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第一次做 强行征服邻居人妻

小能 0 2021-09-15

这个世界有没有龙?

神话中传说的神龙是没有的,但却有龙种。

所有水生之妖兽,能操控风雨雷电者,皆称之为龙种。

就像是之前在涿郡,逆改天下风雨大势的蛟龙,虽然不曾有龙指形态,但却可以称之为蛟龙。

若论神龙,真正唯一可以称之为龙的,唯有的当年逐鹿大战的应龙,可以算得上是此方世界的神龙。

神龙只是存在于神话之中,活在人们的想象里。

而现在朱拂晓就要将真龙、凤凰等神兽给培育出来,叫其对抗妖族接下来的行动。

妖族若是当真仅仅只是入侵人族,夺取天宫中的神位倒也罢了,但偏偏每一次妖族大军入侵人族,都会大肆杀戮,死伤百姓不计。

朱拂晓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汲取天下信仰,岂会允许妖族进入人族大肆杀戮?

要知道生命培育何其之难,一批人的成长,可是以十年为单位的,妖族的一次杀戮,至少叫朱拂晓的信仰传播倒退数年,乃至于倒退几十年。

“想要培育出真龙,可是难了。妖族我记得有一条龙种唤作:赤虬。得了蛟龙的龙魂,如今可以借助龙魂呼风唤雨掌握天象之力,拥有无匹伟力。就算是袁天罡等人族顶尖强者,怕也及不上那赤虬的力量。就算是有了斗气修炼法门的秦琼,比那蛟龙也差了一截。”

当年那条蛟龙有多强,朱拂晓亲自见证。

赤虬不但继承了龙魂,更是继承了那蛟龙盗取的藏胎法界本源,可以汲取魔力,凭借龙族与天地的亲和,已经可以呼风唤雨执掌天地间的种种伟力,执掌天地间的无数本源。

“妖族。”朱拂晓吧嗒了一下嘴,然后继续将一只鲤鱼抓在手中,手指轻抚鲤鱼的鱼须,然后只见一只鲤鱼的基因细胞,被其取了出来。

懵懂的鲤鱼在朱拂晓手中挣扎,被朱拂晓随手抛入了水池中。

朱拂晓以生命魔法飞速的破解鲤鱼鱼须的基因序列,然后施展炼金术将那鲤鱼的基因提取出来,随手打入了一条长蛇的基因序列之中,仔细观摩着两种基因的融合。

伴随着两种基因的接触,两条基因序列的碰撞,然后两条基因序列纷纷崩溃。

“咦,为何不能融合?”朱拂晓随手一挥,生命魔法施展,两条基因链犹若是时空倒流般重新组合,各自分开占据一个角落。

看着那两条基因序列,朱拂晓陷入了沉思。

掌握魔法的一个好处就是,实验失败后朱拂晓可以随手将材料复原,然后。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究竟是哪里呢?”朱拂晓在深山中闭关,外界却是风起云涌。

大隋天子暗中潜伏至太乙山,夺了太乙山中造化,然后顺利突破至天人妙境。

道门各家老祖纷纷在道观中加持神位,立下真神雕塑,各大道观开始自发的为三百六十五位正神立下神位,有意无意的打压朱拂晓的香火之力。

如今三百六十五正神的火爆,不但将朱拂晓给压了下来,还将天下各大道观的历代祖师给压了下来。

全民信仰,三百六十五尊正神是彻底的火了。

突厥

吉利可汗看着手中信报,眼神里露出一抹阴沉。

“大王为何心情忽然阴郁?”左贤王吃着烤肉,一双眼睛看着吉利可汗,自从海东青传来信报之后,吉利可汗便面色阴沉如水。

“大隋中土有天宫现世,内有三百六十五尊神位,得之可以证就天人妙境。现在中土多了几十尊天人强者,若是叫这些人将天人底蕴消化,岂还有我草原活路?”吉利可汗面色阴冷:

“剩下那三百六十五尊神位,咱们必须要搀和一手。”

“有如此事情?”左贤王闻言顿时面色凝重下来,手中的烤肉也放下,过了一会才道:

“太乙山位于大隋腹部,咱们想要潜伏至太乙山,难如登天,中土那些绿林也不是吃素的。万一咱们被发现踪迹,必然会被中土的高手阻击,对方决不允许咱们夺了中土的造化。”

“老大人的可有何妙计?咱们可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无数机缘溜走。若能夺得神位,你我皆可证就天人,延寿八百。”吉利可汗看向左贤王,目光中露出一抹灼热。

朱拂晓若是知晓此时吉利心中所想,定然会骂一句:“你怕不是想要吃屁。他都修行到魔导境界了,寿数也依旧不超过三百年,你丫的区区一个魔法学徒都不是,就想延寿八百,哪里来的好事?”

“可咱们想要潜入太乙山中夺取造化,根本就不可能,现在太乙山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呢。”左贤王拿起丝绸擦了擦嘴角,眼神中露出一抹冷酷。

“既然不能暗中潜入,那便光明正大的杀进去。”吉利可汗冷冷的道。

“杀进去?”左贤王一愣:“如何杀进去?有朱拂晓镇守大隋,咱们突厥大军不可调动,否则必然会惹来雷霆之怒。要知道,咱们当年可是与朱拂晓有过契约。再次率领大军南下,只怕没有好果子吃。万一惹来朱拂晓雷霆之怒,真的将百万大军葬送在中土,我突厥可就亡族灭种了。”

“呵呵,谁说我要率领突厥大军?”吉利可汗意味深长的道:“不是还有高丽与吐蕃吗?我就不信这两家对那第一洞天不上心。咱们只要带上族中高手,相助吐蕃与高丽冲锋陷阵,以迅雷不及掩耳杀入太乙山,夺了那神位……”

“好!我这就去派人前往高丽与吐蕃。”左贤王闻言顿时眼睛亮了。

是极,突厥不能御使大军南侵,但高丽与吐蕃可以啊。

左贤王辞别了吉利可汗,然后一路径直向着韦室而去。只是才到韦室,却被韦室给挡了回来。

“左贤王,咱们可是有些时日不见了。”韦室的大王一双眼睛看着左贤王,眼神里露出一抹奇异之色。

要知道这些年韦室与突厥相处的可不算太平,在大隋的暗中干涉下,韦室不断给突厥与高丽找麻烦,韦室还是比较亲近大隋的异族。

只是突厥势大,左贤王前来,韦室也不敢不见。

“听闻中土有天宫现世,内有神位三百六十五,宗师高手得之,可破开天人关隘,证就无上天人。”左贤王看向韦室大王:“不知大王可曾听闻这消息?”

“是听闻过,中土这般大动静,本王就算想不听闻,也是难啊。”韦室大王点点头,心头有些灼热。

“今日在下来此,是想要与大王结盟,起兵一路杀入大隋,夺了那天宫传承,你我证就天人果位,得八百寿数。”左贤王目光灼灼的看着韦室大王仆骨怀恩。

仆骨怀恩眉头一皱:“出兵大隋?阁下莫不是疯了?你可知道如今大隋实力几何?大隋有朱拂晓镇守,谁敢轻易出兵?况且,我韦室人口寡薄,想要凑齐数万大军也是难的,及不上你突厥兵强马壮。”

“我韦室已经有宗师高手,暗中前往大隋,夺取那天人机缘。”仆骨怀恩看着左贤王:

“明明能低调办成的事情,又何必闹出大风波?咱们各国宗师暗中潜形匿迹,悄悄的就办了,擅动刀兵只怕会惹来滔天之祸。那中土天人机缘就在那里,朝廷并不禁制各家高手夺取神位机缘。咱们暗中潜行过去便可。”

那仆骨怀恩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结盟。

因为韦室的宗师高手,已经暗中潜入了大隋。

“天真!你当真以为韦室的宗师高手有机会夺得大隋的机缘?”左贤王冷冷一笑:“大隋那群伪君子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嘴上喊着天下大同,暗中还不是将咱们排斥在外?”

“只要你韦室的宗师踏入大隋一步,就必定会被大隋各家高手赶回来。那些神位,可都是大隋各家预定了的,岂会便宜了咱们?”左贤王一双眼睛看着仆骨怀恩。

仆骨怀恩默然不语。

见此,左贤王心中暗骂了一句蠢货,然后不动声色的道:“既然大王打定主意,那就罢了,我也不多浪费口舌。日后韦室的宗师高手若遇见挫折,咱们再谈结盟的事情也不迟。”

说完话左贤王直接起身,去了高丽。

看着左贤王的背影,仆骨怀恩目光闪烁,许久不语。

半响过后,才开口道:“传我命令,叫各部暗中准备起来。若是诸位宗师夺取神位机缘顺利也就罢了,若不顺……少不得再起刀兵。只希望大隋莫要逼我,”

仆骨怀恩也是无奈,大隋诞生了那么多天人强者,此时大隋尚未消化底蕴,还有机会翻盘搏一搏。若是等这一批天人强者彻底成长起来,那对于周边各国来就,就是恐怖的灾难。

纵使是举族发动大军,所有大军打残,也绝不能退缩半步。

当然,若是自家各位宗师能暗中翻越山水,悄无声息间夺了那神位传承,也不必大动干戈。

可惜了,这可是天人机缘,哪里会那么简单?

喜欢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请大家收藏:

龙头进入花芯深处 菊荡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