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小能 0 2021-09-15

西陵王这一手安排的滴水不漏,因为谁也没错,马是惊了但不是被人动了手脚,查到最后也就是意外发现一匹雪域宝马。

那马背上的是定远侯府的大公子,定远侯坐不住了,人站起来就冲上前一脸焦急紧张的看着,“这可如何是好!”

“皇上,臣斗胆,求皇上救救我儿!”

场上情况惊心动魄,现在不光是成宏轩的马惊了,其他几匹马也开始乱窜。

定远侯再看不下去转身朝着皇帝这边扑通跪下,那操练场上命悬一线的可是他的亲生儿子。

定远侯的意思是赶紧射杀了受惊的马。

皇帝也不能眼睁睁看定远侯的儿子死在自己面前,而且看眼前形势不光是定远侯的儿子,场上几个都有危险,皇帝也不想出事抬手刚要吩咐就有人冲了出来。

“皇上不可啊,那是雪域宝马,是种马!”

冲出来说话的是城卫军的一名统领,看样子也是刚知道的。

“雪域宝马?还是种马?”

这雪域宝马一匹难求更别说种马,战马在军中的地位将士们应该心里都清楚,一听是雪域宝马是种马,一个个眼睛都亮了,盯着那匹疯狂奔腾的褐色马匹目不转睛的看着。

“雪域宝马..”皇帝也有些坐不住,将来大渊需要大批的战马,但是大渊的战马马种不太理想,真正作战的时候,骑兵的威力就难以发挥。

这战马至关重要啊!

定远侯一听心头一紧,转头就冲着那统领开咆,不过说出的话极为艺术,“雪域宝马怎么会和这些马栓在一个马厩里?这等宝马难以驯服且会认主,你让他们在比试的时候骑,是何居心?”

事关儿子姓名,定远侯也管不得那么多,这是有人要害他儿子啊。

“末将不敢,这匹马是昨天购马的时候无意中购进来的,所以...事先不知,适才惊马,马官才看出这是雪域宝马,而且这一批马都是公马。”那就是钟马啊,就这么射杀了实属可惜。

这统领的话是真是假很容易就能查出来,所以应该不是说谎。

“定远侯莫急,这儿这么多将士,宗室子弟中不乏骑术高超着,朕这就让他们去试着驯服这宝马救下令子。”

皇帝都这么说了,定远侯就是再急再紧张也只能忍着。

不是还有句话吗,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今天皇上若是为了这匹稀世宝马不顾他儿子的死活,他这个臣子也只能看着。

皇上的心思在兵事上,战马二字就足够打动皇上的心了。

“今日在场诸位,谁有本事驯服这匹雪域宝马,朕有重赏,但是不得伤及成宏轩的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性命。”

皇帝的话,好歹稍稍宽慰了定远侯的心,皇上到底还是顾及着儿子的命。

“臣谢皇上龙恩浩荡啊!”

不管儿子有没有获救,先跪着谢了皇恩再说。

“皇上,敏之愿意试试!”

说话的是平侯府的二公子,也是这次参加比试的人之一,皇上自然点头,接着又有两个挺身而出的。

这局面皇帝看着还算满意,只不过眼眸深处一闪而过的幽光让人不寒而颤。

慕容郁苏静静看着这一幕默默低头,慕容西玥,他和父王都小瞧了他啊。

这岂止是一石二鸟,这一匹马可是千般算计。

事发突然,眼前这情况,大家都知道,谁要是有本事救了人驯了马就是大功一件,城卫军他们都没有十成的把握,可眼前这可是看得见的功劳,那几位皇子能不心动?

可这情急之下,场上他们的人也不好妄动,只能眼神偷偷交流,可坐在主位上的皇上是什么人?

天天坐在大殿之上看着大殿上的文武百官,耳听八方眼观六路早已成了习惯。

所以他们之间的互动都落入了皇上的眼中,那些人是哪位皇子的人皇上也就一目了然。

虽说皇子培植自己的势力无可避免,可这些是什么人?宗室子弟。

若是宗室子弟都被皇子们拉拢了,那朝堂之上是不是早已结党营私?

皇帝的心思瞬息万变,他可容皇子拉帮结派的前提是他们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可若是朝中重臣都已分化事态就不一样了,那就容不得,说明皇子们的野心太大。

窥视皇位的皇子正常,但是他们的实力如果太强就会威胁到社稷安危。

相反,西陵王却没有任何动作,人之心都有偏向弱者的倾向,这时候,皇帝就会觉得,慕容西玥这个儿子敦厚几分。

能把皇上的心思都算计进去,真不是一般的高明了。

这时候,如果有一个不是宗室子弟的人蹦出来驯服了马救了人,从一众宗室子弟中脱颖而出,即便城卫军没到手,今天也算是收获巨大。

“长空,盯好那个陈忠,别让他有出手的机会。”

皇子之间的争斗他没兴趣,靖王府也不会参与,这是皇上应该解决的问题,但是...她刻意提醒还说了那番话,这西陵王恐怕不是个善茬啊,立储虽然不能再拖,可也不能因此误了皇上的眼睛,这西陵王还有待考证。

靖王府忠于大渊,忠于朝廷忠于皇上,所以希望未来的大渊之主也值得效忠。

若西陵王真是江山之才,那今日之事,日后再补还就是。

长空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是没有多问,世子怎么吩咐他怎么做就是,盯人他在行。

几位艺高人胆大的上场之后不但没有救下定远侯的公子,反而他们也被搅了进去,这雪域宝马不愧是马中之王,周围的马都不太听使唤了,操练场上的那几匹更是。

慕容郁苏知道,宝马虽难得,但臣心更难得,皇上断不会为了一匹马真让侯府公子死在这,恐怕早就暗中给了信号,关键时候一定会出箭的。

看着上场救人的人都这样了,不少人已经打消了试试的念头,别到时候人没救到还出了丑得不偿失。

这时候,慕容郁苏也知道拖不得了,那成宏轩应该是精疲力尽了,若是一下没抓住缰绳摔下来会被马踩死。

不再多想,突然翻身上马也没打招呼直接策马而上。

马啼长嘶,慕容郁苏带着伤跃马而去的身影让所有人都看呆了。

突发情况,皇帝也来不及阻止。

“郁儿!”尽管儿子的能力靖亲王心中有数,可场上情况太过混乱,儿子又有伤,到底是当爹的,不担心才有鬼。

与此同时慕容西玥也是眸色一沉,心中暗道,不好,慕容郁苏不会搅和了他的一番布置吧?

急忙看向人群中的陈忠,却发现陈忠突然消失了,再看,人是看到了,却一脸痛苦之色。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夜玩亲女小妍小说 我年轻漂亮的继坶2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