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下药后调教的女高中生 医生调教校花玩 sm

小能 0 2021-10-07

路溪死了,死在脏病上面。
回忆她剪短的一生,却满目疮痍。
18岁生日被小姨设计没了贞操,染上脏病。
被好面子的父母赶走,独自一个人远走他乡,经历被拐卖,被强B。
那群男人折磨她,她亦是用自己的身体回馈了他们。
看着他们绝望的表情,她开心的笑了。
就算她的尸体腐烂在肮脏潮湿地下室,无人知道,她也不悔。
只是,好脏啊!
临死前那一刻,回忆自己短暂的一生,连呼吸都是脏的。
这么肮脏的自己应该下地狱吧?
“亲爱的,你想重来一次吗?”
耳边突然出现一大软萌的声音。
“不想。”那么脏的人生,她不想再经历一次。
“如果我说能改变你命运呢?你也不想要吗?”
还是那道软萌无攻击的声音。
“改变命运?”路溪讽刺意味很浓。
改了那样肮脏的自己就不存在了吗?
不,还是存在的。
那道声音还在继续,充满着诱惑:“你就不想知道为何你的人生会变成这样吗?”
“……”
“你的人生本是会有个爱自己的男人,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但你的命运被人擅自改换。别人拿着属于你的东西享受着。你不生气、不愤怒、不想讨回公道吗?”
“我重生的代价是什么?”路溪很冷静的问。
她没有歇斯底里的吼叫着报仇,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平静得让人发怵。
“跟我去各个世界做任务,任务总目标达成后,时空局会给你安排。”
一眨眼的时间,路溪出现在一片黑暗里。
黑暗中,她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跟她说话的是什么东西。
看着虚空,她问:“我的总目标是什么?”
“化解女配们的怨气。”
这一次,路溪能感觉到出声的东西在她面前。
然而他看不见它。
“有什么注意事项吗?”
“化解女配们的怨气过程中不能伤及无辜。”
“嗯,怎么去任务世界?”
“不急,我们先绑定,签约再说。”
“噢。”路溪兴致缺缺的催促:“那你快些。”
“宿主绑定中……”
“绑定1%……绑定15%……绑定50%……绑定100%!绑定成功!”
“以下是宿主您的资料,请注意查收。”
“姓名:路溪
性别:女
年龄:20
技能:无
等级:0”
路溪的面前突然出现一块白板,白板上面有关于她的资料。
看到自己的年龄,路溪有些恍惚。
原来自己才20岁吗?
她怎么觉得过去了好久好久呢?
“宿主,您的资料已更新完毕。请问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有。可以去任务世界了吗?”
“可以了。”系统软萌萌的说道:“请宿主闭上眼睛,过程中可能会有点不适应,忍忍就过去了。”
系统所说的不适便是排山倒海的晕眩感,恶心的让人想吐。
鼻尖的空气变得清新起来,路溪知道自己到达任务世界了。
“系统?”路溪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我在。”手边突然传来毛茸茸的触感。
路溪转头,是一只白猫蓝眼的猫咪。
“你是系统?”路溪好奇的边问边把猫抱起来打量四周。
装修精致的梦幻公主房。
应该是有有钱人家的小姐姐。
“你先接收原主的记忆再说。”
路溪很快接收到这个世界原主的记忆。
原主是姜家大小姐。上有宠爱她的爷爷奶奶,父母、两个哥哥,下有宠爱她的双胞胎弟弟。
家世好,受家人宠爱。原主可以说是帝都所有人羡慕的对象。
然而这些羡慕结束在十八岁的那个暑假。
暑假的第一天,姜家准备陪原主去度假,一对中年人突然上门认亲。
瞒了十八年的秘密曝光。
原主不是姜家的女儿。
她跟姜家真正的女儿对换了。
真正姜家的女儿被他们抱走养着。
亲生父母上门来找她的原因是姜家真正的女儿患了白血病。他们没有能力承担她的医药费,这才想到了姜家。
朝夕之间,身份调换。
原主从大家小姐变成普通人,心境一时接受不过来,昏了过去。
再醒来,被姜家和中年夫妇告知,她的骨髓和姜家大小姐配对成功,可以移植。
姜家拿原主亲生父母调换的事威胁她,只要她给姜家大小姐捐献骨髓,路家做的事不会在警察局出现。同时也会给他们一笔钱。
18岁的原主从来没有生过大病,一听要进手术室,还要动刀子,怕了。
在姜家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跑了。
不过身无分文的原主又能跑到哪里去,不到半个小时就被找到。
这次姜家对她毫无和颜悦色,直接命令。
生父生母也求原主,让她为他们着想。
称他们当初那么做也是为了让原主过上好日子。
原主偷偷去问医生,知道捐献骨髓对捐献者没有多少影响,她才答应了。
然而以为一次就解了这番,没想到往后两年,原主成了姜家大小姐的提髓器。
生死之际,原主才知道,真正的姜家大小姐买通医生故意这么做的。
姜家大小姐在原主第一次捐献骨髓时就已经好了。
她觉得是原主欠了她,拿原主的骨髓来补偿是个不错的选择。
路溪来的时间正好是身份互换的时间,原主接受不了真相,昏倒了。
同时也有医生给原主检查过大。她的骨髓跟真正的姜家大小姐匹配。
姜家在跟真正的姜家大小姐相认,同时准备救治的事。
他们没有问过原主同不同意,愿不愿意。
纷纷下意识地觉得原主欠了姜家大小姐的,应该这么做。以至于原主逃跑被抓回来,他们才会恼羞成怒。
接下来他们会进来她说骨髓移植的事。
路溪坐在梳妆台前找出纸和笔,写写停停,很快一张纸被黑字填满。
路溪刚写好,姜家大小全部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同行的还有原主的亲生父母。
姜家爷爷奶奶,姜家夫妇,姜家兄弟挤在她的房间里,空间瞬间去了一半。
“有什么事,说吧。”
路溪不是真正的原主,她要的是痛快解决这个麻烦。
姜妈妈眼中划过一抹不忍。但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被路溪的亲生父母对换,受了那么多苦。不忍变得坚定起来。
第2章 被调换的人生(2)
“路溪,这么多年我们姜家对你怎么样你很清楚。我们现在只有一个要求,给糖糖捐一次骨髓,往后我们姜家不会计较你亲生父母做下的荒唐之事。”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互换婴孩。路家二老做的事,违法。
路溪面无表情的看着被护在人群中的路糖糖,问:“真的只是捐一次骨髓吗?”
想当初原主也相信他们的话。
但是最后被骗的多惨。
“这是自然。”姜父接道。
医生说了,路溪和路糖糖的骨髓相配一次就能成功。
这次路溪的目光换在二老身上,“你们也希望我给她捐骨髓吗?”
原来的剧情里,路家二老求助原主给路糖糖捐骨髓。口口声声说他们是为了她好。
如果不是他们当初的决定,原主不会过了十八年让人羡慕的生活。
当初或许是真的为了原主好。
但是如今,他们害怕承担罪行。
还有一点,他们对路糖糖有感情,也希望她好起来。
“她被病痛折磨很可怜。你就给她捐吧,只要一次而已。医生说了没有危险,过后你好好休养就好了。”
“是啊,路溪。你姜妈妈讲姜爸爸说只要你听话的捐献骨髓,他们就不会计较我跟你妈妈曾经做下的事。我们当初也是为了你好,你不能知恩不图报啊。”
本性在那里,再来多少次,或者换了人,结果都是一样的。
“可以,我可以给她捐献骨髓。”路溪痛快的答应。
抽出梳妆台上的纸张递给姜家父母,“我这里有份合同,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在场的人都要签字。”
姜父接过,看清上面的内容后,脸色更是难看,“你这是不信任我们。”
姜父眼中划过一抹心痛。
手写合同陆续传给其他人,他们看了纷纷用痛心,受伤、控诉的眼神看着路溪。
路溪面无表情。
手写合同传到路糖糖手中时,路溪清晰的看见路糖糖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霾。
路溪确定,从知道自己身份开始,路糖糖应该就开始计划着怎么"使用’原主的骨髓了。
“你们签了字,我立刻能进手术室。不签,粉身碎骨也不给。”
"粉身碎骨’被路溪说得轻飘飘的。
然而她眼中的认真让在场的众人不敢怀疑其中真假。
“我答应你。”姜父起头,答应签字。
“我不要你答应,我要……她答应。”
路溪的视线直勾勾的看着路糖糖,直把她看得心虚躲在人后面了才罢休。
“路溪别太得寸进尺。”
姜家大哥姜路凯护着路糖糖,第一个不答应。
路溪面无表情,内心却被姜路凯这个护犊子的动作弄得心底难受。
不久以前,她还是他的妹妹时,姜路凯也是这样护她的。
这才过去了多久?
这大概就是血缘的关系吧?
无论分别多久,有没有在一起生活,血液里始终有牵绊。
不着痕迹的深呼吸,压下那抹难受,路溪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路糖糖事后违反合约,她的病永不治愈。”
病人最害怕的就是自己治不好。
果不其然,路溪的话落后,在场的人面色都不好看起来。
路糖糖更甚。
本来因为哥哥的维护而心生暖意,听到路溪的话后,转变成了阴沉。
见他们都不开心,路溪开心了。
特别是接到路糖糖阴沉的的视线时,她的心情更好。
面对路糖糖阴冷的视线,路溪反回以一个挑衅的微笑。
路溪以为路糖糖会忍不住爆发。
她是爆发了,不过并不是她想象的那种爆发。
只见路糖糖秒变小白脸,泫然欲泣的说:“是,我命该如此,我认了。可你……可你也别诅咒我啊。呜呜呜……我才过18岁生日,医生说只要有合适的骨髓移植,我就能好起来的。我不求你帮忙,但也请你别诅咒我。这样会显得你很没有教养。”
“糖糖乖,不哭。哥哥一定会只好你的。一定让你有更多的十八岁,好不好?”
姜路凯心疼的抱着路糖糖安慰,眼睛跟刀子似的直戳路溪。
路糖糖欣喜的抬头,充满希望的问:“真的吗?”
那种灰暗又充满希望的眼神,没人能拒绝得了。
更何况,路糖糖本人本就长得很精致。
姜路凯以及在场的人不忍心的红了眼眶,唯独路溪面色冷漠,事不关己的模样。
姜路凯重重地点头,“真的。”
不知想到了什么,路糖糖欣喜的眼神逐渐绝望,“可是,除了……没有合适的骨髓……”
二哥姜路承急忙打断路糖糖的话,“没有可是。二哥跟你保证。”
姜路承说这话的时候,看向路溪的目光充满冰冷。
路溪红唇微抿,不得不再次感叹:血缘,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这才多久啊,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向路糖糖来证明自己的宠爱。
一直沉默的姜路浩突然开口,“这件事从始至终都跟姐……姜路溪没有关系。为何结果却要她来承受。”
姜路凯不赞同的看着弟弟,“负债子还。她的亲生父母不那么做,糖糖没有被调换,她也不会受那么多痛苦折磨。”
姜路承补上一句,“如果不被调换,糖糖也不会染上这种病。”
在场的人听后,百感交集。
特别是已经把路糖糖当做亲生女儿宠的路家二老更是愧疚不已。
“糖糖,是爸妈对不起你。”
“爸妈,这么多年你们养大我也不容易,我不怪你们。怪只怪我命不好。”
一家三口互相理解过后,抱头痛哭。
姜家看了,眼红都红了。
姜路承的补刀和路家二老的道歉犹如一道导火索,砰的一声,炸掉了姜家父母和爷奶对路溪最后的一点仁慈。
姜父面色沉沉的看着路溪,吩咐姜路凯,“阿凯,立刻打电话叫刘医生准备手术事宜。我要糖糖立刻手术。”
路糖糖闻言,从路母怀里抬头,隐晦而得意的看向面无表情的路溪。
叫你再强装坚强。
有你偷偷躲起来哭的时候。
面对路糖糖得意的目光,以及姜、路两家对路糖糖的关心,路溪站在另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
明明错的不是原主,却需要她的健康,她的委曲求全成全大家安宁?
凭什么呢?
第3章 被调换的人生(3)
手术并不是说做就能做的。
就算路溪的身子很好,能够时刻上手术台,路糖糖的条件也不允许。
所以,姜父的要求被刘医生拒绝了,“姜先生,贵小姐的身体条件还需要养养。”
姜家和路家闻言,只能暂时放下。
命人把路溪的联络工具全部没收,房间锁好,不让她出去半步,一家子浩浩荡荡的离开。
路溪清楚,他们这是怕自己逃跑或者联络外界的人。
但是,又有谁敢参与姜家的事呢?
一场谈判,最后以路溪失败告终。
“你之前不是说的信誓旦旦的吗?为什么这会儿却不吭声了?”
一直隐藏在梳妆桌上当布偶猫的系统十分十分鄙视的问。
“我住的二楼。”二楼跳下去,顶多轻微残疾,不会死的稀巴烂。
“……”系统竟无话可说。
姜家想用饿肚子。杜绝外界联系这个方式来威胁路溪,让她无条件同意。
但是路溪有系统这个外挂在,根本饿不到她。
不过系统太坑,只是不让她饿死,不会让她吃太饱。
理由是她现在在禁闭。
交通工具被没收,路溪无聊地捡起原主的书一边看一边跟系统聊天。
“系统,你原来就叫系统吗?”
“应该是吧?”系统自己也不确定。
路溪:“……”突然怀疑自己上的是无牌无证野生系统。
系统察觉到路溪的心声,严肃认真的纠正:“我是正宗牌系统,不是野生的。”
路溪惊讶,“你能听到我心里的想法?”
系统迟疑几秒,还是解释一句:“一般不会故意去听宿主的心声。”
路溪闻言,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道:“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不等系统发声,路溪又道:“就叫榴莲吧。”
系统:“……”
内心是拒绝的。
然而,想到接下来他们要一起共事,系统觉得不过是个名字而已,不必计较那么多。
路溪撸着系统柔软的毛发,思绪已经飞到天边去了。
要怎么才能让配角的怨气消失呢?
“对了榴莲,怎么才能知道女配的怨气有没有消失?”
关于这个问题,系统慢悠悠的解释:“我现在的等级太低,看不到怨气纸。等你做完这个任务应该就能升一级,到时候就可以看见每个任务世界的配角怨气值有多少了。”
“……”路溪。被下药后调教的女高中生  医生调教校花玩 sm
就是说她现在很穷呗。
姜路溪最大的怨恨点在路糖糖身上。
对姜路溪来说,用自己的骨髓偿还生恩、养恩,她能接受。
姜家人后面的确是对她不怎么样。但不能否认的是真相没出之前,他们对她的好都是真的。
用她的骨髓救治养父母的亲生女儿,她可以接受。
她不能接受的是路糖糖明明已经好了,却还在骗她,骗大家。
如果真要算偿还这件事,她上辈子早就还够了。
路溪想,原主是想过自己最喜欢的生活吧?
仔细翻照原主的记忆,路溪从原主的记忆深处找到一段属于她独特的记忆。
服装设计师。
原主从小喜欢设计。
同龄人叫嚷着让父母给自己的洋娃娃买新衣服时,原主却拿着布料给自己的洋娃娃做新衣服。
每每做出来的洋娃娃衣服都能得到同龄人羡慕的目光。
后来,原主最爱的洋娃娃不见了。
原主在后院的水槽里找到洋娃娃时,洋娃娃四肢被斩断,浑身布满红色的液体,看上去就像恐怖的屠宰场。
原主当场被吓晕了过去。因此生了一场大病。醒来再也不敢碰精致的洋娃娃,同时也不再捡起设计这一块儿。
那件事最后怎么样了,原主并不知道,姜家人没有在原主面前提过。
路溪的宗旨是凤凰涅槃,重获新生。
就从这里开始吧。
重新在梳妆台前坐下,执起笔在纸上刷刷刷的倒腾着。
半分钟后,看着生涩的线条,路溪没眼看。
不过想想,这个身份才十八岁,高中毕业。她大学可以学设计。
目前是怎么解决路糖糖这件事才能让她高枕无忧的离开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宿主,跳楼?”系统猫着蓝眼睛盯着落地窗建议路溪。
姜家可能觉得娇兮兮的路溪没勇气选择跳窗离开,落地窗外面并没有人守着。
“不。”路溪拒绝。
“榴莲,小说里的系统都很万能。你能搞定这屋里的网络还不能让人发现吗?”
路溪盯着墙壁上的大电视机问系统。
系统掀起它的蓝色大眼睛,鄙视的说:“你也说了,那是小说里。”
这就是没有的意思了。
“……”什么小说来源于生活梗始终是个梗而已。
怪她太天真。
不指望系统,路溪站在电视机前捣鼓。
许久后,她开心的跳起来,“哈哈哈……成功了。”
系统好奇看过去,就看见电视机变成触屏电脑模式。
系统:“……”
是它打开的方式不对吗?
为什么一个很普通的人却突然变成电脑高手了?
路溪才不管系统的想法,手指在电视机屏幕上面划动。
很快,一堆连系统这个数据都看不懂的数据出现。
系统:“……”
应该是它打开的方式不对,重来。
然而,无论重来几次,系统的面前始终都是一堆它不认识的数据。
系统不得不承认,自己绑定的宿主好像有点小厉害?
只是,有点小厉害的宿主为何混得那么惨不忍睹?
这个问题目前没有人能够回答它。
路溪点下最后一个键,笑意盈盈的收了手。
系统见路溪忙完了,好奇的上前问她,“你这个叫什么技能?为什么我扫描的时候没有扫到?”
路溪面无表情的丢给它两个字,“秘密。”
“……”系统。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不能生气,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解决未来一大问题的路溪轻松了不少。
没有人想着给路溪送吃的。仿佛忘了路溪这个人的存在,大家一心扑在路糖糖的身上。
就是为路溪说过话的姜路浩也在两天之后极速的黏上路糖糖。屁颠屁颠的跟在路糖糖身边。
路溪从系统那里知道以后,只是感叹:“血缘是一件很难说得清楚的东西。”
然而,那是姜家和路糖糖的血缘关系。
她跟路家的血缘关系并没有显得那么亲密而美好。
姜家这么对她,无非是为了她的骨髓。
清纯校花的初次高 c 野外暴露调教性奴老师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