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 bl走绳结 胯绳股绳 第一章厨房春潮他含她的乳

小能 0 2021-10-06

虢首封往下一跳,迎面就嗅到了一股无法言喻的刺激味道。
敌敌畏的气味果然生猛,丝丝缕缕,迎风涨十丈不得消停。
虢首封都被这味道熏到了眼睛,再有冷风一吹,眼球跟针扎似的疼。他眯起眼睛,看见下面开了一扇窗。算不上开,就漏了条缝。他要想进去,还得靠撞的。
融金大厦第六十六层第六套间,房间名为“666”,这串数字正好应合了一个古老又邪恶的传说。
灵界托生于天道,熟悉各种异能、神话和传奇。但同时,对于黑法术、魔族、瘟鬼等邪恶事物又格外害怕。在日常生活中人们总是避免谈论邪恶事物,甚至是一串数字,以防招来恶运。
象融金大厦,所有的房间号码都会用四位数来命名,房间数字“666”的邪性,被称为“6606”后便被抵消了,成了一串正常的,不会引发人们心理障碍的数字。但是任何一个社会都由不同的声音组合成一个大杂烩。一些喜欢惊险刺激,爱好过山车的非主流份子,就特别爱把这间套房称为“666”,并且热衷于在这儿嬉戏玩乐。
此刻,大套房里充满了怪味儿:闷热、潮湿、被泼洒的酒精、汗臭、女人化妆品腌出来的体香,还有强刺激下散发出来的肾上腺素气息。各种味道掺合在一块,甚至薰坏了套房里本来浮动的浓郁菜香。难怪里面三十几个人都没有嗅到敌敌畏的味道,他们自己制造出来的味道就堪称毒气了。
人质们抱成一团缩在角落里簌簌发抖。地上还躺着两个,兜头兜脑的全是血污。他们倒在地上,胸膛平平,几乎看不出呼吸造成的起伏。
一只老鼠睁着红眼睛静静地凝视了屋里,过了一会,又悄悄换了一个位置。
“有两个贵阀子弟被打到没有动静,躺地上不知死活。还有一个女的被枪顶着太阳穴,剩下的都挤在角落里。”
“多少人质?”
“地上躺两男,其余女,一共二十七人。”
“二十五个女?!”萨阿兰和谛鑫在频道里同时惊叫,一个惊讶,一个惊喜。
叔伯仁肯定回答:“是。”
“虢老三!”归火则气急败坏地吼出声,耳机里还伴随着一阵狂乱的脚步声,听起来象是归火正一阶一阶地跑楼梯——这是他的习惯。自从有一次相似的援救任务里,他搭电梯、绑匪却架着人质走楼梯之后……他就养成了凡高层救援,必爬楼梯的好习惯。玄武兽族后裔性格顽固,可不是拿来吹牛的。
“归火,”虢首封调侃,“六十六层哪,你别是人没救到,先把自己累瘫了。”
“你闭嘴。”归火中气十足,一点也没有喘气的迹象。“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立刻、马上冲进去。”
虢首封早就开始部署了——他原本是头朝下的自由落体,现在正抱住双臂、强行扭腰、踢蹬双腿,逐渐变成头朝上的姿势。每踏一次虚空,他身边、脚底都有轻微的破气音。双腿动作不停,如跳踢踏舞似的优雅,不一会儿就减缓了下坠的速度。看上去,他就象悬浮在半空中似的,正在缓缓下降。
萨阿兰赞叹:“虢老三的异能看多少次都不够看。”
是一场在虚空中表演的舞蹈。
谛鑫阴阳怪气地说:“所以他注定是前锋的命。”
归火咆哮道:“耍你大头的酷,给我冲!”
叔伯仁在频道里笑嘻嘻:“归火你这样吼,吼不出老三的冲劲。你应该说——虢老三,六百万的酬金就是你临门一脚!”
“收到!”债王之王果然精神大振。他已经降到了六六六套房的窗前,屋里有个小强盗狐疑地撇来视线,正好与他撞个正着。前者仿佛看见了什么匪夷所思的画面,嘴巴张成蛋型。小强盗还没来得及出声示警,虢首封双腿骤然发力,脚下爆出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浪,凭借强烈的反冲力,他往半开的窗户冲撞过去。
叔伯仁在频道里惨叫,与现实里的“吱——”重叠在一起。虢首封本能地探手抓住声音来源——是只活耗子。耗子用尾巴勾住他的手腕,身上有一点刺鼻的敌敌畏气味。它在他拳头里颤巍巍地落泪,动物可怜巴巴的眼神深刻诠释了“我是你友军”这种意思。
“走开。”虢首封随手甩开它,人冲进套房后就地来了个驴打滚。
套房里大乱。
尖叫、咆哮、拳脚相交的声音、人体撞击硬物的声音……这些声音通过虢首封身上的窍听器一丝不漏地传到其他夜行者耳朵里。
萨阿兰那个反差萌爆发出邪恶的大笑,虢首封差点被她笑出一头脑震荡。反而是周边绑匪们,象隔着好几条街似的冲他嘶吼,声音模模糊糊地传进耳朵。
“夜行者!这家伙是夜行者!”
“就一个。”
“愣着干啥?干掉他!”
干掉?虢首封顺着咆哮声找到那个要“干掉他”的大胡子。大胡子在房间中央,正拿枪顶着一个女人太阳穴。他和虢首封四目相对,虢首封就确定了——
是他了。
虢首封趟过地上两血人,抬脚踹飞扑来的匪徒,再对掌接住另一个不怕死的。一边往前冲,一边手腕灵活翻转扣住不怕死的一扯一甩,身后爆出摔倒在地的惨叫。凡是和他对打的,基本是开头怒吼、中间惊叫、尾音惨嚎。而他本人片刻不停,风一样地刮过全场,眨眼间就挨到了大胡子的鼻尖。
被枪顶着头的的女孩子顶着两个大熊猫眼惨兮兮地抬头,只见虢首封正以慢动作缓缓抬手,拢住大胡子的脖子——
大胡子虽然手里拿着枪,整个人却傻了似地盯着虢首封。
修罗场里的时间被按下了暂停键,所有人都在卡壳中,唯独虢首封行动自如。他冲大胡子微微一笑,唇红齿白。扑鼻而来的气息里蕴含着某种令人寒颤的气息。
大胡子慢动作般双目渐渐圆瞪,豹眼里倒映着虢首封份外妖冶的面容。他四肢如同灌了铅似的抬不起来,越是用力,越是全身不受控制的抖颤。看上去,他就是虢首封拢在手心里一条待宰的鱼。
有匪徒大喊:“大哥——”
虢首封手腕发力。只听“喀”的一声轻响,大胡子软绵绵地倒下去,瘫在他脚边一动不动了。
全场死寂。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直到大胡子倒下去,愣是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只有刚刚被枪抵过脑袋的小姑娘,跟着大胡子倒下去的身影低下头。她盯着死人,下一秒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
魔音贯耳。虢首封嫌弃地退开两步,手趁机在衣服上擦了擦,再把个人终端拿到嘴边,冷冷地问频道里鸦雀无声的同伴:“还等什么?进来清场!”
房间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终于有人意识到枪的作用了。一个匪徒本能的举枪朝向门口,被虢首封赶过去飞脚往上一托,一梭子弹全打进了天花板。他本人获得一记飞拳,抗揍性十足地飞向侧墙,枪直接脱手。
全场又活了过来。
第6章
归火还没进门,先被满屋的尖叫惊得倒仰。
“让她闭嘴,阿兰!”
萨阿兰身形鬼魅如烟似幻地钻进房间,来到那个发狂疯叫的女孩子身边。她有魅鬼血统,擅长抚慰人心。别人打别人的,她气定神闲地蹲下去,手轻柔地摩挲孩子头顶:“不哭啦,不哭啦——都安全啦。”她一认真起来的话,声音里全是勾魂摄魄的魔力,自带催眠效果。熊猫眼果然渐渐减少音量,最后捂着脸嘤嘤地哭了起来。萨阿兰把她抱在怀里,哄娃似的拍着她的后背。
“乖……等哥哥们打扫完,就有人来接你们回去。今天晚上好好睡个觉,做个好梦,明天就恢复正常啦。”
打扫战场的哥哥们正狂揍流匪。
虽然双方都恨不得弄死对方,但一边人多势众,一边武力超群,竟然形成了犄角之势。夜行者虽然一个人发力就能秒杀这几个渣渣,但有隔壁一群娇滴滴的大小姐眼睁睁地盯着,也不好暴露真面目。
毕竟是拿人赏金,代表正义,太残忍的杀法恐怕会引起社会不良反响。
夜行者老大一再提醒——要注意个人形象,社会影响!一再提醒的结果就是,荒郊野外里,他们拿悬赏人头的头盖骨倒酒豪饮;灯红酒绿中却要讲气质和风度,一口一个水果冻后还要擦擦嘴,对请客的说“我吃饱了”。
在场打斗的四个夜行者里,也只有虢首封凭一张明星脸能在第一印象里先占几份便宜。
熊猫眼偷偷从萨阿兰怀里抬起头,偷看“打扫战场”的哥哥们。看见虢首封,她眼珠子也挪不动了。
虢首封完全没在意。他正追在疯狂奔向二十四个人质的流匪后面。后者拳头软绵绵的,脚力却不是一般的快。他踏空都落后一步。
“给我站住!”
女孩子们发出惊恐的尖叫。
“老三,快快快!”叔伯仁蹲在门口喊加油。
虢首封气结。他一分神,脚下又慢了一分。“鼠哥你也是夜行者,蹲门口干什么?”
前面作势扑向人质的三个流匪脚步一乱,其中一个立刻冲门口奔了过去。吓得叔伯仁不敢蹲着嗑瓜子了,吱吱哇哇的站起来,抱头鼠窜。
“老三你特不厚道,我可是文职!文职你懂不懂,君子动手不动口……呸!反啦!我是不动手派!”然后他一脚丫子蹬到别人脸上,后者偷袭不成,反蚀一把米,这一脚蹬出来的心理阴影估计不轻,整个人都愣住了。叔伯仁喘匀了一口气,乐呵乐呵地补完:“但我是动脚派。和你一样。”
有了叔伯仁助战,虢首封轻松追上前面两人。他先拽住落后的第一个,大力回扯。流匪:“嗯?”人已经象炮弹一样往回倒退,正撞在数米开外的谛鑫后背上。
谛鑫已经在对抗两个了,被第三个撞得往前踉跄,跄完了才听见虢首封扬声大叫:“老二接住!”
“你才老二,你全家都老二!”谛鑫暴怒。“还有,接住?你把人都砸我背上啦还让我接?!今晚决斗!”
虢首封:“谢谢,我今年依然排行老三。”他几步赶上前面的流匪,顺便补充:“还什么今晚?都快第二天早上了。”
归火也丢了一个过来:“老二接住!”
这次谛鑫用他的大力金刚爪接住了。再一看,一对四。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们怎么回事?都往我这扔?我他妈收废品的吗?”
萨阿兰就问他:“怎么?你不行啦?”
谛鑫咽下一肚子暴躁,昂扬表现:“行!你哪只眼睛看我不行了?”
虢首封已经赶上最后一个奔向人质的流匪。他从后面掐住流匪的脖子。流匪已经抓到了一个少女。现场变成了虢首封掐住流匪,流匪捏住贵阀大小姐的情况。
意料之中的尖叫,竟然没有出现。
虢首封来不及细想,人先贴在对方耳侧冷冰冰地吐了口气。“喂,我说,放开她怎么样?我作主保你不死。”他担心把话说得太血腥,恐怕要吓坏人质小妹妹。但抬眼看向对方,自己却先愣住。
对面是个小不点。比起别的人质,她干净得不象话。没被人捏住的另一边颈项优雅得象天鹅,纤细、弧线优雅。头发乌黑清亮,挂面似地垂在耳边,轻轻刷在捏颈的手背上,形成纤细轻柔与粗糙狂放的鲜明对比。杏仁大眼里清澈见底,晶莹剔透,闪烁着纯粹的粼光,此刻正倒映着虢首封半边脸——她正穿过劫匪肩头,视线笔直地看着虢首封。
如果不是这种场合,虢首封会对她的视线视若无睹。
偏偏又是这种场合,让他格外注意到她的神采,与周遭乌糟的环境对比,形象更显突出而生动。
小奶狗?虢首封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接着,他眼尖地看见捏她脖颈的手已然松力,当机立断把流匪往后狠狠一拽。
流匪不做任何反抗,就势躺在了地上。虢首封蹲下去低声对他说:“你不动,我的承诺就有效。”后者喘着粗气,缓缓举双手过头顶,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
虢首封放心地松开他,环顾四周大喝:“跪降者不死!”
声音震耳欲聋。所有人的动作在他一喝之下微微一顿,随即分成了两种。一种先迟疑地看看夜行者,又看看周边被揍得狼狈不堪的同伴,然后丢枪的丢枪,卸刀的卸刀,慢慢跪下去。另一种则越发愤怒。有两个家伙嗷嗷地叫着扑向归火和谛鑫。归火抬臂、击掌,直接夹中流匪脑袋。“啪嚓”一声怪响,再分开双手时,流匪口鼻眼流血,一头栽倒在他面前。还有一个扑向谛鑫的,甫一接触到谛鑫邪笑的双眼,跑着跑着突然双膝一软,直挺挺地跪下去,抱着谛鑫双膝,仰头情真意切地叫了一声:“大哥,饶了我吧!”
于是跪降的都活了下来。
虢首封再回过头去寻找刚刚救下来的人质。根本不需要他找,人质根本就没动,一直乖乖地站在原地。她身后是一堆惊慌失措、不能自己的无毛雏鸟们。而她——
果然是只小奶狗啊。
虢首封确认了这个第一印象。
她嘴唇好小,粉嘟嘟的,透着水灵光泽。那嘟起来的嘴型给人一种错觉,好像马上要发出声音来。虢首封盯着,不知不觉又竖起耳朵。可是实际上,她只是对虢首封比了个口形——谢谢。
什么意思?虢首封皱眉,刚刚升起来的期盼烟消云散,好感度瞬间降到冰点。
小奶狗又比了一次唇型,这次幅度更大,更夸张,但还是没有声音:谢谢!
虢首封冷下脸。
他不喜欢世家贵阀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些在豪宅里圈养的子弟无一例外都盲目自大,特别上不了台面。真是一群自卑又自大的可怜虫。他撇开视线,连个礼节性的微笑也懒得回应,掉头而去。
第7章
战斗时间并不长。从虢首封跳入6606房开始,到击毙匪首、绑匪投降,统共没超过十分钟。
接下来的大半时间里,五人小分队开始了神操作。首当其冲的,当然是给流匪们来一次洗脑再教育。
赏金猎人与绑匪在本质上有些类似——都抢钱。不过前者抢得合理合法,后者抢得不合理也不合法。
叔伯仁数落看上去最年轻的小流匪,说:“叫小罗?那你爹岂不是叫大罗,哈哈哈……真叫大罗?!好吧,当我没提。你多大?啊,十八。这么小就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你爹妈怎么教你做人的?啊?死的那个是……咳咳,现在知道了吧?上梁不正下梁歪。跟着这样的爹,你的未来早就没有了。不如来替我们做事?”
归火猛咳:“鼠哥,过份了啊。”夜行者不收破铜烂铁,人渣也是。要想证明自己能做夜行者,首先得证明自己不是人渣,而且还有实力。
叔伯仁朝小罗嘿嘿傻笑两声。
这次事故的起因是贵阀胡氏的三小姐满十八岁,订了个包间准备来个庆贺之夜。开头很美好,收局却惨不忍睹。
倒在地上的两位公子——一位是胡大公子,一位是孙小少爷。
事情的起因非常搞笑。两边人都喝了点酒,然后其中一方人上厕所的时候,摇摇晃晃,在过道里擦撞到另一方人。然后,就顺理成章地吵了起来。
“就这样?”负责收集信息的叔伯仁表示吃惊。他默默看了一眼仍然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孙小少爷,摇摇头。孙小少爷曾经是胡三小姐的暗恋对象。当然,现在不是了。胡三小姐现在显然暗恋上了更强更帅的人——虢首封。她被萨阿兰陪着,乖巧坐在沙发里,视线却一直跟着虢首封移动。
“有点奇怪,”归火困惑地说,“挟持二十七个贵阀子弟,却只要求三百万信用点?不觉得这勒索得太少了吗?”贵阀不比世家,但家底仍然雄厚得无法想像。只要三百万?勒索贵阀们打发叫花子吗?
靠在酒柜边上,浏览满地狼藉的虢首封轻声回应:“他们还要求安全地离开沙市。”
“这倒是个挺合理的要求。”叔伯仁和绑匪们聊完了,拍着手走过来。他说,“只勒索三百万信用点,确实挺不合理的。但如果加上放他们离开沙市,就挺合情合理了。”
众所周知,大防御阵一阵,沙市就成了密封的空间,无法进出。如果专程为了捉几个流窜到沙市的匪徒,特意开启了防御大阵,那只能说他们太倒霉了,完全是瓮中捉鳖。
“对了,为什么防御大阵打开了?外面发生了什么?”
叔伯仁耸耸肩。“据我收到的情报,外面挺风平浪静的。”
“那是为什么?”
叔伯仁心不在焉地扫一眼乖乖蹲在地上,被五花大绑的流匪们。“也许真象他们说的那样。”
“就为了追捕他们?”虢首封指着那九个不入流的家伙哭笑不得。
“谁知道?”
被轰得只剩门框的大门上传来礼貌的叩响。大家望过去,只见一个穿得年轻男人站在门口。
来者不超过三十岁,五官刚硬,神色平和,理了个大平头。他剑眉星目扫屋里一圈,目光定在了角落里。也许是找到了他要找的人,紧绷的表情松缓下来,转头对夜行者们徐徐一笑。
“打扰了,我是古潜。吞口氏派我来接易云嫦。”
嗯?他说得没有语病,但虢首封总觉得哪些有些蹊跷。
归火快步走过去。“哦,请出示事先约定好的证明。”平头男开始掏兜。
虢首封微微倾身,问叔伯仁:“鼠哥,易云嫦是谁?”
“哟?你终于脑子开窍啦?”
虢首封:“?”开什么窍?他问易云嫦是谁,这和脑子开窍有什么关系?
叔伯仁嘿嘿一笑。“那个一直一直盯着你瞅的,就是。”
虢首封掉头一看,二十七个人质,除开两个人事不知的,二十五双眼睛象隐在夜幕里的饿狼之眼,全都闪烁着瘆人的光芒,直勾勾地盯着他。他头皮一麻,却只看见一个——同样是盯着不放,眼睛却清透得象琉璃珠子。正是之前被救下来的小奶狗。
叔伯仁拿手肘拐了拐他的腰,嘿嘿笑。“对,对,没错。就是你现在盯着的那个。怎么样?是不是对上眼了?对上眼了赶紧准备聘礼,叫老大上门去为你说媒。”
“对上眼你个头。”虢首封收回视线。
叔伯仁不以为忤,继续说:“她就是吞口家的易云嫦。”
“到底是吞口氏还是易氏?”虢首封飞快打量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男人,“易氏也是贵阀,怎么会是吞口氏来接她回去?”
“唉,说来话长。当初易家的长子易锋娶了吞口氏的大小姐吞口婷婷。爱情结晶刚出生没多久,两口子就车祸身亡。易家那些豺狼虎豹,为了争家长继承权,想把她摁死在摇篮里。外祖母吞口氏便把她接回了吞口家。”
“整个夔地里,就属她身份最尴尬——是易家继承人,却在吞口家长大;易家恨她,吞口家也不喜欢她。”
门口的身份证明核对无误。归火喊道:“易云嫦易小姐?”
易云嫦走过去。
虢首封注意到她满脸疑惑,看向门口时不自觉地眨了眨眼。这是见陌生人时常有的小动作。他心弦倏然一紧,追了过去。
归火友善的告诉易云嫦:“这位古先生来接你回去。”
虢首封走到门口。
易云嫦的视线立刻就粘在他身上了。
虢首封硬着头皮咳了两声,低声问:“身份证明检查了?”
归火同样压低了嗓音。“没问题,和吞口家给的另一半能对上。”
虢首封转向易云嫦,指着男人问她:“认识吗?”
那个被手指着的男人傲然地扬起下巴,自我介绍道:“我叫古潜。”
吞口家的环境怎么这么复杂?自己姓吞口,养大的是易家继承人,派来接人的心腹还姓古?
易云嫦没有表态。
古潜在自己的个人终端上戳了戳,然后对易云嫦说:“易小姐,请查收一下邮件。”他特意看了看站得极近的两个夜行者,补充道:“是秘密文件,请注意隐蔽。”
虢首封和归火都有被冒犯的不适感。
易云嫦歉意地看了一眼虢首封,打开个人终端看了看。没过多久,她便收好个人终端朝古潜点点头。
古潜微微一笑:“那么,请。我们回去吧。”
易云嫦没有急着走,而是转头对虢首封手舞足蹈,还配合着口形:谢谢……谢谢你……
虢首封不由一阵头大,后背窜起一阵寒意。不用回头他也知道后面一群狼狈不堪的贵阀小姐正杀气腾腾地瞪着易云嫦。这个被吞口氏养大的易小奶狗超级招黑。不吱声也能惹来众怒。
虢首封头也不回地回去原位,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窜过来多此一举。
叔伯仁冲他暧昧眨眼。谛鑫也凑过来挤眉弄眼。两人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中间。
“你们干什么?”
“好本事啊,虢小三。”这时候就不叫虢老三,而是叫虢小三了。
虢首封对谛鑫拍了一记后脑勺:“走开。”
“又一个"裙下之臣’!”
“一个?”叔伯仁夸张贱笑,“你再看看四周。真的只有一个?”
“哇呜!”谛鑫回顾一圈后差点倒进虢首封怀里,虢首封让开,他靠在墙上哀怨地说:“我嫉妒了。”
虢首封:“滚开,现在是拿钱办事。过了今天,各走各的阳关道。”
“唉,这中间随便挑一个娶了,你可以少奋斗三十年哪。”
虢首封冷哼:“放心,我凭自己的本能也能赚到。”
“真无情。”叔伯仁笑眯眯地望着还杵在门口的易云嫦。“你看,她还在等。”
虢首封也看见了,直皱眉:“怎么还不走?”
“在等你吧?”
“什么?”
叔伯仁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等你回复啊?”
虢首封也莫名其妙地看着叔伯仁:“回复?她又没和我说话。”
叔伯仁一拍脑门。“哎哟我忘了——她一直在和你说话,用手语。她说谢谢,想请你吃顿饭,报答今晚的救命之恩。”
虢首封怔住。
“她是哑巴。哑巴!你总该知道哑巴是什么吧?”
虢首封推开叔伯仁凑过来的脑袋。“走开——我知道哑巴是什么意思。”难怪她一直张嘴无声,难怪她总是手舞足蹈。可是她,一个养尊处优的贵阀小姐,怎么就是个哑巴呢?
叔伯仁仿佛听见了他的心声:“听说她出生的时候还哭得挺大声。六岁时被人喂了一块掺剧毒的蛋糕,命是捡回来了,声音却没了。”
虢首封眨了一下眼。
易云嫦冲他微笑,但任何人都能看出她笑得越来越勉强。那些熊猫眼、大花脸不敢有样学样蹭到虢首封面前来,却在角落里凑成一堆嘀嘀咕咕,不时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古潜低声说了几句,她犹豫了一会,终于跟着古潜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虢首封眼睁睁地看着她越走越远,满心懊悔,有种追上去说“好,那明天见”的冲动。叔伯仁的低语把他钉在原地——
“易家和吞口氏就是为了她中毒这件事才闹翻。以前还多少顾着一点面子情,现在完全撕破脸。”
“谁也不肯承认自己是凶手,却拼命指责对方,把她毒成了哑巴。”
第8章
虢首封走进夜行者大本营的时候,夕阳把半边天空烧得火红。虽然临近初夏,城市近效的早晚凉意仍让人窜起鸡皮疙瘩。
夜行者把大本营安置在靠近乡郊的福楼区。从外面看,它只是一个巨型生态园里的SPA美容美疗会所。平时人迹罕至,只有稀稀落落的几只小猫小狗进出。客户进入一楼宽阔的迎宾大厅后,会立刻被训练有素的服务人员引领至二楼隐私极好的优待区,根据需要的服务再进入下一层。自己的核心员工,比如夜行者,则是在一楼冲迎宾人员潦草地打个招呼,然后自己熟门熟路地闪进员工通道,去到集会楼层,或是直奔任务发布楼层。
从一楼视野开阔的落地窗望出去,可以看见一望无限的石心湖,水面上鳞光闪闪,远处群峦灰朦。这地方近水远山,周边绿意常盛不衰,又因为远离闹市的原因,安静到有些过份的地步。
数百米之外,还有一个不对外开放的商业住宅楼盘,以独栋别墅为主打,另附两栋高楼。别墅多半是由夜行者自己花钱购买——他们大多有钱,而且习惯挥霍,不爱储蓄。在距离大本营不远的地方买幢小楼是件最简单不过的事。而且这儿的房屋间距很舒适,左邻右舍互相守望,又可以达到互不干扰的程度。渐渐的,别墅区成了夜行者的员工宿舍区。
虢首封还没有买别墅的打算。他一个孤家寡人,住别墅显得空间浪费;再者他没有钱。
虢首封的钱大半都要拿去还债。唯一让他感到安慰的是,他在还债中间还是拧出一些油水,给自己买了个小套间。就在另附的两栋高楼之中。高层小套间价格便宜很多,一样舒适,更重要的是,距离大本营也不远,可以随传随到。
虢首封朝大厅里的客户经理打个手势,然后闪身走入了夜行者专用通道。他在电梯里按下顶楼数字——十八。一到五楼是装模作样的SPA会所,五楼以上则是夜行者的活动区。有专门接待客户的楼层,集会和收发任务的楼层,短时休憩的楼层,以及后勤行政人员、科研人员的工作层……夜行者能发展成今天的尖端赏金猎人组织,依靠的绝不仅仅是表面上的三十六个打打杀杀的家伙们。后面还有成千上万个后勤人员提供服务。而最高层的十八楼,则是夜行者老大——姬覆的办公地点,以及他和妻子凰袅娜的小家。
虢首封径直走进姬覆的办公室。办公室很大,装修非常古典,里面充满了紫檀木幽幽的香味。姬覆正坐在翻阅报告,听见开门的动静,抬头看了一眼,眼角立刻笑出了鱼尾纹。他已年近四十,托皮相之福,看起来仍然很年轻,又多了些岁月累积的沉稳气质,格外引人注目。唯一能显出年龄的地方,就是他眼角一点鱼尾纹了。“坐,”姬覆指了指桌对面的真皮沙发。“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不是问,不是咨询意见,而是告诉——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个棘手又高酬劳的任务要交待给他——这就是排行老三的优先权。
虢首封直接站到他面前。“什么事?”
姬覆翻着报告。翻过去的页面附了图片,虢首封眼尖地发现正是一个礼拜前融金大厦绑架案的报告。
姬覆:“归火这次对你的评价仍然很高。但他也指出了你的缺点,还是老话,团队合作的意识太过薄弱,其他的都OK。”
虢首封挑眉,冷哼。
“在他眼里,恐怕你比我还要强。要不,你来当老大好了?”
虢首封皮笑肉不笑地回道:“我是绝对比不上你的,你就别谦虚了。没有你英明指引方向,我自己哪有能力赚足十个亿?”十亿欠债的笑容明晃晃的亮在脸上。
“哎?”
“想带老婆去旅游就去,别动不动就想把工作推我头上。我还不够忙?大债主?”
姬覆悄咪咪地耸耸肩,默不吭声翻过一页报告。
“归火总是把我捧这么高,不是受你指使,就是他自己担心别人没办法"夜行老三’这个位子坐稳。与其让人轮换当"老三’,”最关键的一点是千万别轮到归火来做老三,他对自己排行第六的位子感到心满意足,太高太低都不好。“还不如让我虢首封常驻老三。”
“呵呵……小三你的幽默感还是这么差劲。”调教 bl走绳结 胯绳股绳  第一章厨房春潮他含她的乳
“我才不做你的小三。”虢首封冰冷地回怼他。
姬覆又翻过一页报告,然后视线停在一处久久不动。他不说话了,虢首封也不开口。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中间的气氛活像是班主任和被来办公室训话的差生。
屋子里静悄悄的。窗外传来归巢鸟儿的啼鸣。夕阳的红光泼洒在窗玻璃上,只在边沿处鳞射出点点泛红光晕,透过这样的玻璃看外面绿意盎然的世界,总有一种星火行将燎原的错觉。
凰袅娜打开门便看见屋里沉寂的光景,忍不住噗哧一笑。“你们在干什么?好严肃。”
能让虢首封无可奈何的人,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个,凰袅娜首当其冲。虢首封缓了缓紧绷的身躯,恭敬地说:“没什么,凰姐。”
“没什么那你站着干嘛要?罚站吗?坐啊。”
虢首封立刻乖得象只忠狗似地,从善如流坐进沙发。他感觉姬覆瞟来一眼,但等他望过去的时候,只见姬覆仍然盯着报告,誓要用眼光把纸张灼两个透洞似的。他对凰袅娜说:“老大临时叫我过来说事,我打算听完就回去了。”
果然凰袅娜接着问:“急着走干什么?吃过晚饭了吗?”
“没有,回去吃。”
“就在这儿吃吧?不差你一双碗筷。”凰袅娜叹息,“你以前不是经常留下来陪我们一起吃饭吗?我再去加个你喜欢的菜好了。红烧狮子头?”
“不用了,凰姐。”虢首封头疼起来。他从很早以前就对凰袅娜的自来熟和母性光辉没辙。一旦凰袅娜把他列入自己人名单里,就一定会细致又周到的照顾他。如果不是姬覆坚持,她恐怕还会要求姬覆把虢首封欠自家的那一大笔债务取消掉。姬覆是虢首封最大的债主,而凰袅娜又是姬覆结婚二十多年的妻子。
姬覆抬头对妻子笑笑,又埋首在报告之中。
凰袅娜问虢首封:“好吧,想喝点什么?咖啡?茶?还是牛奶?”
虢首封叹了口气:“凰姐,我早就过了喝牛奶长个的年纪,别提牛奶了好吗?咖啡就好。”
凰袅娜却说:“晚上喝什么咖啡,还要不要睡觉?今天晚上又不会出任务。”
虢首封:“……”是你问我要不要喝咖啡的。
“还是喝红茶吧。”凰袅娜泡了三杯,一托盘端了过来。两杯锡兰红,一杯阿萨姆兑牛奶。加了牛奶的那杯自然是虢首封的。
虢首封:“……”结果还是牛奶。
凰袅娜端着红茶半倚在姬覆肩上,微微倾身,和姬覆一起看着报告。“……哦!”她突然瞪圆双眼。姬覆抬头,与她互相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
虢首封隐约有些不安。他咳了两声,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找我?”
凰袅娜借着喝茶的动作,侧身避开了虢首封的视线。总觉得她是在偷笑。
姬覆:“听说上次团队任务的时候,你又收获了一批少女芳心?”
虢首封一口热茶差点噗出来。他面无表情地问:“这有什么?”不好意思,他本人已经见怪不怪。只要冷处理一段时间,一切都会复归沉寂。如果一个人就是一个小世界,那么每个人都会在别人的小世界里荡出一些涟漪。世界原本就动荡不安,不停的运动足够让人忽略无数个渐息渐止的小小波动。
姬覆放下手里的一叠报告,笑咪咪地看着虢首封:“我听归火说,有个易、吞口氏的小女孩格外亲近你?好像你也多看了她两眼?怎么样?看对眼了吗?她漂亮吗?”
易、吞口氏?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称谓?虢首封脸皮抽抽,总算想起来了:“小哑巴?”
“哦——”八卦夫妻得意洋洋地互望一眼。八卦老公笑问:“不过是个小小绑架勒索案,我看了报告,前后不超过十分钟就解决了。怎么?你这么快就知道她不能说话啦?”
归火到底在报告里添油加醋写了些什么鬼东西!
跟妈妈生女儿又跟女儿生孙子 调教 bl走绳结 胯绳股绳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