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饱欲求不满的熟妇·去同事家换着玩

小能 0 2021-09-06

五分钟后。
苏樱脸色发白地看着宫律:“宫四少,你的这份资料,真实可靠吗?”
听到她的话,宫律冷嗤了一声:“苏小姐,你天真,我可没你这么天真。”
他说着,脸色阴戾了下来:“这A市里头,想要算计我的多了去了,可是像你们苏家这么大胆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听到他的话,苏樱知道,宫律没有说谎的必要。
可她想不明白,苏镇堂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这么些年,父亲的公司在苏镇堂的手上代管,她的那些收益全都进了他们苏家的口子里面,可她一句话都没说过。
她昨天晚上跑出苏家的时候,还满心的愧疚,走在路上失魂落魄的,差点儿被车撞了。
想到昨天晚上,苏镇堂他们一家人在自己跟前演戏,苏樱就觉得一阵的恶心。
她微微闭了闭眼,抬头看向宫律:“宫四少,这件事情,我也是受害者。”
“我知道啊,这不是请你过来了吗?”
苏樱抿了一下唇,宫律“请”人的方式,还真是挺特别的,刚才她要是不上车的话,估计那个男人就要摁着她上去了。
宫律说着,身子微微动了动,整个人往前一倾,双手压在腿上,桃花眼看着她,风流回转:“苏镇堂想攀上我们宫家,又舍不得将亲生女儿推入火坑,你这个侄女,刚好就帮他解决了这个为难。我没猜错的话,你昨天回到苏家,他们还一脸振振有词地说相信你吧?这手算盘打得真是好,你不愿意嫁,我不愿意娶,宫家反倒还欠了他们苏家一个人情。”
他说着,似笑非笑地勾了一下唇,收回身体,左腿微微一抬,翘在了右腿上面:“哦,对了,我有虐妻之癖,你该是知道的吧?”
宫律的一番话就像是巴掌,不断地往她的脸上打下来。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她就一直将苏镇堂当成唯一的亲人,她父亲当年的公司是留给她的,苏镇堂不过是代为管理。
四年前她就成年了,可她也没有开口问苏镇堂将公司要回来。
她觉得自己一个人,钱多钱少无所谓,可是苏镇堂要养活苏彤苏铭,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
她还想着早点回国,帮苏彤亲手做一件嫁衣的,却没想到,他们一家子,在算着怎么将她推进宫律这个火坑里面!
她捉着手上的资料,越是看下去,她的脸色越发的惨白。
这时候,对面的宫律再次开口给了她一锤子:“对了,你的那个未婚夫,早就和你的好堂姐勾搭上了,这事情,你应该不知道吧?”
苏樱僵了僵,她没想到,平日里面总是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国结婚的程易扬,居然早就和苏彤有一腿了! 她和程易扬两个人是两家人长辈留下的婚约,她不喜欢他,她一直想着怎么拒绝这长辈留下来的婚约,却不曾想,程易扬和苏彤两个人,早就暗度陈仓了!
她不喜欢他是一回事,可是他挂着她未婚夫的名义和她的亲堂姐搞在一起,偏偏还要对着她装深情,这算是什么意思?
苏樱只觉得一阵阵恶心翻上来,她将资料合上,抬头看着对面的男人:“宫四少,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高见?”
007 这口气,我可是吞不下去
“没什么,就是给苏小姐你一个选择。”
他说着,轻笑了一下,漫不经心的眼神里面却渗着几分冷意。
苏樱抿了抿唇:“我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
他挑了挑眉:“既然这样,我想苏小姐心里面应该已经有想法了,你放心,你嫁给我之后,好处可不止一点两点。”
苏樱脸色有些发白:“宫四少,我如今没有选择了,可是我想知道一件事情。

 喂饱欲求不满的熟妇·去同事家换着玩
“想知道什么?我前面三个前妻是不是真的在精神病院?”
他说这话的时候,挑着的唇角泛着冷意:“当然,我可不喜欢别人造谣我。”
苏樱听到他这话,脸色更白了,还想说些什么,他突然笑了一下:“不过苏小姐你可以放心,我喜欢聪明人,你这么聪明,我怎么舍得让你进精神病院。”
宫律的这番话并没有让苏樱好受多少,她原本以为宫律虐妻的传言只是传言,可是如今他都亲口承认了。
苏樱抬头又看了一眼,他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神色淡漠。
注意到她的视线,他也将视线落到她的脸上,那视线冷得像寒冰似的。
她抿了抿唇,转开了视线,刚想开口,他就嗤了一下:“苏小姐,别说你现在在A市,就算你现在还在国外,宫家想要你这个人,我想苏镇堂他们想方设法也会把你送进来的。”
他这话就像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苏樱颓然地坐在那儿,不甘心,却也知道宫律一阵见血。
苏镇堂和苏彤他们设计了这么一出将她推到宫律跟前,宫律看不上她还好,她还能够想个办法退婚。
可是如今宫律摆明了要让她嫁给他,宫律开口,苏镇堂估计绑都会将她绑到宫律的床上。
毕竟她又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哪里会心疼。
她现在人在A市,宫律盯着她,宫家的人没有退婚之前,苏镇堂他们也盯着她,她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
更何况,苏镇堂他们做了这么恶心的一件事情,她怎么能就让这件事情轻易就过去了! 见她许久不说话,宫律漫曲着食指在自己的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我没记错的话,当年令尊留给的公司,如今还在苏镇堂的手上。如今你认清他们的真面目了,难道还甘心拱手相让?”
他说着,偏头看着车窗外,抬手一边摁着太阳穴一边笑:“满心欢喜提前回国想给堂姐亲手做嫁衣,却不想如今被堂姐一家子摆了一道,如今他们当着好人,你却当着恶人。这口气,我可是吞不下去。”
说完,他放下手,看着她,似笑非笑:“苏小姐,你说呢?”
她也吞不下去。
她并不是圣母,公司在苏镇堂的手上是因为她觉得他们一家对她好,她一个人未必可以管理好父亲的公司,所以才会从不开口收回。
可是现在,苏镇堂一家吸着她的血还不够,还想将她拆骨了送到别人的嘴里面。

宝贝乖用力舔别停·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