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要好深好爽要到了 树林里狠狠地撞击着 h

小能 0 2021-10-07

路家二老的做法让路溪觉得很讽刺。
说他们不爱女儿吧,他们跟姜家换女儿的初衷也是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跟他们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说他们爱吧,却从来不为原主说过一句话。
“爱不爱,还有什么关系?”系统悠悠出声。
路溪点头,爱不爱已经没有关系了。
她不是原主。
原主已经彻底离开。
剩下的是她的怨念,执念。
“宿主,你真的不跑吗?”
系统觉得跑出去才能干大事。
关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不。”她在等一个人。
路溪等的人在大家都熟睡过后,偷偷的来了。
路溪没有开灯,房间黑漆漆的。
她人就站在门口,披头散发的看着用钥匙开门进来的娇小女人。
“你来了?”路溪的声音突然在这片漆黑的屋里响起。
黑漆漆的,人看得不是很清楚。声音又幽幽的,便显得格外的渗人。
“啊~”惊吓到一半的尖叫声硬生生的被当事人憋了回去。
憋了尖叫声,路糖糖的质问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你来了。”路溪意味不明的说,还贴心的打开了灯。
“你、你不睡觉,站那儿干什么?”路糖糖有些惊惧而不安。
路溪勾唇,“这话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吧?你来我房间做什么?做贼?”
“现在姜家什么都紧着你,你什么都不缺。何必来我这里偷。”
说着说着,路溪难过的低下了头,语气有些哽咽。
路糖糖看着这样的路溪,心里开心的不得了。
这里没有人,她不必要再装个乖乖女,掩饰自己的情绪。
“做贼?谁是贼,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不,不关她的事。
“你知道这十八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这个她还真不知道。
不过看路家二老对她的态度,肯定是宠的。只不过他们的条件有限。
加上真的疼爱路糖糖,才会想着把路糖糖送回来,让姜家救她。
无论是姜家还是路家,路糖糖都是幸福的。
不像原主,前面十八年泡在蜜罐里。往后短暂的余生,都活在痛苦里。
“你是贼,偷了我十八年的好生活。我这个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却帮你这个麻雀过着那猪狗不如的生活。”
“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多很你的父母吗?如果不是他们,我怎么会离开我的生父生母,离开本是富裕的家。他们自以为是的对我好不过是他们良心发现罢了。”
“……”这话要是让路家二老听见,该多伤心哟。
路糖糖似乎只是来宣泄自己的情绪的。
吼完后,她冷静下来,侧身错开身子让给路溪。
“你的父母是很可恶。但我不想跟你们同流合污。你走吧。”
路溪眉头微挑,终于说出来这的目的了。
看着路糖糖,直把她看得头皮发麻,路溪才开口,“你不想要骨髓了?我走了,你可能会死。”
路糖糖扭过头,嫌恶的说:“我不想用一个肮脏的人的骨髓。”
路溪:“……”
行吧,这可是你亲口说的。
人家放她走,她又不是傻呼呼的待着不走。
抱起桌上的系统,路溪朝路糖糖感激一笑:“谢谢你啦!”
望着路溪灿烂的笑脸,路糖糖不自觉的也跟着笑起来。
然而刚启唇,被她强制压下。
她跟路溪的关系没有这么好。
路糖糖为了放走路溪,不仅挥开看守路溪的人,就是防盗门都给她开好了。
路溪才不管路糖糖是不是真的良心发现想放她走,带着系统头也不回的离开。
路糖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路溪远去的背影,笑容诡异。
现在的你有多感激,明天以后你就会有多绝望。
姜家是有钱人家。住的地方是高级独栋别墅。
路溪走出姜家的视线,并没有走出小区,而是借着系统这个外挂寻了一处暂时没有人住的院子跳了进去。
汪汪汪……
谁知,刚跳进去,一只体型庞大的大狗汪叫着扑过来。
路溪侧身,险险躲过。大狗汪叫着要来第二扑。
眼看着狗扑上来,路溪来不及躲过,一把将怀里的系统丢了出去。
“喵~”系统发出一声尖锐又凄厉的叫声。
“汪……”狗的注意力果不其然被系统的叫声吸引去。
路溪险险的躲过,重新跳上围墙。
至于被她丢出去的系统正被大狗舔着瑟瑟发抖中。
“喵(救)喵(救)喵(救)……”
系统连连呼叫在墙头看戏的宿主。
路溪摊手,在心里回道:“我暂时无能为力。”
“喵喵喵……”
“汪汪汪……”
猫和狗的和声吵醒了屋里的主人。整栋别墅瞬间亮起。
路溪看见灯,气得咬牙切齿,“你不是说这栋别墅里没有人吗?”
“……”系统。
它之前检测的时候,的确没有啊!
第一个世界就进局子有点不好看,路溪果断的抛弃系统自己跳墙离开。
“榴莲,我们在梦里相会。”
系统:“……”
这是对她判断失误的惩罚吗?
“喵喵喵……”系统凄厉的喵叫声也换不回路溪的一个回头。
系统:“……”
天要亡它。
刚跳下城墙站稳,视线所及一双军用靴。路溪眉心狠狠一跳。
下一秒,没有下一秒了。
因为她跟系统相遇了。
被大狗扑腾着的系统看到路溪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押回来,没忍住,不厚道的笑了。
“哈哈哈……”
除了路溪,在别人的眼里,系统的笑声就是没有威胁感的喵喵叫。
路溪气得不行,判断失误还有脸笑,真丢系统界的脸。
系统:“……”
笑声戛然而止。
明亮的大厅里,安静得掉根牙签都能听见的那种。
路溪跟个小鸡仔似的被丢在沙发上,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叫什么?你的父母呢?”
如果不是职责所在,何以卿并不想管这个貌似离家出走的大龄儿童。
路溪抬头,入目所及是男人平静的眼眸以及微微蹙起的眉心。
跑进人家家里被当场抓住,路溪脸皮再厚也会害羞。
她故作镇定的问:“这是你家吗?”
何以卿平静的看着她,意思不言而喻。
路溪脸上升起点点的热意,败在何以卿坚持的视线下,“我现在就走。还有一件事,你可以当做没有看到我来过吗?”
第5章 被调换的人生(5)
何以卿用他那双毫无情绪的眼眸看着她,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下三个数字键,“不说我就报警。”
路溪刚刚跑路就是不想进局子,现下哪里还会装傻,赶紧报上自己的名字。
“姜路溪。”
何以卿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姓姜?隔壁姜家?”
最近姜家认回真正女儿的事传得沸沸扬扬的,姜家也没有藏着掖着,大家都很清楚。
在姜家享受了十八年的女儿不是真正的大小姐。反而是真正的大小姐在外受了很多的苦。
何以卿虽然不关心那些不八卦,但托了奶奶老人家的福,他不想知道也从奶奶哪里知道了。
路溪神色平静的纠正,“我是路溪。”
何以卿闻言,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神色,只是问她:“离家出走?”
“……”
如果是离家出走就好了。
问题是她现在没有家。
“我没有家。”鬼使神差的,路溪问何以卿,“你愿意收留我吗?”
问出口后,路溪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找抽。
让路溪还没想到的是,何以卿答应了。
不过有条件。
住他家,她自己的衣食住行自己解决。
顺带要帮他照顾榴莲几天。
路溪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何以卿指的是那只大狗。
路溪没想到会这么巧,他们的"宠物’名字是一样的。
“它也叫榴莲吗?”她小心翼翼的确认。
也?
何以卿的视线默契的落在被大狗追着玩的浑身脏兮兮的看不出原来颜色的白猫,“它也叫榴莲?”
路溪点头,“嗯,我喜欢吃榴莲。就叫它榴莲了。”
这个解释,何以卿给满分。
得到住下许可证,路溪舔着脸从榴莲狗的狗嘴下救回"奄奄一息’的榴莲猫。
系统被榴莲狗折腾得连骂路溪的力气都没有了。
“何以卿。”离开前,何以卿道。
路溪冷了几秒才知道他是在介绍自己的名字给她。
“嗯,谢谢。”不管何以卿以什么样的心思留下自己。
他的收留正好是她需要的,说声谢谢也是应该的。
路溪这边搞定了住处,姜家那边却炸开了锅。
佣人醒来后发现路溪不见了。
作为骨髓移植库,路溪不见了简直就是要了姜家的命。
姜父大发雷霆,“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看着的吗?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个人都看不住。”
人是自己放出去的,佣人也是自己叫走的,路糖糖适时的站出来。
“爸爸,我看他们都看好几天了,很累的样子。我叫他们回去休息的。可是我真的没想到,路溪会在这个时候跑出去。”
“爸,路溪应该是有计划性的逃跑。否则怎么可能糖糖刚叫人去休息她就跑了。”姜路承开口,矛头直对路溪。
路糖糖看了姜路承一眼,眼底带着孺子可教也的欢快。
微微垂眸,路糖糖开口,“爸爸,哥,我命该如此,强求不来。我只是……我只是舍不得你们。”
面对路糖糖不舍又绝望的眼神,姜家人轮番上阵安慰,纷纷跟她保证一定会把路溪找回来给她捐赠骨髓。
“糖糖不哭,哥一定帮你把路溪找回来。她替你受了那么久的生活,付出点骨髓是正常的。”
难以想象,几天前不知道真相还对原主掏心掏肺的姜路承会说出这种话来。
“哥,我不想死。我才十八岁。我还有好多事没做。我没有好好的孝敬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以及哥哥们。我还有很多自己的事没有做。呜呜……”
路糖糖哭得撕心裂肺,姜家的人听到她生命垂危还在想着他们,纷纷感动得红了眼眶。
“糖糖乖哈,不哭,我们一定把人找回来。”
路糖糖红肿着一双眼睛,痛苦的摇头,“上天对我已经很厚待了。让我生前找到了我的亲生父母和很爱我的家人。我应该感恩才是。路溪她……不想移植就不要了。这大概就是我的命吧!”
“可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哥哥弟弟们,你们这么好,我舍不得你们。呜呜……”
一番撕心裂肺的话,姜家的人对"逃跑’的路溪更痛恨了。
好不容易安抚好路糖糖,姜家父子几个聚在书房里。
“爸,路溪太自私了。我们养她这么多年,要她一点骨髓而已。竟然逃跑了。找到她直接安排手术。”
“我赞同。糖糖在她养父母那里受了那么多苦,让她付出一点骨髓还不愿意,真是白养了她那么多年。”
看着遇上路糖糖的事而怒气冲冲的儿子们,姜父总觉得有些诡异。
以前的儿子们可是很冷静而睿智的。
仔细想想路溪的做法以及路糖糖充满绝望的眼神,作为父亲的姜父好像能理解了。
姜父沉着脸吩咐,“吩咐刘医生备好手术事宜。私下里多派些人出去找。找到了直接送去医院。”
姜家人并不觉得路溪一个小女孩能逃到哪里去。
他们的人把路溪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却连路溪的鬼影都没有见到。
后来调查监控才发现,路溪根本没有出过这个小区。
他们猜测人还在小区里。
不过这里都是富贵人家,姜家人不敢声张,更不敢得罪人,只能躲着寻找。
姜家烦人躲了一个礼拜,别说路溪的身影,就是一个相似路溪的背影都没有。
姜家人的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何以卿的住处在路溪跑的那天晚上传出动静。
动用人脉调查,得出的结果是人家屋主人回来了。
姜家没有人想到路溪会躲在何以卿的别墅里,只道这条线索断了换其他的线索。
姜家恨不得挖地三尺找的人此刻正在何以卿的别墅里吹着空调啃着鸡爪和辣条。
一猫一狗趴在她面前看着她……手中的鸡爪流口水。
狗对着鸡爪流口水,路溪能理解。
毕竟狗爱骨头。
但是,猫也对着鸡爪流口水是什么奇葩事?
“榴莲猫,你的鱼饼干在那儿。”
路溪油油的爪子指着不远处的猫碗。
里面是昂贵的进口货,静静的等着猫主子的宠幸。
“喵喵喵……”系统盯着路溪手中的鸡爪暴躁的喵喵叫。
它又不是真正的猫,它不爱吃鱼。
路溪嗷呜一口把剩下的鸡爪解决,连骨头没剩下。
吧唧吧唧嘴巴,意犹未尽。
第6章 被调换的人生(6)
“啊~吹着空调,吃着鸡爪、辣条的日子简直就是完美人生。”
没有爪子,榴莲猫本来就很生气。
听见路溪的感叹后,嫌弃又鄙视的道:“谁当初不想来做任务的。”
路溪喝一口王老吉,打了个饱嗝,气呼呼的反驳:“我这不是来了嘛!”
不来,她哪里知道被人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呢。
有时候,这种体验别人人生的感觉也挺不错的。
再惬意再幸福的生生活是短暂的。
路溪在路糖糖病重进医院,姜家人的仇恨值到最顶端时,打算出去透透气。
她也不想的,但是,谁让姜家的人那么垃圾,他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活动,他们竟然没有看出来。
路溪还没出去,这个家的主人、榴莲狗的主人回来了。
何以卿回来的第一句便是简单粗暴的告诉路溪,“姜家人在找你。”
路溪点头,“我知道。”
想到查到的资料,何以卿道:“他们很担心你。”
路溪面无表情的点头,“嗯。”
她比别人更明白,姜家人担心的是她的骨髓问题,并不是她这个人。
路溪很肯定姜家人已经恨透了自己。
她还从系统那里知道,姜家控制着二老,打算用他们勾引她现身。
她知道的时候,有借着系统的能力麻痹看守他们的人,给他们逃跑的时间。
不过路家二老不知道是担心被姜家报复还是真的疼爱路糖糖甘愿做诱饵,他们明知看守的人有问题却没有逃跑。
“你还打算躲到什么时候?”何以卿问。
路溪看着何以卿的眼睛,问他:“你会把我交出去吗?”
她没有特意查过何以卿的身份,不知道他跟姜家比起来,哪个更厉害一些。
何以卿会不会为了自己的前程而把她交出去。
他们素不相识。
他不过是收留她几天。
要是他为了前途把她送出去,她……求之不得。
何以卿没有正面回答她这个问题,却是道:“看你自己。”
路溪奇怪的看着何以卿问他:“你当初为什么收留我?”
路溪不会自作多情的觉得何以卿看上自己,她现在就是一刚成年的小豆芽。
何以卿是个而立之年的成熟男人。
何以卿平静的回视她,直男道:“那会儿缺个看守榴莲的人。”
“……”怪不得。
路溪恍然大悟的点头。
何以卿看着真信自己话的女孩儿,无语凝噎。
“谢谢你这几天的收留。我准备走了。”
“嗯。”何以卿颔首。
末了补上一句:“离开前把你家猫的东西收拾丢掉。”
“……”这是嫌弃吧?
路溪的速度很快,收拾好之后,告别依依不舍的榴莲狗,抱着系统头也不回的走出何以卿的别墅。
“汪汪汪……”太粗要好深好爽要到了  树林里狠狠地撞击着 h
榴莲狗被它的主人牵着,汪汪汪叫。
路溪回头,看着想要冲上来的大狗,笑得十分灿烂,“榴莲,再见啦!”
“喵喵喵……”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汪汪汪……”
大狗大概以为系统跟自己一样的心思,想要挣脱主人的牵制,追上去。
何以卿看看大狗,再看向阳光下笑容灿烂的路溪,神色不渝的嗯了一声,充满威胁感。
榴莲摇着的尾巴一滞,顿时不敢动了。只剩下轻轻的呜咽声。
望着门前一人一狗的相处,路溪撸着怀里的系统的毛发,笑容更加灿烂。
“榴莲,那个男人好像吃醋了。”
系统狠狠的翻了个白眼,“你还是想想等会儿怎么安顿我我吧。”
等会儿姜家的人抓到路溪,作为她的宠物,自己指不定会被抽筋扒皮下油锅。
路溪看着已经关上的大门,提议:“不如继续把你放在这里?”
要是系统被杀了,她岂不是回不去了?
“别的系统都是没有实体的,为什么你会有?”路溪发出灵魂考问。
蓝眼一番,鄙视之意明显到不看都察觉到,“我是有编号的编制系统,跟你所知的那些野生的系统那里一样。”
系统还有编制的?
路溪惊讶了。一边逛一边问系统关于时空局的事。
“系统还有编制号?你们时空局长什么样的?我能去看看吗?”
“你的等级太低,我还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时空局有很多系统和任务者,但没有一个能去到时空局的。”
“这么残酷的吗?”
“嗯,任务者千千万,没有一个去到过。”
“去时空局需要什么条件?”路溪好奇的问系统。
“你等级太低,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她是个人,人还要分等级的?
有等级的不应该是系统吗?
系统话不多说,给路溪放出她的资料,在等级的那一排特意加粗加红。
路溪:“这个等级能证明什么?”
总不能用来证明她是不是人这个问题吧?
“证明你目前是个没有等级的人类。”
“……”扎心了老铁。
她是个死人,等级不等级的,她也无所谓了。
“忘了说,你的等级越高,对你完成任务有很大的帮助。”
“越往后,任务会越来越难,对你的考验也会越来越难。如若你的等级越高,更容易帮你完成任务。”
“你的意思是说,等级是个很重要的东西了?”
“嗯。”
“怎么才能升级?”
“想提升等级,就要化解女配的怨恨。”
一句话:完成任务。
两人的对话刚刚结束,姜家的人便出现在路溪的面前。
“小姐,先生让我们带你回去。”
不管路溪同不同意,两个人上前架起她就走。
没有想到保镖这么突然的动作,路溪没法再抱系统,它从路溪的手中滑落。
“喵喵喵……”受惊的系统喵喵叫着跑进不远处的绿化从,不见了身影。
保镖得到的指令是负责带着人去医院,没有关于猫的事,所以系统的离开并没有人去追。
路溪挣脱两个保镖的桎梏,甩甩被抓疼的手臂,在他们警惕的视线下,干净利落的走在前面,“我能自己走。”
大汉们担心路溪跑了,纷纷将她围在中间。
路溪觉得他们太杞人忧天。
她要是会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外人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只从表面上看过去,路溪十分有范儿的走在中间,周围全都是保镖,可威风了。
被下药后调教的女高中生 医生调教校花玩 sm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