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扒开双腿猛进入免费看污 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

小能 0 2022-05-18

衣服刚脱到一半,安静的包间里猛然响起“砰!”的声暴力的踹门声。

吓的李德仁浑身的肥肉一抖,脸色难看的连忙从鹿小雨身上爬了起来。

“他妈的!怕是想来找死的!”

被打断性致的李德仁爆了句粗口,他倒要看看是那个不长眼睛的人竟然敢来坏他的好事!

脸色难看的李德仁伸手拉开被踹的摇摇欲坠的房门,还没来得及破口大骂,来人直接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李德仁的心窝上。

力气之大,踹的李德仁摔出去一米多远,肥胖的身体重重的砸在地上,疼的李德仁脸色铁青,捂着胸口痛苦的哀嚎了起来。

季凌墨开门第一眼就看见了躺在椅子上紧闭着眼睛,衣衫不整、昏迷不醒的鹿小雨。

脸色陡然间阴沉下来,眉头紧皱,深不可测的眼眸里闪过抹骇人的杀意。

快步走到鹿小雨身边,季凌墨径直脱了自己的西装外套裹在了鹿小雨的身上,将昏迷不醒的鹿小雨整个人搂进怀里抱了起来。

眼见着自己费这么大劲,好不容易弄昏迷的鹿小雨就要被人带走了,满脸痛苦的李德仁不甘心的咬牙冲季凌墨大骂道:“你他妈的到底是谁!竟然敢坏老子的好事!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一定要弄死你!!!”

抱着鹿小雨的季凌墨脚步一顿,凌厉的目光冷冷的扫了眼李德仁。

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记住了,我叫季凌墨!随时等你来找我!”

话音一落,季凌墨紧抱着怀里的鹿小雨快步走出了包间。

刚才还满脸愤怒,嚣张不已的李德仁在听见“季凌墨”这三个字时,整个人顿时跟被雷劈中了一样,瞪大了眼睛愣在了原地。

李德仁一个小老板还不够资格认识季凌墨,但却是听过大名鼎鼎的季凌墨的。

更是听说过这位季大少爷的冷血手腕!凡是得罪过这位季大少爷的人,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完了……全完了!
男女扒开双腿猛进入免费看污 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
得罪了季凌墨,这次他怕是要彻底完蛋了。

面如死灰的李德仁吓的两眼一翻直接晕死了过去。

季凌墨抱着鹿小雨径直上了迈巴赫。

“开车!回暮云别墅!”

驾驶座上的司机看着自家少爷那阴鸷的难看脸色不敢多问,连忙启动了车子风驰电擎的往暮云别墅的方向开了过去。

“鹿小雨!你醒醒!”

季凌墨紧皱着眉头,目光紧盯着怀里脸色带着不正常的绯红,紧闭着眼睛的鹿小雨。

“唔……热,好热……”

勉强有了些意识的鹿小雨,难受的半睁着眼眸,迷迷糊糊的下意识呢喃:“好难受……唔,我热……”

说着鹿小雨控制不住的伸手无意识的撕扯起自己身上的衣服起来。

目光落在鹿小雨身上,季凌墨冰冷的深蓝眼眸蓦地一暗,呼吸一窒。

下一秒,紧皱着眉头的季凌墨飞快移开了目光,大掌迅速扯过西装外套将鹿小雨裹的严严实实的。

染上了几分暗哑的低沉声音响起:“鹿小雨!你别动!”

该死的!李德仁那个人渣竟然真的敢对鹿小雨用这样下流的手段!

脸色难看的季凌墨径直拿了手机出来拨通了路天朗的号码。

电话响了没多久就接通了。

路天朗玩世不恭的调侃声音率先在手机里响了起来:“季大少爷,我说你怎么回事啊?吃饭吃的好好的,怎么一眨眼你人就不见了呢?”

“鹿小雨出事了!拿上你的医药箱,立刻过来暮云别墅!”

路天朗听着季凌墨那着急的声音,心里一惊,不敢多问。

瞬间收敛起了俊脸上的调笑沉声应道:“好!我马上回家取医药箱。”

司机开车很快,没多久迈巴赫便到达了暮云别墅。

车子刚一停稳,季凌墨便抱着鹿小雨飞快的下车大步走进了别墅里。

回到主卧室,季凌墨小心的将怀里的鹿小雨放到床上。

却不料,季凌墨才刚松手,已经被药效吞噬了理智,神志不清的鹿小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的伸手紧紧抱住了季凌墨。

鹿小雨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季凌墨耳边响了起来:“唔……我真的好难受啊……难受的快要死掉了……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

说着鹿小雨那双娇软的小手摸索着扯起季凌墨身上的衣服起来。

强忍的额头上青筋突突直跳的季凌墨目光一沉,带着炙热温度的大掌蓦地紧紧扣住了鹿小雨纤细的腰肢。

咬牙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该死的!鹿小雨!你冷静点!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不要……冷静……我要你!”

现在的鹿小雨已经没有理智可言了,身体里叫嚣着的欲望蓄积到了顶点,像是快要炸开一样,逼的鹿小雨根本没办法去思考别的,只想找到一个宣泄口。

鹿小雨已经在极力跟药效抵抗了,但是根本没用……身体最本能的反应逼的鹿小雨不得不屈服。

本来就是极强的烈性药,李德仁那个人渣为保万无一失,这次还特意给了双倍的量!

“鹿小雨!你……”

没等季凌墨把话说完,神志不清迷迷糊糊的鹿小雨直接闭上眼睛吻上了季凌墨的薄唇。

再一次尝到甜美的味道,季凌墨深蓝色的眼眸蓦地更暗了几分。

狠狠深吸了口气,强压下心里叫嚣的躁动!

季凌墨脸色晦暗不明的伸手推开鹿小雨,结束了这个吻。

带着炙热温度的大掌蓦地扣住了鹿小雨的下巴。

四目相对,季凌墨暗哑的声音一字一句在鹿小雨耳畔边响了起来:“鹿小雨!你知道我是谁么?”

找不到宣泄口,难受的快要疯掉的鹿小雨眼睛湿润的直勾勾盯着近在咫尺的季凌墨。

“季…季凌墨……你是季凌墨,帮帮我,我真的难受的快要死掉了……”

目光蓦地一沉,季凌墨狠狠的吻上了鹿小雨的唇。
解决女婿的需要 婚上荤下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