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 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小说

小能 0 2021-10-06

舟禾回过头来,一脸看戏的样子看着周濯夜,这下子看他怎么脱身。
这时候金家主已经带着金柯梦走到台下,众人看没抢到绣球顿时一哄而散,只留下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待在原地。
“不管他们,舟禾你听我说……”
话还没说完,便被一群人打断了,周濯夜心中甚是不爽,但是看到来人之后,心中有些惊讶,随机恢复正常神色。
“这位公子,刚才你已经接了我家小姐的绣球,你将会是我们金家的女婿了。”
那人看着周濯夜器宇不凡,定能配的上他的女儿。
“没兴趣!”周濯夜满脸的的不爽,打扰他的解释罢了,现在肯定让舟禾误会了,说着便要去追舟禾。
“公子,你刚才已经接了小女的绣球,小女…今生就是你的人了。”
金柯梦什么时候说过这么羞耻的话,现在这样说,竟然有一丝丝的羞耻,想她平时大大咧咧的,现在竟然也有些小女儿姿态。
“本公子心中已经有人了。”
淡淡的话语顿时将梦中人砸醒,那人似乎心有不甘心,紧握着粉拳。
舟禾心中怎会不知他心中的人是谁。
“今天既然接住了绣球,就是我们金家的人,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
金家主一脸分怒气,在这里还没有一个人胆敢挑战自己的底线,没想到这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子竟然拒绝了自己这么美的女儿。
周濯夜脸也有些发臭,这个世界上除了舟禾还没有人胆敢这样与自己说话。
看向金家主的脸色也不善起来,拉着舟禾变要离开,但是金家主现在哪里能放周濯夜离开。
瞬间二人便被团团围住了。
但是周濯夜像是没看到一般,拉着舟禾的袖口向着远处走去。
他不想在这些人面前浪费时间,但是总是会有人找自己麻烦。
一脚将扑向自己的人踹开,随后又有几个人拿刀看了过来。但是金家主下令不能伤害那个男人,周濯夜也不得吹灰之力的将他们打到在地上。
这也是舟禾第一次觉得周濯夜这么帅,勉强算是崇拜吧。
“在过来,别怪我不客气了。”
周濯夜眼神冷冷的看了过去,浑身充满了杀意,他不喜欢这样被人威胁,但是总有人往井口上跳。
“舟禾我们走。”
舟禾现在没有抚了周濯夜的意思,只是温顺的跟在周濯夜的身后,让身后的人顿时想入非非,难不成这公子有龙阳之好。
金家主并没有再追上他们二人,眼神中都是阴郁,没想到这人真不给自己金家主的面子,这婚事不娶也得娶。
“爹,我想嫁给他。”
一旁的金柯梦一脸痴迷的望着远走的周濯夜,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她心中满是强烈的占有欲。
金家主满脸的宠溺,但是听到金柯梦的这一句话之后,心中一闪而过的念头,瞬间消失,自己这个女儿从小没要求过什么,但是现在她有喜欢的东西,自己一定要好好为她去铺一条路。
舟禾被周濯夜紧紧的拉着袖子,倒也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周濯夜的背影,感觉到他浑身散发的怒气,轻笑了两声。
“你笑我作甚。”
周濯夜将她的袖口松开,转身移到他的身边,舟禾只感觉一张俊脸映入到他的瞳孔。
“还从来没见过皇上被威胁,这人要是知道你身份,怕不是后悔死了。”
说完噗嗤的笑出了声,周濯夜从来没见过舟禾这样笑过,不免有些移不开眼睛。
“这些人不知好歹,不过我现在身份不能将皇上的身份透露出来,否则麻烦倒是打了。”
“罢了,先吃饭。”
这时候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传了来,舟禾心中一动,这个熟悉的味道,难不成……
周濯夜有些想象不到,舟禾拉着自己的袖口向着一个牌面很是低端的地方走去。
“你们老板是谁?”舟禾一进门满脸的兴奋,没想到这小小的地方,竟然还有这种现代的东西。
难不成这老板的身份,心中一阵欣喜。
“我们老板今天出门了,要明天才能回来。”
“这样啊,倒是也不急,不如我们在这多待几天。”
舟禾拧着额头,心头一跳,他有一个预感这人一定是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
但是周濯夜脸色就没那么好了,难不成是舟禾的旧相识,心中微微有些醋意。
“舟禾为何迫不及待的想要见那老板?”
周濯夜扭头看向舟禾,脸色有些不善,但是舟禾沉浸在喜悦之中,并没有发现周濯夜奇怪的地方。
“我看这东西像是家乡的事物,所以就想见一下这里的老板。”舟禾满脸的兴奋兴奋,丝毫没有意识到周濯夜的不满。
“我们就在这吃吧。”舟禾一脸期待的望着周濯夜,扫视了一下四周,四周并不像别的客栈一样高贵华丽,虽然很是简陋,但是还是挺干净的。
周濯夜皱了皱眉头,但是看到舟禾满脸期待的样子,竟然有些不忍心,将头别过去,点了点头。
“太好了,我们快做吧。”
虽然这里很是简陋,但是很快一个大锅被端了上来,锅底有个包住的东西,让舟禾也是一件的奇怪,里边放满了石头一样的黑色东西,正在灼灼燃烧,竟然没有熄灭。
里边浓郁的汤汁表面浮着一层辣椒油,而另一半是浓郁的清汤,随后一碟碟的小菜被端了出来。
周濯夜有些错愕,他什么东西没有吃过,竟然没见过这种奇异的东西。
舟禾一股脑的将所有的东西全部倒进锅中,随着咕嘟咕嘟的声音,大致也全部好了。
“濯夜,你尝一下这个。”
舟禾满脸幸福的将锅中的羊肉片夹紧周濯夜的碗中,面前的人身体倒是一怔,还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倒也是不乏好的体验。
轻轻的点了点头,便将那一大块的肉塞进了口中。
周濯夜紧皱着眉头,与自己之前吃过的东西一点都不一样,汤汁和肉的结合,甚是完美。
“怎么样?”
第19章 暗潮汹涌
舟禾一脸的期待的看着周濯夜,只见他双眼放光,轻微的点了点头,舟禾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二人很快的将锅中的东西席卷一空,打了个饱嗝,周濯夜从来没有吃的这么撑过,在宫中为了不让人看出喜好,只能每个菜夹几下,喜欢的东西也不能表现出喜欢。
现在这种感觉,让人觉得甚好,看着周濯夜一脸的满足,舟禾也一脸的欣慰。
“我们先找个客栈住下罢。”舟禾摸摸自己已经鼓起来的肚子打了个饱嗝,丝毫没有形象,周濯夜见到另一面的舟禾,只觉得有些心奇。
“李晋现在去找了,现在估计也该回来了吧。”
舟禾心头一跳,果然下一秒李晋就出现在他们二人的面前。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 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小说
“公子,客栈已经找好了,李耀在客栈等着我们。”
李晋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自己只能躲在暗处观察四周,等把皇上丞相送进客栈,一定要与李耀好好吃一顿。
回到客栈之后都和只觉得今天晚上又是一个不眠的夜,不知道为什么,她只觉得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第二天,舟禾迷迷糊糊的听到一阵敲门声,便从睡梦中惊醒开来,想不到李晋和李耀二人一脸焦急向里边探望。
“舟大人,你有没有看到皇上?”
李耀一脸的严肃,伸头变要向舟禾的房间望去,舟禾也是一脸的奇怪,轻轻的摇了摇头。
“今天一大早,皇上就找不到了,到现在为止没有一点的踪影。”
舟禾心头一动,周濯夜那个家伙那么厉害,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消失的,说不定是去办什么事了,
“不过,你们昨晚没在吗?为何会看丢皇上。”
听到这的二人一阵心虚,互看了一眼。
“不满大人,昨晚下属与哥哥去吃了火锅,那味道实属好吃。”
说着脸上还露出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
舟禾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你们先去别的地方找一下皇上吧。”
舟禾将他们二人打发走,自己随身换了一身便衣就往昨天那个火锅店走去。
周濯夜一醒来便看到这样一副景象,自己竟然被人偷偷穿上了红色的新郎衣服,猛的想起来昨天晚上是自己大意了,竟然没发现有人竟然对自己使香这种卑劣的手段。
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被人拉着朝着一个地方走去,周濯夜心中暗动,看来这一切都是有阴谋的,只能敌不动自己不动。
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浑身散发着杀人的气息,竟然有人把手伸到自己头上,果真活的不耐烦了。
“小姐,你说这件事会不会太冒险了。”
一旁的小桃一脸担忧的望着金柯梦,心头一跳,总觉得那个男人如此绝美,身上穿的衣服也不像是普通人穿的起的,万一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府上的人岂不找罪。
“放心吧,这人现在吃了我的软筋散,就算他不情愿,根本反抗不了,水到渠成,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任由本小姐宰割。”
金柯梦双眼放光,一脸的惊喜,想到以后那个男人就是自己,只觉得很兴奋。
小桃一脸的无奈,自己明明问的不是那个问题,罢了罢了。
“小姐时辰到了。”
只见一个丫鬟婆子双眼放光,一家小姐成亲这件事可是邀请了县城中各种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事不宜迟,得出发了。
“小姐今天极美的。”
那丫鬟婆子临走前还不忘赞美一番,果然金柯梦满脸通红,伸手从首饰盒子中拿出一个金色的簪子递给了她的手中。
只听到后边欲来越小的奉承的声音,金柯梦嘴角慢慢的勾起,想起来那人俊美的脸庞,顿时羞红了脸。
昨天自己想见他,却被父亲阻止,说成亲前一天见面有不好的寓意,金柯梦倒也没有在过多的要求。
当自己到的时候,从盖头下发现一双穿着红色靴子的新郎的鞋,心脏更是跳的极快。
周濯夜一脸的慵懒,浑身散发着杀气,从来没有人这样设计自己,这家人不留也罢。
“新郎可是我们梦儿抛绣球的来的,今天成亲就是想让大家见证一下。”
只见金家主满脸笑呵呵的看着周濯夜,眼神中的警告周濯夜当做没看到一般。
随着台下的恭喜声音越来越小,婚礼也差不多开始了。
溜进来的李晋和李耀二人嘴角轻颤,难怪他们今天没见到皇上,竟然在这里备着他们成亲。
不过看皇上的表情,想来定时被掳过来的。
没想到唐唐的皇帝竟然有被逼着结婚的一天,二人都痴痴的笑了起来。
李晋只感觉自己浑身发冷,抬头才看到一双杀人似得目光,便止住了笑容。
“金柯梦,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时间紧急到是连新郎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愿意。”金柯梦已经迫不及待的答应,倒是对面没有一声声响。
“新郎愿意娶金柯梦为妻子吗?”
感觉到对面的人没有一点声响,四周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新郎怎么一脸冷淡?”
一个看客倒也不直达实情,一脸的疑惑。
“你不知道,这新郎是虏来的,新郎家中还有妻儿老小,没想到这金家,哎?”
看着身旁飙戏的李晋,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我不愿意!”
台下一片哗然,没想到金家小姐竟然被当中羞辱,台上金家主也是面色不善,没想到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
“公子,这是何意?”
金柯梦没想到身旁的人竟然拒绝自己的要求,眼眶中夹杂着泪水,一脸的委屈,让人看到竟然也是满脸的动容。
“夫君,你这是做什么?”
只见一个俏丽的身影从人群中挤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侍卫,一脸无奈的禀告,没制止住她。
台上台下一片哗然,这是怎么回事,这新郎官难不成是有妻子的人。
这时候金柯梦才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满脸怒气的将手中红色的纱从头上扯了下来,看着前来破坏自己成婚的女人。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