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愫暗生(骨科H)·舌尖卷住花蒂

小能 0 2021-09-06

苏樱睁开眼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发软的双腿,还有腰上的酸意,无一不在说明她昨天晚上经历了什么!
两米宽的大床上一片凌乱,她的衣服和男人的衣服在地上交错,整个房间里面全都是暧昧的气息。
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脸色唰的一下子就白了,刚想起身逃离,身旁的男人突然之间就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房间的门把转了一下。
她还没有来得及从男人醒来的惊吓中回过神来,一堆人就冲了进来。
拍摄的声音不断地传进耳朵里面,一道熟悉的女声突然插了进来:“樱樱!四少!”
听到苏彤的声音,她僵了一下,一抬头,视线就对上了站在苏彤身旁的程易扬的双眸。
苏樱心头一跳,下一秒,苏彤就走了过来,抬手就对着她扇了过来。
巴掌没有落到她的脸上,她被身旁的男人拉进了怀里面。
她整个人被对方摁在怀里面,他没有穿衣服,她的脸颊就这么直直地贴在他的胸膛上。
苏樱挣了一下,没有挣开来,男人凉薄的声音在头顶上传来:“滚出去!”
他说着,一把甩开了苏彤打过来的手。
苏彤看着床上的两个人,几乎歇斯底里:“苏樱!这就是你回国送我的大礼吗?勾引你堂姐我的未婚夫?这就是你说的给我精心准备的大礼?”
她说着,转过头一把扯过程易扬:“苏樱!这才是你的未婚夫!易扬等了你这么多年了,你对得起他吗?!”
苏彤一字一句,责骂的话兜头就落下来,苏樱张着嘴,一个辩驳的字眼都说不出来。
“我再说一次,全都给我滚出去!”
她好不容易从男人的怀里面挣出一个头,摁着她的男人突然之间爆喝,她惊了一下。
苏彤脸色一变,看了一眼苏樱,又看了一眼抱着她的男人,突然之间捂着脸哭着就跑了出去。
“姐——!”苏樱看到苏彤跑了,下意识想要去追,可跟前的人将她死死地摁着。
程易扬看了她一眼,眼底里面的不可置信和深恶痛绝让苏樱心头发梗。
“苏樱,你真让我失望!”
他说完,也走了。
男人的一声怒喝,房间里面的那些记者都一一退了出去。
苏樱却脑袋一片空白,她明明昨天晚上下了飞机之后就打车回家了,她故意提前回来,就是想给苏彤准备一份结婚礼物的,可是现在,她却成了睡了她未婚夫的人?!
“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
听到男人的声音,苏樱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他。
看清楚男人的时候,苏樱愣了一下,男人的五官立体深邃,狭长的眼眸里面是深壑的幽暗,他唇边衔着笑意,然而视线却裹着几分阴冷。
苏樱连忙收回视线,一手推开他。
宫律眉头一挑,轻笑了一声:“用完就扔,也不说一声谢谢。”
她想起刚才他帮自己挡去苏彤的那一巴掌,苏樱抿了抿唇,抬头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谢谢。”
她话音刚落,男人直直接掀开被子就下了床。
苏樱猝不及防,视线落到他那笔直修长的双腿,脸顿时就烫了起来,连忙转开视线。
宫律看了她一眼,低头看了看自己十分有意思的兄弟,“你还想要?”
“我没有!”
她捉着被子的手紧了一下,整个人都往后挪了挪。
宫律看着她的动作,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002 她刚回国,就将堂姐夫睡了
男人当着她的面披了酒店的浴袍就进了浴室,她趁着他在里面,连忙将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
她刚穿好衣服,男人就出来了。
他刚洗漱完,一张脸都有水,额前的碎发上滴着水,凝聚在他的下巴滴在胸膛上,沿着那浴袍敞开的领口往下面滑。
苏樱看了一眼,错开视线,抬头对上他的双眸:“我先走了。

 情愫暗生(骨科H)·舌尖卷住花蒂
男人啧了一声:“外面一堆的记者等着,你确定你现在就走?”
苏樱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她颓然地坐在床上。
她心里面乱糟糟的,她没想到自己见堂姐夫的第一面,是在床上。
更没想到,她刚回国,就将堂姐夫睡了。
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只记得自己从机场出来之后上了一辆计程车,后来好像太困,然后就睡过去了。
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房间里面了,她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宫律走进来脱她的衣服,她挣扎了很久,可是男人显然是失去意识了,她身上也不对劲,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可是她是怎么从计程车到酒店房间里面的,这个问题,让苏樱百思不得其解。
半个小时后,苏樱在宫律的人的护送下离开了酒店。
看着苏樱自己上了计程车,宫律脸上的笑意深了几分。
一旁的林泽清犹豫了一下:“四少,要派人——”
宫律收回视线,偏头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兔子而已,用不着。”
“小姐,到了。”
听到计程车司机的话,苏樱回过神来,从钱包里面拿出现金付了款,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她高中毕业之后就出国了,一直到现在已经四五年了,这是她第一次回苏家。
今天早上苏彤的控诉让她无地自容,她站在家门口,更是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苏彤他们。
然而这时候,管家看到了她,叫了她一声:“二小姐,你回来了?”
苏樱僵了一下,想转身离开,别墅大门已经打开了,管家正大声地对着里面喊道:“太太!二小姐回来了!”
很快,叶翠兰就出来了,看到她一把就将她拉到身边:“樱樱,你不是说要下周才能回来吗?怎么提前回来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你都好几年没回来了,一个人突然跑回来,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要怎么办啊!”
叶翠兰言语间全都是对她的担忧,她一抬头,就能看到叶翠兰脸上看到她的愉悦和激动。
可是越是这样,苏樱越是愧疚。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累了?”
苏樱终于摇了一下头,“大伯娘,姐姐呢?”
“彤彤啊?她今天出去挑婚纱去了,这不还有半个月就要嫁人了吗?”
叶翠兰这话就像是冬日里面的一盆冷水,对着她直直地倒下来。
她想开口坦白,却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好。
叶翠兰一直拉着她往里面走,问东问西的,最后她实在是受不住,只好开口说了一句:“伯娘,我有些累,想去休息一会儿,好吗?”
叶翠兰愣了一下,“啊,好啊,我看你脸色也不太好!去吧,睡一觉,醒来之后,我们一家人出去吃大餐庆祝你回来了!”
苏樱如鲠在喉,实在没有颜面面对叶翠兰,逃一样上了三楼的房间。

小东西才一根就坚持不住了·刺激的乱亲小说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