霍寒川疼惜地看了沈诗曼一眼,看到她安然无恙之后,紧皱的眉头才轻轻舒展开来。
“我听说青涵晕倒了,所以就想着过来看看。”她说着,轻轻地顿了顿,小心翼翼地看了沈青涵一眼,“没想到青涵说我不该把你抢走,还想要……”
她有些说不下去了,眼眶适时地红了红。微微抬眸的时候,里头盛着湿润。
霍寒川的心口一下子就被揪了起来。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女同学喂我乳我掀她裙子
眼看着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沈诗曼假惺惺地挽住霍寒川的手臂,虚弱地轻咳了两声,“寒川,你千万不要怪青涵。都是我不好,明明知道你们都已经结婚了,我不应该这样的,都是我的错。”
沈青涵不可置信地看着沈诗曼,刚才她还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昂的,现在转眼就在霍寒川身边示弱。
她不敢想,如果沈诗曼真的成为了霍太太,霍寒川会被怎样的利用和算计。
“沈诗曼!你别装了,你根本就是在……”
沈青涵试图去拆穿沈诗曼的真面目,只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头发就被霍寒川狠狠地拽住,“沈青涵,我跟你说过,你要是再敢欺负诗曼,我会百倍千倍地还给你!”
好疼……
沈青涵被激得眼眶里满是生理盐水,她一只手紧紧地扣住床单,稳住自己的身体。
“寒川,我真的没有欺负她,是她主动来挑衅……”
“马上跟诗曼道歉!”
霍寒川根本听不进沈青涵说什么,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
沈诗曼自己的伤都还没好,好心过来看望这个贱人。没想到这个贱人非但没有感激之心,甚至还敢再对诗曼动手,简直是罪不可恕!
“我没有错。”沈青涵隐忍着泪水,倔强地看着霍寒川满是冰霜的脸。
明明是沈诗曼过来挑衅她,让她和霍寒川离婚,她不过是用沈诗曼的手段回敬过去而已。
她不要道歉!
“寒川,你不要怪青涵……”沈诗曼低低地抽泣一声,“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你和青涵都已经结婚了,我应该祝福你们的,我不应该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寒川,青涵现在是你的妻子,她对我做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诗曼,你不用替这个贱人说话!”霍寒川的怒火不断地往上升,一只手还狠狠地掐住了沈青涵的脖子,“沈青涵,道歉!”
沈诗曼站在霍寒川的身后,男人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沈青涵却看得真真切切。
这个女人眼底哪有一点点的伤心,只有挑衅和得意而已。
她很想开口,让霍寒川回头看看沈诗曼的表情。可是她的脖子却被霍寒川狠狠地锁住,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咳……”
沈青涵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弱。
她是快要死了吗?
可她还不想那么早就死了,她还没有告诉霍寒川,沈诗曼是个怎么样的女人。
她绝望的想着,下一秒便被霍寒川狠狠地从床上拽了下来。
“我让你给诗曼道歉!”
第14章 什么都没做
冰冷刺骨的声音从霍寒川的口中说出来。
沈青涵的膝盖狠狠地摔在地上,她吃痛不已,却还是紧紧地护住了肚子。
她不能让这个孩子有事!
“寒川,我不……”
为什么霍寒川就不能相信她一次?
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做……
“道歉!”
霍寒川扣着她的脑袋,“沈青涵,我再说最后一次!”
沈青涵开始害怕了。如果她没有怀孕,那霍寒川今天怎么折磨她,她都不会屈服。
可是她害怕,害怕肚子里的孩子承受不了。
“我,我道歉……”
沈青涵没忍住,眼角落了一滴眼泪下来。
霍寒川松开了手,任由她如同一块破布一样跌落在地上。
沈诗曼想要上前扶住她,霍寒川立马拦住了,“这个女人太脏,不要脏了你的手。”
“可是青涵……”沈诗曼满脸都是心疼,还佯做娇羞地嗔怪了一声霍寒川,“这本来就是我的错,你这么凶青涵干嘛?”
“跟你没有关系,这都是她应受的。”霍寒川拍了拍沈诗曼的脑袋,转过头看向沈青涵,脸上的温柔已经消失不见,只余下冷酷,“哑巴了?”
“对,对不起。”沈青涵觉得每一个字都像是从自己的喉咙里面生涩的挤出来一样。
“大声点!”霍寒川嫌弃地看着面前虚伪的沈青涵,眼底满是厌恶。
“沈诗曼,对不起。”
沈青涵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句话。
她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手,眼底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了好几个来回,硬是被她生生地给压了下去。
她不能在这里掉眼泪,沈诗曼就等着看她的笑话。
可是霍寒川是她所爱之人,被他这样误会和侮辱,沈青涵只觉得心口一块块地被撕裂开来,疼痛难耐。
“好了好了,这不是青涵的错。寒川,我有些累了,你再陪陪青涵,我想回房休息一下。”
沈诗曼的眼底尽是嘚瑟。
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骄傲?
她现在就要让小贱人看看,霍寒川到底爱的是谁!
她沈诗曼才是霍寒川的女人,沈青涵这辈子都别想夺走她在霍寒川心里的位置!
“我陪你。”霍寒川半搂着沈诗曼的腰,警告地看了一眼沈青涵,离开了病房。
病房又重新安静下来。
沈青涵疲倦地跌落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大滴大滴的泪水从指缝中淌了出来。
她小声地哽咽着,像是个无助的孩子一样。
那离婚协议书散落在地面上,像是在嘲笑着她。
沈诗曼的陷害,霍寒川的误会,像是两块巨石一样,狠狠地压在了她的心口上,让她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在医院里好好休息了两天,霍寒川和沈诗曼没有再来过。
沈青涵也想了很多。
霍寒川根本不相信她,就算是证据摆到了他的面前,她可能也只会以为都是自己在做戏。
“宝宝……”
沈青涵摸着自己的肚子,两天的时间,已经足够她清醒了。
她不能再这样沉沦在霍寒川带给她的痛苦里面,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做!
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强迫问 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