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 车文越详细越好推荐

小能 0 2021-10-06

长廊中的光线明明暗暗,虢首封开始感到不对劲。
这条长廊只有百米?他回想刚抵达时所获得的信息。目测主宅虽大,却没有大到离谱的程度。以两人步伐大小来推算,就算中途被小小桃林耽搁了一会,这时候也该走到尽头推开虚掩的门了。
可是总管领路,虢首封跟随,两个人仅仅走完长廊的一半。
虢首封注意到老人不着痕迹地放慢脚步,借着并肩齐行的机会,偷偷觑自己一眼。
有问题?
老总管神色“和蔼”的问他:“虢先生听说过幻心术吗?”
法术?虢首封不动声色,端着冰雕脸回答:“知道一点。”
幻心术是一种低耗的基础法术,只需一点点灵力,就能维持很长时间。可以依照施法时设定的条件,迷惑范围内所有的眼睛。理论上,和鬼障目一样。不过幻心术适用于所有“修法”异能者使用,而鬼障目只有鬼族可以施展。
异能者是过去修法悟道者的后裔,是一群轻微返祖的人。
一万年前的古灵界,大部份人出生后还不会吃饭走路,就显得格外与众不同——他们天生具备异能,稍加引导就神通广大,彼此之间的神通还能互相传授与学习。而现代灵界恰恰反过来,大部份人碌碌无为,只有极少数人与众不同。几千几万个普通人当中可能会出现一个轻微返祖的异能者,几千几万个异能者之中,又可能会有一个具备顶尖异能。
世家贵阀多半是异能者创立,再一代一代摊薄血脉,最终会归于寂没无闻。要维持一个家族的兴盛,除了努力维护原有的异能之外,还要想方设法加入新的、更强悍的异能。
统治阶层对异能者的追逐,使异能者更象是一种日渐枯竭的资源。他们常常“名花有主”——不是直接效忠于地主本人,就是加入世家贵阀间接向地主效忠;再不济,也像虢首封这样,加入类夜行者的组织抱团取暖。落单一定会被掠夺,抱成团则反过来成为狩猎人。赏金猎人由此而生。
目前已知的两种顶级异能分别是“修法”和“献祭”。修法者可施展法术,但会受到强烈的限制,做有条件地施法,这种异能从幼儿时代就能显现出来。而“献祭”的异能必然属于醒族。如果没有唤醒,醒族可以用一生的时间沉睡,象普通人一样生活直至老死。一旦觉醒,醒族就拥有将自己的身魂献祭给天道,实现任何愿望的可能。
就效果来看,“献祭”甚至高于“修法”。
唤醒醒族的方法很简单,但必须是由唤醒者来执行。和醒族一样,唤醒者也充满了随机、不确定和隐匿性。灵界从来不能确认谁是醒族,谁是唤醒者,只有唤醒者自己走到醒族面前,两个人才无所遁形。不管以前是不是认识,唤醒者都会准确的叫出醒族的全名,然后轻轻说一声:“醒来。”醒族因此而觉醒。
无论是“修法”还是“献祭”,都比虢首封的“踏空”、“魅惑”异能要高出两到三个等级。
虢首封微微一笑,说:“没想到吞口氏竟然拥有幻心术修法者?看来千年时限一到,吞口氏就能获得一个世家名额了。”
每过一千年,地主和现存的世家便会联合起来,评估本地贵阀之家,选出排名第一的贵阀晋阶成为新世家,补充金字塔顶层的血液。有晋升就有淘汰,不过“淘汰”这种事,只会交给大自然的“时蚀”去完成。就象石头会被风化,老朽脆弱的世家贵阀也会受家道中落、异能消失之苦……如果坚持不下去,综合实力自然褪落,就渐渐沦为了光头百姓。
老总管无意向虢首封透露更多吞口家的内部秘辛,他笑而不语。
虢首封却想道姬覆一直想为夜行者增添更多的异能者,如果他知道眼皮底下就有个高手,一定会大感兴趣,等他回去略略和姬覆提一提这个人,那家伙一定会眼冒精光,从此不死不休地缠上吞口家。呵呵,有得吞口家玩儿了。虢首封忍不住笑起来,他脸上一阵微微刺痒,忍不住伸手轻轻拍了自己一巴掌。摊开手掌一看,什么都没有,并没有虫子在咬他。
老总管说:“本宅的幻心术专门用来防范对本家怀有恶意的人。恶意一旦踏入这所房子,就会被幻心术所包围,一直困在原地,直到死为止。”
虢首封站定,慢慢转头望向总管。他面无表情。“这就是我们一直呆在长廊里的原因?”
老总管笑眯眯地望着他,颇有启发性地说:“只要虢先生摒弃心中恶意,全身心地顺从吞口本家,自然也就能破开幻心术的束缚了。”
虢首封面皮一抽,低喃道:“全身心地顺从?”意思就是说,除非把自己变成吞口家的奴隶,否则无法再离开这幢房子,无法再离开这条走廊?!
“当然了,您也算是邀请来的客人,第一次来,怎么可能会全身心身的投靠我们吞口家呢?为了防范这种意外,幻心术还有一种方法可以破除。”
“什么方法?”
“幻心术是吞口家的第一代大家长所设置的,历代家长只能根据秘术加固维稳幻心术。幻心术完全听从主人的意念,只要这屋子的主人能接纳你,就能自然地除开束缚。很抱歉,在下虽然在这儿生活多年,但从来不是主人。还请你不要动,容在下去请……”
身后有人追来。脚步声轻盈、欢快、还很活泼,虢首封把它想像成一只肉呼呼的小柴犬正朝自己滚过来的声音。四只胖嘟嘟的肉爪子双起双落,就会象现在这样发出规律的快节奏“啪嗒、啪嗒、啪嗒……”
最后一响落定,旋绕在他周身的束缚气流忽然消失。
虢首封浑身一轻。老总管满脸诧异地惊叫:“哎呀?”
幻心术解除了?虢首封诧异回头,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真的看见小哑巴时,心中五味杂陈。
小哑巴站在距离一丈外的地方,巴巴地望着他。
真的像小奶狗。虢首封暗暗切了一声。
窗外风过,拉起一条闪光的花瓣绸带掠过窗口,彩云凝散,屋里光线暗了又亮。
小哑巴又惊又喜地看着他,双手十指翻飞,曲勾曲直的表演了一套手指舞,看得虢首封眼花缭乱。
她这是干什么?忍者结印?大变活人?那他要不要给她脚底下扔个烟雾弹?
老总管收起惊诧的表情,慢条斯理地告诉他:“小小姐很高兴,她问你今天过来是准备接任务吗?那你们什么时候出发?她全听你。”
虢首封连忙做个打住的手势,莫名其妙地看向老总管。“你知道她在说什么?”
老总管:“这是手语,吞口家的人都懂一点。”
虢首封:“……我不懂手语。”
小哑巴这才意识到巨大的沟通障碍。她尴尬地停下动作,嘴角抽了抽,然后冲着虢首封露出一个有些讨好的笑容。笑起来可怜兮兮的。
虢首封已经涌到嘴边差点喷出来的毒气,又囫囵滚回肚子里。他觉得自己白长了一身豪猪刺,刚想剑拔弩张置对方于死地,现在又徒手一根根地掰回来,唯恐把她扎成筛子。
我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她可怜。虢首封垂下眼睛,转念又想:她怎么会可怜?可怜的是我才对。有亲人竭尽全力地护着她,还有三个地主宁可牺牲我,也要实现她的愿望!这么一想,忽然觉得自己傻透了,傻到无名火起的地步。虢首封突然间不想再多看她一眼,直接撇头。这是他当面第二次撇头,无视她。
偏偏老总管在旁边火上加油似地问:“虢先生怎样回答?”
“回答什么?”
老总管神情倨傲:“小小姐问你那么多话,你不给个交代?”
虢首封差点爆笑:“是你们吞口氏把我找来,非要和我面谈,还没谈,就要我给个交代?给什么交代?这任务我还不一定接!”虢首封当然知道最后一句只是气话,算不得数。但他不说出来,就吐不出胸中一口恶气。
老总管笑而不语。
虢首封愣了愣,忽然意识到这个人,知道的事情比他想像中还要多。他再掉头看小哑巴——
易云嫦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虢首封皱眉,不快的情绪不断翻涌:什么情况?难道她自己不知道一句话、一个请求会给他带来什么后果?如果不是她无理取闹,不是她坚持要这么做,他怎么会被迫提前返祖?又在没有恢复体力和精神的情况下,赶来面谈?她这是什么脸色?好像是他在强迫她?难道不该反过来?
这群仗势欺人的家伙们!
易云嫦飞快地舞动手指。她正舞得起劲,虢首封却霍然转身,背朝她快步走开,他含糊不清地说:“我先去见见吞口氏大家长,你忙你的去吧。”
易云嫦目瞪口呆。她似乎不明白——当然虢首封的态度从一开始就很冷淡,但不象现在,压根就是在推开她!她连忙追上去,软底的缎鞋是专门在室内活动的那种。如果轻轻落脚,不会发出任何声音,但刻意踩重一些,便是连串“啪嗒啪嗒”的声响。
虢首封猛然回头,冲她低吼:“你跟着我做什么?”
易云嫦吓了一跳。
老总管慢悠悠地跟上来,看了看她又看向虢首封。“小小姐想和你一起进去,她并不希望看见大家长逼迫你——”
“可是已经逼到这份上了!”虢首封打断总管,眼睛还瞪着易云嫦,更恶毒的语言嚼了嚼,然后凭着一股坚强的意志咽回去。
老总管高深莫测地盯着他。
虢首封一阵头晕目眩,他连忙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目光森冷地阻止了易云嫦:“别跟来!玩自己的去!少烦我!”说完他大踏步地走开。
易云嫦僵在原地,满脸震惊和黯然,手举起来,就一直没有放下。
第13章
蜇伏在暗处的怪物亮出了獠牙——虢首封这个时候居然“断电”了。
他把手搭在门把手上一动不动,腰虽然挺得笔直,手脚却象泡软的面条使不上力;意识更拽成了一条线,时而绷紧时而松垂;眼睛看见的东西,上面都蒙着一层雾蒙蒙的水光。他一点也不想让哑巴看见自己虚弱的这面。但闭上眼,他能更清楚地感觉到视线,象一把金针似地扎在他背上。
真蠢。他暗暗啐骂一声,随即又有些茫然:到底是谁蠢?她?还是自己?
姬覆曾说过,这次激发返祖现象的药量再度削减了,理论上也会减轻后遗症的症状。也许再过一分钟、两分钟……他终将恢复。
但是,除了自己的身体不适之外,还有另一股外来的情绪在干扰着他。这股情绪不但扰乱了他的思维,甚至可以说直接诱发了他的“断电”。虢首封很清楚,那并不是属于自己的情绪。
他确实不喜欢世家贵阀,也许他也不喜欢缀在后面给他当尾巴的小哑巴,但绝不至于讨厌到要撕了对方的程度。
小哑巴跑来的时候,他确实吃了一惊。仅仅是吃惊而已,然后胸口便开始烧火,火势愈演愈烈,到后来差点克制不住,火到什么程度?火到恨不能扑上去一口咬断她的颈子。
这绝对不是自己的感情!虢首封汗流浃背地想:我对她没有那么刻骨的仇恨,即使我讨厌她是贵阀子弟,也不至于要到置她于死地的地步。
似乎有什么东西暗中放大他的恶念,借机蚕食着他的理智,如果不是他突然警觉,猜想小哑巴也许是诱发凶性的引子,立刻就背身过去,说不定他不会扑上去尖牙利爪地,把那一团雪糯团子给……他眨了眨眼,浑身窜起一股寒意。这幢冰冷、硕大的屋子里,盘旋着一丝几不可闻的邪恶气息。
虢首封拉长了呼吸的节拍,努力调节着自己。他的断电症状正在减缓,心底窜升起来的陌生情绪正如潮汐般退去。果然如他所料,
吞口氏虽然是夔地十六大贵阀之一,却是其中最低调的一个。低调到常常让人忘记他们的存在。如果不是二十年前和贵阀易氏争夺后嗣的那场闹剧,几乎连地主也快记不起这一家贵阀了。但他们中规中矩地生活着,好端端地发展到今天,才让人赫然察觉他们俨然已经达到了晋升世家的条件。越是不显眼的贵阀,给人的“惊喜”越大。
虢首封不明白吞口氏想做什么,他们好像突然活了过来似的,不再死气沉沉地掩藏自己。一边暗中招待联合部队的特使,一边拉拢九地地主集体背书,发布一个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强限指定任务……他觉察到在这座沉寂的城堡底下,潜伏着一头野兽。现在,它睁开了眼睛,首先冲他露出獠牙。
为什么偏偏选中是他?
也许小哑巴对他的执着是关键。
虢首封脑海里的灵光一闪就消失了。
“你没事吧,虢先生?”老总管突然出现,吓了他一跳。
虢首封侧头匆匆扫了总管一眼,其实他是用眼角余光确认小哑巴没有跟上来。他刚刚才把心底的躁动给压平,要是这时候再看见小哑巴,说不定会前功尽弃。他可不希望演变成这种局面。所幸他并没有看见哑巴粉白粉白的身影。他松了口气。
“没事。”
老总管视线落在他扶着门把的手上,那只手可不象没事的模样,手背上青筋暴突。老总管不动声色地抬高视线,并假装没有注意到虢首封涣散的眼神。“老夫人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请问您现在就进去吗?”
虢首封现在的断电症开始缓角了,他感到小腹下升起一股暖流。暖流顺着经络游走全身,每游过一块,就令那一块重新焕发生机。这股生机甚至比以往更强悍。但是心底那一团阴霾般的怪物还没有消失,还在蠢蠢欲动。他没有马上回答老总管,而是选择了沉默几分钟。
在这个沓寂的世界里,他的沉默仿佛永无止尽。
老总管一直陪着他,并维持着奇怪的姿态等待他作出决定。这个倨傲的老人忽然变得别有耐心,让虢首封忍不住好奇地猜测,如果他就这样拒绝面谈,作势要走,这位老人会不会动粗?比如把他双手反剪,然后把他推进去?
终于,虢首封轻轻一哼:“是的,我准备现在进去。”
老总管笑了,微微躬身,转身昂首阔步地走了。他一定是受命监视虢首封,确保虢首封不会中途折返。老人从原路返回,既然要重新走一遍长廊,自然会经过刚刚小哑巴站过的地方。虢首封的目光尾随他的背影,吃惊地发现小哑巴居然还站在原来的地方。老总管与小哑巴错身而过。
“断电”总算了结束,虢首封如同充能完毕似地,视力也开始加强,甚至能看清她眼底荡漾的水光。
窗外的天空,恰好飘来乌云,把正午的日光遮得严严实实。屋里的光线黯淡下去,阴暗中蓄起她粉白粉白一团模糊的人影。微弱的光线只打亮半边脸,整体犹如一尊象牙雕成的天使像,除了缺少张开的翅膀,全身都泛出完美无瑕的光晕。
虢首封心中的怪物已经消失,溃成一地阴影散落脚边。他无从解释刚刚为何要那么粗暴的对待她,也无法出声安慰那种显而易见的忧伤。那么爱笑的她,现在也紧紧抿起嘴唇,非常听话的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她在往他的方向张望。
是小狗,没错了。虢首封目光闪了闪,然后推开门,走进另一个战场。
门内仿造中古世纪的王廷。地面是大块大块开裂不规则的灰黑色大理石,中央有个小小的圆环凹地,十几根灰黑色的爱奥尼亚柱环绕着凹地,还砌了一圈半身墙,活脱脱象个小型的角斗场。跨过凹地,正对门的是抬高的台阶,台阶上放置着一把装饰华丽的椅子,象把王座。
一种刻意伪造出来的古老王霸之气,笼罩着整个阴郁沉闷的房间。
虢首封没忍住,噗的一下笑出了声。
第14章
开门的声音和虢首封的哧笑声,吸引了窗边小声对谈的两个人。他们齐齐望过来。
一男一女,一老一少。
虢首封见过男人,正是上次接小哑巴回家,自称姓古的青年平头男子。虢首封眯起眼睛,用崭新的目光重新打量这个男人——身高中等,体型偏瘦,和人对视的时候会无意识地微微扬起下巴,五官清秀,但长年行伍的历练使他锐气难挡,比普通人更威武一些。虢首封注意到,他穿着联合部队的军装,正式坐实了他的真正身份。不知为什么,虢首封有些不快。
另一位老夫人,就是吞口氏的大家长了。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头发银白色,中规中矩地挽成一团贴在脑后,身上穿着一件灰蓝色的束腰长裙,双手交叉摆放在身前。布满皱纹的脸上,唯有眉目与门外的小狗相似,也仅仅是相似罢了。气质上,这位老夫人纵然刻意收敛,笑目以对,总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压迫感。这就是那位疼惜外孙女,不顾一切发布强限指定任务的吞口氏大家长了。
大家长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五成。她朝虢首封招了招手,亲切地笑道:“你总算来了。虢……”
“虢首封。”虢首封也换上另外一种面具,变成一个彬彬有礼的文明人。他顺从大家长的示意,绕过场内圆地,走过去。
直到近处,大家长大概是看过了,调皮地朝他眨眨眼。这个动作,终于把她和外面的小哑巴狗联系起来,看上去真是嫡亲的祖孙俩。“我记得你在夜行者当中是排行老三,俗称虢老三,对吧?”大家长亲昵地说,“如果不介意,我随着姬先生等人一起,也唤你老三,成吗?”
虢首封顿了顿,没好意思告诉这位老人家,姬覆是乱七八糟的叫,通常他更喜欢叫“虢小三”……
大家长瞬间领悟了虢首封的意思,掩嘴而笑:“哎呀,果然不成。不过总是叫虢先生、虢先生的,太见外了。不如我就倚老卖老一回,叫你首封吧。”
虢首封隐约明白小哑巴狗的执拗是遗传了谁的基因了。他从不和不相关的人犟,从容一笑:“您随意就好。”这期间,他扫了一眼对面的古姓军人。对方沉稳得象坨铁,别说动作,连表情都没有变化,维持着均匀定格的神色。大家长和虢首封玩笑的时候,他眼角鱼尾纹从一而终,只有一根浅浅的痕迹。虢首封猜想他不会是连呼吸都屏住了吧?
就在他猜测这家伙到底是木头人还是机器人的时候,门口一声轻响。
古潜眼神飞快地移过去,一瞬间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原本他的存在轻浅得象一阵来回拂动枝叶的风,现在则是长剑出鞘,寒气呯的一下爆开。
虢首封经历一波断电和充能,感知变得格外敏锐。他立刻察觉到,这回屏住呼吸的人是大家长。能让大家长在这个时候屏住呼吸的人,虢首封猜也猜得到是谁。他往门口望过去,见哑巴狗小心翼翼地从门缝里露出半个狗头。
吞口氏大家长:“云嫦,你进来做什么?”
易云嫦站在门边,双手飞舞。
虢首封:看哑巴演大戏。
大家长叹气:“这件事我会看着办的。虢先生既然已经来了,就是答应接这个任务了。”
虢首封肚子里塞满了毒言恶语,但表面上一派春风拂面的神情。
易云嫦果然是先停了手语,打量他半天,然后又激动地比划起来。
“易小姐,”古潜冷不丁地开口了。他的声音轻柔,但充满了说服力,一开口立刻让虢首封回忆起那天晚上的情景。人狠话不多,废话从不提。古潜声音有些平过头了:“这件事,你并没有置喙的余地。我们顺着你的意思来做事,只是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还请你自重。”
虢首封听出一点苗头——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大家长嘴角抽抽,勉强露出一个安抚意味的笑容。“云嫦,快到吃午饭的时候了,你能帮我去厨房看看吗?我想留虢先生和我们一起用餐,你帮我监督厨房好好备菜,好吗?”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  车文越详细越好推荐
哑巴狗真的是听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一听说要留虢首封吃饭,脸色瞬间就亮了起来,刚刚的激动焦虑全丢到爪哇岛去,渴慕的小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虢首封。
虢首封早就在大家长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开口,他:“不,我——”
大家长用极慢的动作侧头、眨眼。
虢首封:“……”舌头抵在唇齿间麻溜地拐弯:“那就麻烦你们了。”
众人有致一同地认为:先把麻烦精送走再说!
易云嫦欢快地转身,甩着条看不见的狗尾巴出去了。
见大门合拢,大家长忍不住呼了一口气,然后歉意地朝虢首封笑笑:“谢谢。如果你不介意,请和我们一起……”
一起食不下咽吗?虢首封飞速截胡:“不,面谈结束之后我还有事,时间怕不够用。大家长好意心领了,吃饭的事就不要提了。”一起吃饭互相恶心?这辈子都不可能,下辈子也千万别提。
大家长从善如流。
虢首封:“好吧,我们先来谈谈正事吧。这个任务我是拒绝的。”
古潜轻咳:“我以为夔地地主已经很清楚地向夜行者掌舵人表述了这个任务的重要性和强制性。”
虢首封斜睨他:“没错。姬覆非常精准地理解了地主的意思。”他只差没有明明白白地反呛——但是没有理解特使是什么意思。
这家伙到底是哪条道上冒出来的?虢首封很不快地想,趾高气昂的气势比世家贵阀还来势汹汹,甚至把自己凌驾于地主之上?他以为他是谁?仙家吗?仙廷不是已经亡了一万年吗?
虢首封故意说:“如果你们不嫌弃,我可以另外推荐一个甚至几个比我更适合做护卫的夜行者。”
古潜叹气。
大家长则一把抓住他的手,如同抓住一根救命草似的。“别这样,首封。”大家长恳求他,“云嫦的直觉一向很准,她坚持只有你可以,一定有她的道理。求求你,别抛弃那孩子。”
虢首封张口结舌:我还不准备养狗……
大家长:“你想要多少?云嫦希望我们能更大方一些。三亿信用点,可以吗?”
虢首封震惊地甩开她的手。三亿!他几乎以为是自己耳背听错,三亿啊!他现在欠债十亿,每个月光是各种利息都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恨自己不是牛马身,驮不起整个灵界去还款。
大家长却误解了他的意思,以为他嫌少,咬一咬牙,面露狠色:“五个亿!”
虢首封不敢置信的:“你准备请一个团队?”
“不,就你一个!”
虢首封整个都说不出话了。姬覆的声音适时地在耳边回荡起来:
——最近吞口氏赚得不少,倾家荡产十个亿也该拿得出来吧。
——不过你可以当面抬价,抬得她吐血三升?
刚刚还非常坚定的“不养狗、不带拖油瓶、不三陪,不带小屁孩”的念头,立刻被现实轰得五劳七伤,所谓“钢铁意志”在真金白银面前,软得跟风中墙头草一样,风来就疯倒。他撂起袖子、放开胆子、恶狠狠的准备饿死小胆撑死大胆——
只听隔壁姓古的一声冷哼:“就是给十亿信用点又如何?”
他当场被美梦击中心脏,啪的一下完碎成渣。果然是现实太残酷,人帅无三秒。
古潜:“你得确定能完成这个任务,才能拿到信用点。”
不就是陪玩山游水出门散心?虢首封冷笑:“什么任务?”
“送她去古战场。”
虢首封脸色一下就变了。
“要活的。”古潜直勾勾地盯着他,补充说:“就算死,也只能让她死在古战场上。”
快再深一点娇喘视频床震亲胸 宁荣荣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