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深入 两个奶头被吃得又翘又硬

小能 0 2022-05-18

车祸发生后的种种疑点顿时浮现在脑海里!

明明是在有监控的主干道上发生的车祸,可偏偏监控视频就莫名其妙的丢失了!

就因为监控视频丢失了,到现在甚至都不知道肇事的司机是谁!

而且鹿小雨听现场勘察痕迹的一个交管说过,地上根本就没有肇事车辆的刹车痕迹!

那肇事车辆极有可能是故意撞上去的!

鹿小雨现在几乎可以断定这次的车祸一定跟叶慧玲母女两个脱不了干系!

而且当时她原本是要跟妈妈做同一辆车的,只是最后她临时有事才没上车。

叶慧玲听着鹿小雨刚才那番话,顿时捂着唇直接笑出了声来。

一字一句的看着鹿小雨缓缓开口:“鹿小雨,你有证据么?没证据我可以告你诽谤的!”

鹿小雨听的心里猛的一沉!

是的,她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车祸跟叶慧玲母女有关!

垂在身侧的十指狠狠的紧握成拳,鹿小雨死死的盯着叶慧玲咬牙出声:“叶慧玲!我警告你!要是你再敢动我妈妈,我一定会跟你死磕到底!”

有一瞬间,叶慧玲竟被鹿小雨凶狠疯狂的目光惊的怔了几秒钟。

回神过来的叶慧玲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的得意的冷笑了声:“鹿小雨,跟我斗你还太嫩了点!等着吧!我等着你主动过来下跪求我的那一天!”

“你想太多了!永远都不会有这一天的!反而是你们母女俩要小心点!因为我一定会找到证据!亲手把你们母女两个送进监狱里的!”

鹿小雨说完毫不客气的直接把叶慧玲赶出了病房。

伸手紧紧握住了妈妈的手,鹿小雨眼圈涨的通红,看着紧闭着眼睛昏迷不醒的妈妈道:“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查清楚这次车祸的!伤害过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慢慢深入 两个奶头被吃得又翘又硬
鹿小雨从医院离开后直接去了警局。

负责侦办这起肇事逃逸案件的男警员一见鹿小雨来了就不耐烦的皱眉道:“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告诉过你么!要是有新进展的话会通知你的!”

“从车祸发生到现在已经快两周了,我只是想来问下什么时候能找回那个莫名其妙丢失的监控视频记录?”

只要找回监控视频记录就能找到肇事司机!

“这个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男警员一副很难办的样子摊手接着道:“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行吧!你先回去吧!要是找到肇事司机了我们警方会通知你的!”

看着男警员敷衍至极的态度,鹿小雨紧抿住了唇角:“那到底还要我继续等多久?”

“那我可说不准啊,反正我们局里还有一个过了二十多年到现在都还没抓到人的肇事逃逸案件。”

从警局里出来的鹿小雨目光怔怔的抬头望了眼高挂空中的太阳。

明明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可鹿小雨却觉得浑身发冷的厉害。

难怪叶慧玲跟叶清薇母女俩敢这么有恃无恐,现在看来叶慧玲恐怕早就已经买通了警局里的人了。

那莫名其妙丢失的监控记录怕也是被人故意毁掉的了。

想要靠警局的那些人抓到肇事司机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现在能帮的上忙的人也只有……

想着鹿小雨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季凌墨那张英俊又冷酷的俊脸来。

鹿小雨犹豫了下,眉头紧蹙,还是算了!

季凌墨今天为了耍她,车子都不让她坐,害她走了快两个多小时的路!

又晒又热,腿都快走断了!

季凌墨这么厌恶她,不看她的笑话就不错了,又怎么可能还会帮她的忙呢!

或许……还有一个人能帮她!

鹿小雨紧握着手机拨出了那个已经倒背如流的手机号码。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直到快要自动挂断时才被人接了起来。

“见一面吧!我有事找你!很重要的事情!”

挂断了电话,鹿小雨赶去了约好的咖啡馆。

等了快一个多小时,高立坤才姗姗来迟。

见了鹿小雨,高立坤脸色复杂又难看,第一句话就是:“小雨,我身上真的没钱!不是我不想救你妈妈,是我实在没有办法,公司虽然是我在管,但是钱全都在慧玲手上。”

“钱我已经筹到了,我妈也已经动完手术了。”

一听不是问他要钱,高立坤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那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

鹿小雨深吸了口气,目光紧盯着高立坤直接了当的开口:“我妈这次的车祸不是意外!很有可能是叶慧玲母女想要买凶杀人!故意制造的车祸!我想要你帮我一起查清楚事情真相!”

高立坤脸色瞬间骤变!立刻大声喝止:“够了!你不要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八道!叶慧玲甚至还买通了警局里的人!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大可以去查……”

鹿小雨涨红了眼圈,激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高立坤再一次出声喝止住:“你给我闭嘴!”

脸色黑如锅底的高立坤,目光狠狠的剜了眼鹿小雨:“鹿小雨,我跟你妈早就已经分开了,你妈的事情我管不了,也不想管!”

说着高立坤直接站起身来:“另外以后你也别再来找我了,要是让慧玲她们母女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还天真的对高立坤抱有最后一丝希望的鹿小雨,一颗心瞬间如坠谷底!

是她太傻了,竟然还妄想高立坤会有最后一点良知!

高立坤!她这个名义上的父亲真是可笑的彻底!

“高立坤!你放心!从今往后我鹿小雨再也不会来找你!”

话音一落,鹿小雨直接把高立坤的手机号码彻底删除拉黑,红着眼圈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了咖啡馆。

包里的手机铃声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

鹿小雨刚按下接听键,一道不近人情冷冰冰的女声便从手机听筒里传了出来:“是鹿素素病人的家属么?我是医院的工作人员。”

“是的,我是,怎么了?是出什么事情了么?”

一听提起自己妈妈,鹿小雨整个人顿时紧张了起来
肉文小说 堵好了 一点尿都不能流出来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