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用力舔别停·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

小能 0 2021-09-06

另一酒店里。
一个小时前还一脸悲愤的苏彤正翘着腿坐着,她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狼狈,眼泪擦干之后,脸上是精致的妆容。
而坐在她对面的人也不是谁,正是苏樱的未婚夫程易扬。
“这一次,苏樱想不嫁给宫律都不行了!”
她说着,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但想到刚才看到的宫律,苏彤又觉得便宜苏樱了。
这么极品的一个男人! 不过算了,A市谁不知道宫律有虐妻之癖? 她只想保命,这个火坑,还是让苏樱去进好了。
程易扬看了她一眼:“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我们最近还是少见面为妙。”
苏彤不以为然:“怕什么。”
她说着,身体突然之间往前一倾,染着大红色指甲的手指挑着他的下巴:“你难道,都不想我的吗?”
说完,苏彤眉眼一勾,眼底里面全都是媚态。
程易扬捉住她的手指,低头在那指腹上轻咬了一下:“小妖精。”
“那程总,有没有心情,和我这个小妖精——嗯?”
桌底下,穿着红色高跟鞋的脚正撩着男人的裤脚。
程易扬眸色一深,起身将她拽了起来,迫不及待地带着她起身:“待会儿你可别求饶,彤彤!”
他说完,低头狠狠地对着那红唇吻了下去。
两个人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刚进电梯里面就忍不住了。
殊不知,不远处,一直有一双眼睛盯着她们。
一个小时后。
苏彤将裙子一套,一边拉链一边看着坐在床上抽烟的男人:“我看事情已经发酵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我该回家出场了。”
程易扬抽了一口烟,一把拽过她,将烟渡给她:“看你的表演。”
两个人刚才经过一场激烈的情事,苏彤水光潋滟,眼底的那一颗痣十分的妖娆:“你放心,演戏,我最在行了。”
说着,她在他的唇上咬了一下,然后抽身提起自己的小包包,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苏樱没想到照片这么快会传到网上的,现在网络上,全都是对她一片骂声的。
她拿着手机,坐在床上,整个人都是僵冷的。
这样的事情,她到底要怎么办?
她抬手狠狠地捉了一把头发,楼下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她惊了一下,连忙起身走到窗台上。
红色的小宝马开进来,她知道,是苏彤回来了。
很快,她的房门一阵巨响:“苏樱,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出来!”
苏樱起身过去开了房门,刚准备开口,苏彤一个巴掌就落到她的脸上了。
闻讯而来的叶翠兰连忙将她护在身后:“苏彤!你干什么,樱樱刚回来,你打她干什么?!”
苏彤冷笑一声,抬手就甩了一份新鲜出炉的报纸到她跟前:“我干什么?妈!你倒是问问她干什么!刚回国就给我这么大的一份惊喜,她还真的是我的好妹妹呢!”
004 她一定要调查清楚
叶翠兰打开报纸,看了一眼,整个人直接就惊住了:“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她说着,不可置信地看向苏樱:“樱樱,你告诉伯娘,是不是,是不是宫四少强迫你的?”
苏樱没想到叶翠兰到了这个地步了,居然还会相信她。
一瞬间,苏樱感动得几乎哭出来:“伯娘,我昨天晚上下飞机之后上了一辆计程车,然后睡着了,一醒过来,醒过来就这样了。”
“你别狡辩了苏樱!你不觉得你自己的话,简直天方夜谭吗?你真的把我们都当成是傻的吗?编理由,你也不编一个好的!”
苏彤歇斯底里,哭骂的每一句话都砸到了苏樱的心头上。
叶翠兰拦在苏彤跟前,不让她碰到苏樱:“彤彤,你冷静一点,这事情——”
“妈!你是不是疯了!现在是你女儿的未婚夫被抢了!”
听到苏彤的话,叶翠兰脸色变了一下,一瞬间,苏樱就被苏彤拉了出去。
苏樱看了一眼自己的堂姐,想要开口解释,可是刚才已经说过了,她不信。
其实不说苏彤,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昨天晚上的发生的一切是不可思议的。
苏彤拽着她往楼下走:“你滚!这是我家!你给我滚!滚!”
“苏彤!你在干什么!”
苏镇堂的声音横空而出,苏樱看着自己的大伯,只觉得无地自容。
她看了一眼失控的苏彤,哽咽了一下:“姐,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你给我滚!我看到你就恶心苏樱!”
苏樱没再说什么,看了一眼苏镇堂之后就往外走。
可是苏镇堂却将她拦了下来:“樱樱,你去哪里?刚回国,这天都黑了,你一个女孩子出门不方便!”
苏樱抬手擦了一下眼泪:“大伯,我去一趟朋友家。”
这件事情,她一定要调查清楚!
眼见苏镇堂还要说些什么,苏樱连忙开口:“大伯,你放心,我不是小孩子了,会注意自己安全的!”
昨天晚上的事情已经让她如今变成惊弓之鸟了,她自然不会再那么蠢了。
苏镇堂皱了一下眉,最后还是妥协了:“那好,你要是晚上回来,给我打个电话,我让司机去接你。”
苏镇堂和叶翠兰的关心让她越发的无地自容,苏樱抿了一下唇,不愿多说:“好。”
说完,她抬腿就往外走。
身后,苏彤和苏镇堂他们似乎在争执什么,苏彤的声音很大,夹着哭腔,听得让她心底的惭愧越发的深。
别墅里。
苏镇堂看了一眼苏彤:“行了,还哭,人都走了,做戏给谁看。”
苏彤抽泣了一声,脸色一变,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愤恨和悲恸,只有几分得意和轻蔑:“爸,现在满大街都是苏樱跟宫律开房的事情,我们得抓紧了!”
“彤彤说得对!棋差一招,到时候可就害惨了我们彤彤了!” 叶翠兰也搭腔,脸上哪里还有刚才对苏樱的慈爱,眯着眼,眼底闪着奸诈和狠毒。
苏镇堂冷哼了一声:“急什么,我们要宫家的人亲自上门!”
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怎么会那么傻放掉。
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说,只要他们态度坚定,宫家就是错了,要是还想娶他们苏家的女儿,宫律就必须要上门认错。
如果他们不想娶,那也无妨,这一次的事情,宫家算是欠他们苏家一个人情。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双赢。
005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樱离开苏家别墅后,徒步走到别墅外面拦了一辆计程车。

 宝贝乖用力舔别停·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
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在车上的二十多分钟,她整个人都是紧绷着的。
车子停在了市中心,苏樱松了口气,付钱下了车。
她高中刚毕业就出国了,从前玩得要好的朋友早就散了,唯一的两个好朋友如今都在国外,事实上,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朋友在A市。
她好几年没有回国了,A市的变化很大,苏樱快不认识了。
她用手机搜索了附近的酒店,然后按照手机上显示的路线走过去。
办理好入住手续之后,她才静下心来想昨天晚上的事情。
她回国是瞒着苏彤他们的,知道她回国的人就只有国外的几个朋友还有她的室友。
国内查不到国外的航班信息,唯一可能泄露出去的就是她在国外的熟人。
想了想,苏樱拨了美国那边的朋友的号码。
这事情,她得查清楚,谁把她行踪漏到国内的。
挂了电话,苏樱在窗前站了半晌,然后才下楼吃东西。
苏樱这个晚上睡得很不好,一整晚都在做梦,梦里面全都是早上发生的事情。
陌生的男人、苏彤歇斯底里的控诉,还有如今国内网上铺天盖地的丑闻。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她直接被惊醒,看到是那人的来电,苏樱眉头皱了一下,苏樱顿时就清醒过来了。
对方说查不到,她回国的消息知道的人不少。
苏樱知道,事情到这里,很有可能就查不下去了。
她看了一眼窗外,天刚亮起来。
挂了电话,苏樱直接就起床了。
有人对她蓄谋已久,她也不能坐以待毙。
对方花那么大的功夫,拖了苏家下水,又拖了宫家下水,来者十分的不善。
换好衣服,苏樱打算出门去一趟出租车公司,她那晚上车之前,习惯性记住了车牌号码。
然而,人刚出酒店,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停了下来,副驾驶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苏小姐,宫四少有请。” 苏樱愣了一下,想起昨天早上醒来的看到的那一个男人,她微微僵了僵,看着跟前等着自己勾唇却不含笑意的男人,犹豫了一下,她还是上了车。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苏樱看着外面熟悉的酒店,不禁皱起了眉眉。
男人下车帮她开了门:“苏小姐,宫四少在1606。”
苏樱看了他一眼:“谢谢。”
她说完之后,抬腿自己走了进去。
宫律约她约在了昨天的那个房间里面,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站在1606房跟前,苏樱微微抽了口气,然后才抬手摁了门铃。
两秒之后,门被打开。
苏樱一入眼就是男人那宽松衬衫领口开出来的肌理,她脸烫了一下,连忙转开视线,“宫四少。” 宫律看了她一眼,眉头微微一挑,松开了门把转身往里面走:“进来。”
苏樱抬腿走了进去,转身将门关上,她才跟着他往里面走。
这个房间已经被收拾好了,可是昨天发生过的事情她却记得一清二楚。
她看着那张床,脸色很不好。
“你先看看这个。”
他说着,抬手就往那沙发跟前的茶几上扔了一叠文件。
苏樱收回视线,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去,看了一眼宫律,见他懒洋洋地坐在那沙发上,似乎并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打算,她只好翻开手上的文件。

情愫暗生(骨科H)·舌尖卷住花蒂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