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才一根就坚持不住了·刺激的乱亲小说

小能 0 2021-09-06

宁老太君眼神鄙夷,直接便给宁向城下了命令:“成儿,若是那高氏让你带着她去宫中,你必须拒绝,哼,她什么身份?难不成还真以为自己是贵妇了不成?丢人现眼的东西,心思倒是不少!”
宁向城嘴里面答应的很好,可心里有些不以为然,他觉得,宁老太君只是杞人忧天。
可到了晚上,高氏在二人亲热的时候,真的说出了请求。
宁向城炙热的身体忽然便冷了下来,他从高氏的身上翻了下来,蒙上被子不愿说话。
“老爷,您就带着妾身去吧,妾身也想见识见识大场面。”
宁向城被她恼的厉害,当即便直接甩了宁老太君的原话。
又被宁老太君毁了好事,高氏心中一冷,可还是笑意盈盈的说道:“老爷,妾身的身份确实上不得台面,那您要不带着莹儿一同前去?莹儿可也是您的女儿,您可不能厚此薄彼。”
本以为这个要求宁向城肯定同意,可是,他还是直接拒绝:“莹儿和你都在禁足期,大会群臣容不得出半点岔子。”
说罢,宁向城闭上眼睛,不再多话。
小算盘落空,高氏一夜都没睡好。
此时的宁诗薇也在暗自思忖,她打算去宫中的事情已经万无一失,可是,宁老太君也要一同前去却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她自然可以想到宁向城是打算让宁老太君护着她,可是,她的爹爹可不知道,要是宁老太君跟着她一同前去,卖了她还来不及呢!
毕竟,前世就是她的好祖母将她送到了宫中固宠,而自己出事后,也是她毫不留情的舍弃了自己。
要是宁老太君一同前去,怕是自己又要费心躲避宫中的那些算计。
再说,宁老太君若是跟着,她的计划统统都要泡汤。
翻来覆去想了很久,最后,宁诗薇无可奈何地叫来了秦妈妈,在她的耳边耳语了一番。
时间过得极快,很快便到了入宫的日子,可是,偏偏出事了!
宁老太君今日忽然昏了过去。
宁诗薇匆匆赶到宁老太君屋中的时候,宁向城正焦灼的在外室来回走动。
丫鬟跪在地上不敢说话,容妈妈的身影隔着帘子若隐若现。
宁诗薇没有急着开口,只是和宁向城一起静静地等待着。
过了好一会儿,宁府的府医冯大夫提着药箱走了出来。
“大夫,怎么样?我娘的身体还好么?”
冯大夫引着父女二人走到了门口,才说道:“侯爷,大小姐,老太君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昨夜偶感风寒,今日这才发了热,我给她抓两贴药,服下便可痊愈,只是……”
他顿了一下,弯了弯身子继续说道:“我听老太君说,今日是宫中大会群臣之日,您本打算和她一起入宫,作为一个下人,我本不便多说什么,只是老太君的情况,实在不适宜出门。”
“老太君上了年纪,身体状况不如以前,近日来京城越来越寒冷,本来吃几副药就能好,可要是出门进宫,可能这身子就会大受损伤。”
宁向城的脸色一凛,拱手说道:“冯大夫所言极是,本侯心中有数,你且退下吧。”
冯大夫依言退下,父女二人便走进了内室。
老太君躺在内室的床上,往日清明的眼睛今日却有些浑浊,她握着宁向城的手自责的说道:“侯爷,都是为娘的身体不争气,竟然在这样的日子里生了病。”
“娘,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这怎么能怪您呢,您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进宫的事情,你且好好的养病,早日康复,孩儿的心中便满足了。”
宁向城的心中一阵发苦,可在自己娘亲的面前也只能摆出笑脸。
宁诗薇站在外面,心中闪过了好几个念头。
她曾吩咐秦妈妈让她想办法在老太君的吃食里混入些泻药,好让宁老太君今日不能出门,可是,怎么会是风寒呢?
宁诗薇百思不得其解,而宁老太君此时将她叫了进去。
“薇儿,祖母这身体实在是不争气,今日,还得你自己陪着你爹爹入宫了。”
宁老太君心中不无遗憾,但是,她和宫中的人已经打好了招呼,只要宁诗薇入宫,定会展露自己的才艺。
宁老太君的脸色蜡黄,这让宁诗薇心中一阵愧疚。
难道是秦妈妈将药用错了?虽然她不喜老太君,可是那毕竟是她的祖母。
“祖母您放心,薇儿会好好陪着爹爹的。”
宁老太君得了宁诗薇的承诺这才放心,她刚要歇息下,可宁向城却忽然跪在了地上说道:“母亲,孩儿决定带着高氏前去。”
此话一出,满堂寂静。
宁诗薇灵光一闪,忽然便明白了过来。
高氏!此事一定是高氏做的!
宁老太君当下一愣,随即愤懑的喊道:“混账东西,你说什么?!”
“怎么,你是想带着高氏那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入宫?且不说高氏正在禁足期间,就是她这个身份,现在也不是跟着你入宫的最好选择。不行,你要带着高氏进宫,我不同意”
宁向城同样无奈,宁老太君说的话也没错,可是薇儿一个人,他真的放心不下。
巧的是,正当宁向城左右为难的时候,老太君院子里的下人进来通报。
“侯爷,老太君,太太身边的丫鬟小翠求见。”
“小翠?不见!”
老太君一口回绝,可是宁向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便走。
宁老太君气的浑身哆嗦,这要真是让高氏去了宫中,那她的事情一定会让高氏给破坏了,不行,无论如何高氏都不能离开宁府。
当即,她便握着宁诗薇的皓腕不松开:“薇儿,你爹爹一定想带着高氏进宫,好孩子,你可千万不能让你爹这么做,记住了么?你一定要记住!”
宁老太君慌乱之下竟然把宁诗薇的雪白的手腕捏红了。
宁诗薇微微皱眉,最后应下。
“祖母,孙女记住了。”
宁诗薇刚跨出门槛,却看见小翠跪在了地上。
“侯爷,太太有请。”
第18章 高氏计谋
宁诗薇眼眸一暗,款款的走到了宁向城的身边:“爹爹,姨娘是有什么事么?”
“为父也不知,但是正好可以前去让高氏随着我们一同入宫。”
看来,这并不是宁向城和高氏提前想好的。
宁诗薇心中有了思量,宁老太君不想让高氏入宫,其实,她也是一样的想法,就是不知道高氏会做出什么事情,毕竟高氏入宫,怎么可能不带着她的宝贝女儿宁雪莹呢?
“那薇儿和爹爹一同去。”
说罢,二人便让小翠带路。
小翠松了一口气,本来她还以为还要费好大的功夫才能请到侯爷,没想到如此轻松,就是没想到大小姐也会跟着一同前去,也不知道,高氏会不会责罚她了。
小翠的神情落在了宁诗薇的眼中,她忍不住轻笑一声。
呵呵,有意思。
宁诗薇摸了摸自己耳边的珠花,看来,这高氏的心腹小翠,也并非是对她那么忠心耿耿啊。
“娘亲,爹爹真的会来看我们么?”
宁雪莹今日穿了一件粉色云罗衫,外面披着同色披风,整个人显得玉雪可爱,她年纪还小,脸颊还有一些肉,就像个娃娃一样。
“会的,你爹爹一定会来看咱们莹儿的。”高氏从床上坐了起来,便开始给自己和宁雪莹往脸上涂抹胭脂水粉。
宁向城已经到了屋子的门前,听见屋子里面母女二人的对话便走了进去。
“夫人。”
“爹爹!”宁雪莹欣喜的回头,果然看见宁向城走了过来。
高氏也欣喜的抬起头,“老爷,您来了。”
她温顺的样子让宁向城的心中一阵欣慰,他一把将宁雪莹抱在怀里,坐在高氏的床前。

 小东西才一根就坚持不住了·刺激的乱亲小说
“不是夫人让小翠叫我来的么?夫人有什么事?不过为夫可有件事要拜托夫人。”
“不错,妾身确实有事和您说。”
高氏对着宁向城一笑,“老爷,您今日不是打算带着薇儿入宫么,妾身想着,薇儿她这大病初愈,身子骨可是清减了不少,以往的那些衣物都已经变得肥肥大大,现在可没有件合适的衣物,若是因为这个被人耻笑,那可不是丢咱们宁府的脸么?”
“所以妾身便派人赶制了件衣服,想着让老爷您带给大小姐。”
高氏表现的慈母做派,可是,她的眼中却全是恶意的光芒。
宁向城眼神柔和了不少,没想到高氏如此有心,也不枉费了他的一片心。
不过,宁向城还是有些疑问:“夫人为何不直接将衣服送到薇儿的院子中,若是她知道了你的一片心,一定会很开心的。”
高氏的身子一僵,随即便若无其事的将那衣服交给了宁向城。
“妾身是怕大小姐不愿接受,之前妾身做错了事,现在依旧无颜面对大小姐,所以这才拜托了老爷,还望老爷理解妾身的这一片心。”
宁向城拍了拍她的手背,温和一笑:“本侯理解,不过,她此时就在外面,为夫想着,这衣服还是夫人亲自交给薇儿的好。”
说罢,他便让小厮带着宁诗薇走了进来。
宁诗薇的那张脸露出来的时候,高氏忍不住狠狠地剜了一眼小翠,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死丫头,怎么把这个煞星也带了回来。
可是,宁向城在场,她只能摆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来。
“薇儿也在啊。”
高氏硬挤出来一丝微笑,刚要说话,宁诗薇却径直坐在了宁向城的身边,毫不客气的说道:“听说姨娘给薇儿做了件衣服?”
宁诗薇淡淡的看向了高氏,心里却在冷笑,她可不相信高氏会有什么好心给她做衣服,指不定,这衣服里面藏着什么呢!
高氏被她看得发憷,随即却是更深的怨恨。她把衣服递到宁诗薇的手中:“不错,这便是给你做的衣服,你瞧瞧?”
宁诗薇接了过去,手掌拂过衣服的表面,看上去,这衣服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宁诗薇的手停在了衣服的后心处,这里,似乎有些古怪呢。
摸着凹凸不平的那一点,宁诗薇故作奇怪的问道:“爹爹,这衣服真好看,可是薇儿摸着这里有些不舒服。”
高氏吃了一惊,宁诗薇指出来的那一点可是她偷偷藏东西的地方,大小还不到米粒大,那死丫头怎么摸出来的?
高氏可不知道宁诗薇前世在宫中练就了一身的敏感,遭受过许多陷害和谋害,她的警惕性,敏感性,常人万万不可能相比。
宁向城下意识的想要把那件衣服接过去,可是高氏却抢了一步。
“让妾身看看。”高氏故作淡定,随即便打开了衣服的后领子,“原来是个小线头,这做工的人可真是不仔细。”
高氏捏着小小的线头微微一笑,便喊道:“小翠,将剪刀拿过来。”
“薇儿,就是个线头,我给你剪下去便好了。”高氏拿着剪刀,对着宁诗薇笑道,随即便转过了身。
宁诗薇并未阻拦,可是,看着高氏的眼眸逐渐加深。
那高氏的手刚落在剪子上,宁诗薇突然对宁雪莹说道:“二妹,你今日的功课可是做好了?”
宁雪莹谨记高氏之前的嘱托,淡淡的应了声,而宁诗薇忽然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手:“既然二妹把功课做好了,不然,就跟着我和爹爹一同入宫?”
可宁雪莹还没听清楚宁诗薇的话便下意识的甩开她的手,在她的心里,宁诗薇可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看着宁雪莹的作态,宁诗薇忽然又上前一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摸了一把宁雪莹的腰肢。
这突如其来的触感让宁雪莹尖叫一声,直接往后倒去,好巧不巧,高氏就在她的身后。
就像连环反应一样。
巨大的响声过后,宁雪莹和高氏一起摔在了地上,高氏手里的剪刀,划破了她的胳膊,鲜血立刻涌出,甚至在慌乱之中,那衣服也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
宁诗薇忽然眉头一皱,她似乎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悄悄靠近了衣服,宁诗薇愣住了,刚刚凸出的一块,只是小小的一颗花种子,可是,宁诗薇却对它过敏,若是穿上了这件衣服,她一定会浑身红肿发痒,这高氏,好毒的心!
宁诗薇的眼眸越来越冷。
所有人都被面前的一幕吓坏了。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小东西才一根就坚持不住了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