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 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文章

小能 0 2022-05-18

下一秒,绿茶本质附体,章含月眨了两下眼睛,声音柔柔的,听不出任何的委屈:“我现在是没钱,可是不代表我以后没钱,以后等我赚了钱,我就给你们买肉吃好不好?”

谁知道再一次又被傅安泰给再次鄙视了。

“哼,我们才不稀罕!”

话落,傅安泰筷子一扔,碗一丢,扭头就朝着门口跑去。

正在嘬手的傅安生看到这一幕,忙也跟着跳下来,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兄弟两一前一后跑出去,傅安生离开之前还不忘扭头嫌弃的来一句,“真难吃。”

章含月眼睛微微一眯,这两小子真是欠揍!

辛辛苦苦给这两个臭小子做了饭不说,现在吃干抹净还嫌弃她做的难吃!

不行!

章含月立马意识到,要是今后一直用这种方式讨好一家才能留下来这才不是她的风格,不管什么年代,注定女人有钱才有地位!

与其混吃等死留在傅家,还不如事先为自己谋条生路,这样将来就算真的被赶出去了,她也不愁没有活路。

晚些,刘慧娟和傅铁山就干活回来了。

一进屋,刘慧娟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二老一前一后进了屋,一桌子饭菜香喷喷的已经摆在了桌子上。

傅铁山抹了把黝黑脸上的汗水,笑道:“这媳妇可以,咱们回来饭菜都做好了。”

“好个屁!”

刘慧娟瞪了他一眼。

傅铁山赶紧闭嘴。

他是接受了这儿媳妇,可刘慧娟还为五百块的事情耿耿于怀呢。

这边,章含月正盘算着自己的计划,要是她没记错,这附近有个刚成立起来不久的糖果工厂,不过很快就赶上了国有企业解体,后来被原书男主盘下来了赚翻了,既然有这机会,她可不能错过。

不管咋的,先进去再说。

不过这糖果工厂是事业单位,原主这学历一穷二白,想进糖果工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她还是得通过傅承,当兵的这些年他或多或少也是结交了不少朋友的。

这边,傅承把孩子哄睡之后往自己屋里走。

他也是伤脑筋的很,老大老二一口一个恶毒后妈,看样子想让这孩子接受章含月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哥!”

院子里,傅颖的声音直接乍响。

一回来,她就直冲傅承的房间跑了过去,一推开门就看到章含月在屋里,白眼一翻,顿时没了好心情。

“我哥呢?”

章含月仿佛被她的动静吓到,“是傅妹妹啊。”

“呸!”
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 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文章
傅颖对这个称呼厌恶至极。

“别跟我这套近乎,我哥认你这个媳妇我可不认你这个嫂子,我看到你就讨厌,快告诉我哥去哪儿了,我找我哥。”

章含月心里想骂娘,这小姑子纯属是无脑女,她暗恋的男人给她送了情书也不是原主的错,偏是将这个责任怪罪到原主的头上,各种挤兑。

不过章含月可不是原主,也不会像原主那样子憋屈忍着。

见她这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章含月眼尖瞥见了不远处走来的傅承。

章含月一脸无奈的说道:“傅妹妹,我想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倒不如坐下来好好聊聊如何?”

“拉倒吧。”

傅颖坚持自己的认定,她就认为章含月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配不上自己的哥哥!

更别提当她的大嫂!

“我告诉你,我娘说了,三个月之内你要是不能让那两个活宝接受你,你就等着卷铺盖滚蛋吧!”

说到这,傅颖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章含月瞥了眼,眼尾扫到旁边的傅承走过来,确保能完全的听到两个人说话,眼眶一红:“傅妹妹,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就这么容不下我?”

傅颖双手叉腰,哼哼道:“当然容不下,我看到你那张脸就觉得你恶心,恨不得不直接去死!!”

“傅颖!”

一道清冷有力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傅颖身子一僵。

突然的,傅颖像是明白了什么,瞪着章含月脑子门的火气蹭蹭的就上来了。

“你故意的!”

明知故问!

章含月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

“傅妹妹,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故意……”

章含月上前想解释,结果就被傅颖一把推开。

她故意身子往后一顷,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见到这状况,傅承大步上前就将章含月扶了起来,扭头凌厉的目光盯着傅颖。

很显然,傅承生气了。

“看来是我把你宠坏了,现在给我回屋去!”

平时在这个家,傅颖是任性,仗着傅承对她这个妹妹的大度也没少折腾。

可是这狠话,她还是第一次听傅承说!

还是为章含月!

“哥!”

傅颖气得脑门子的火气轰轰的,指着章含月破口大骂:“你竟然为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骂我,你知不知道多少男人给她送过情书?”

章含月杏眸蒙着水雾,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傅大哥,傅妹妹真的冤枉我了,是她喜欢的男生给我送了情书,不是我要人家送的,就为这件事,傅妹妹一直对我有意见,可是她说的那些话我不认,我不是这样的人。”

说着,章含月又是一副伤心欲绝。

傅承见她这副柔弱的样子,内心升起了对她保护欲。

冷着一张脸对傅颖说话,“向你大嫂道歉!”

“道歉?”

“我?”

傅颖两只眼珠子瞪得跟牛眼一样,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是傅承难看的面色让她认清事实,傅承真的很生气!而且还是为了章含月那个贱人!!

傅颖真是恨得牙痒痒。

“我讨厌她,我才不道歉!”

傅颖转身直接摔上门,发出好大的动静。

傅承眉头微蹙,叹了一声之后将章含月扶回了屋。

“傅大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傅妹妹喜欢我了。”

坐在凳子上,章含月垂着头,有些难过。

傅承手按了按她的肩膀,安抚性的拍了拍。

“我会想办法的。”

不知道怎么的,虽然章含月是演戏,可是这三个字仿佛就突然有了重量,压在她的心上让她觉得暖暖的
随遇而安H 男女猛烈无遮激烈太紧动态图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