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小东西才一根就坚持不住了

小能 0 2021-09-06

“爹爹。”宁雪莹心中当即产生了嫉妒,她直接冲到宁向城的面前。
“爹爹!娘亲做了什么事您要禁她足?是不是……是不是宁诗薇挑拨离间!”
她不甘心的仰头大喊,而下一秒,她的脸上却多了一个巴掌印。
她不可置信的望着宁向城,捂着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爹爹,你……你打我!”
“逆女!你刚刚怎么和你大姐说话呢?好啊,高氏就是这么教导女儿的?你还有脸来问你娘为什么被禁足?”
宁向城方才正指导宁诗薇扎马步的要点,可宁雪莹突然冲出来吓了他一跳,自己印象中乖巧可爱的小女儿,更是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
不仅质疑他的决定,还不敬长姐!
“滚回去!学的礼仪全都丢了!”宁向城气的浑身发抖。
而宁雪莹哭的喘不上气,却依旧不甘心的大喊,“我不要!爹爹你变了,你以前最疼爱莹儿了,我要娘亲!”
“好,你想要你娘亲是么?那就陪着你娘亲一起禁足!”
这话一出,宁雪莹惊得顿时忘了哭泣。
“爹爹?你变了,你不爱莹儿了,你现在竟然为了大姐打我,还让我禁足?”
她虽然嫉妒的不得了,但还是记得之前的称呼让宁向城不快,她当即心不甘情不愿的叫宁诗薇大姐,只是看着宁诗薇的眼神慢慢变成怨恨。
凭什么自己被爹爹责骂,娘亲也被禁足,而宁诗薇却和爹爹在这里有说有笑,这不公平!
爹爹宠爱的,应该是自己和娘亲,而不是宁诗薇这死了娘没人要的死丫头!
这怒火冲到了头顶,宁雪莹刚要发火,却被刚赶到的小翠拉住。
“二小姐,三思啊!”
小翠匆匆赶到,看见眼前的一幕,差点昏了过去。
高氏在宁雪莹跑了的时候就让小翠追了上来,生怕宁雪莹又说出什么惹恼宁向城的话,可是,小翠还是晚了一步。
她赶紧劝住还要说话的宁雪莹,稳住了宁雪莹后便心惊胆战给宁向城请罪。
可是,小翠哆嗦着跪下,说话也说不利索。
静默许久的宁诗薇这才出声,“爹爹,妹妹她可能刚刚只是昏了头,您不必放在心上,饶了妹妹吧。”
宁雪莹并不领她的好意,鼻腔里传出来重重的一声哼。
宁向城本来想饶了她的心顿时火起,当即让小翠领着她滚回去,并且让她陪着高氏一起闭门思过。
“哎,是为父的错,莹儿竟然如此对你。”
宁诗薇摇了摇头,“爹爹,这不是你的错,妹妹她只是护母心切,也是一片孝心。薇儿其实很羡慕妹妹,只是妹妹跟在姨娘的身边,可能这规矩学的确实不好。姨娘的出身不高,可妹妹是咱们宁府正儿八经的小姐,这规矩只要调教一番还是可以改好的。”
宁诗薇的眼眶微微红了一下,但很快又打起精神,给父亲分析道。
宁向城若有所思。
“爹爹,别为妹妹忧心了,薇儿刚刚的马步还不知道怎么做呢,您再指点一下?”
宁向城回过神,和大女儿继续晨练。
这边,宁雪莹被小翠带回了高氏的屋子里,听闻刚刚发生的一切,高氏又是心疼又是气恼的用帕子擦拭女儿的脸颊,她的脸颊已经高高的肿起来了,瞧着一时之间肯定不会消下去。
“我可怜的女儿啊,你爹他……他怎么下得去手。”
宁雪莹委屈的直掉眼泪,将宁诗薇狠狠地骂了一顿,最后扑到高氏的怀里不解的询问,“娘亲,爹爹以前不是讨厌宁诗薇吗?为什么今日却为她出头?”
“傻孩子,这宁诗薇三个字你以后不可再说了,要叫她大姐。”
“娘!”宁雪莹不满的喊道。
高氏摸了摸她的头,怜惜的说道:“傻孩子,你爹爹不喜欢宁诗薇是一回事,可你不尊敬她又是另一回事。咱们现在进了宁府,便和以前不一样,这里的规矩大过天,宁诗薇是你爹爹的嫡长女,你怎么也该尊敬的。”
“你要尊敬她,叫她姐姐,你爹爹才会对你满意。”
宁雪莹很苦恼,但还是点了点头,“莹儿懂了,可是娘亲,您以前不是说,让我不要理她么?”
“那是以前,现在对于你这个大姐,你只要表面尊敬就够了,娘亲这么说,你懂了吗?”
宁雪莹当即开心起来,只是表面功夫,她还是可以做到的。
宁向城虽然说是让高氏母女一起禁足,但她这里却没有为宁雪莹准备屋子,最后宁雪莹还是被带到了自己的院子。
等女儿一走,高氏的温和笑脸当即落下。
她冷哼一声,看着门口若有所思。
“宁诗薇!你害我女儿,这仇,我一定会报!”
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她一定要让宁诗薇好看!
不管高氏那边怎么怨恨,宁诗薇现在是过得逍遥自在极了。
每天早上陪着宁向城晨练扎马步,其他的时间看看书,自己和自己手谈,偶尔还出门和丫鬟散散心,这样的生活让她觉得岁月静好。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小东西才一根就坚持不住了
当然更让她开心的是,宁向城把她那天说的话听进去的,真的请老太君找了个嬷嬷教导宁雪莹。
听说宁雪莹大发了一场脾气,让老太君的心里也不舒坦了。
老太君心里一不舒坦,直接就把宁雪莹接到自己的身边亲自教导。
李妈妈悄悄和宁诗薇禀报,她安排在高氏院子里的小厮告诉她,高氏听闻这事又打碎了几个花瓶,而好巧不巧的,那天本来宁向城想去高氏的院子里的,可走到门口却听见噼里啪啦的动静,当即又去了书房。
这事一度成了笑柄。
“小姐,你说这高氏倒霉不倒霉?不过真是大快人心!”李妈妈乐呵呵的给宁诗薇捶腿,眼睛笑的眯了起来。
宁诗薇也笑了,这叫什么?报应不爽啊。
“李妈妈,高氏那里还需要你继续看着,这以后,她的动作肯定少不了。”
高氏那里暂时惹不出什么大乱子了,宁诗薇便开始准备另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
第16章 各显神通
离宫中大会群臣的日子还有半个月。
前世,因为老太君的原因,宁诗薇早早地就被宫中看中,大会群臣这件事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参加。
这一世,事情前世大不相同,她可是一定要参加这次的宴会的。
有了经商的路子可是远远不够她可以保护心中在意之人的,银子,权利,放在哪里都是同等的重要。
大会群臣是结交贵人的好时机,若是能够交上今年的两位贵人,那她就不信这一世不可以翻身!
只不过,关注着大会群臣消息的,可不只是宁诗薇一人,宁老太君和高氏也在心里打着小算盘。
宁老太君可是早就想好了要让宁诗薇去宫中出出风头,若是她能被贵人看中,对宁府是一件大好事。
高氏则是想着用这件事情翻身,宁诗薇若是跟着宁向城前去,她也是一定要去的!
如果有办法给宁诗薇下绊子,让她得罪了什么不好惹的人,那才是大快人心呢。
宁府的人心思各异,但是偏偏都忘了宁向城的心中所想。
“爹爹,宫中是不是要大会群臣了?”
宁诗薇直接找到了宁向城询问此事。
宁向城正为这件事发愁,以往那些年,都是宁诗薇的娘亲戚氏跟着他进宫,现在戚氏不在了,本该是高氏跟着,可高氏最近品行不端,不适宜进宫。
“是啊,薇儿是有什么事么?”
“嗯,女儿是想问问爹爹,今年大会群臣是不是要带着薇儿一同前去?”
“不,薇儿,你的容貌……”
宁诗薇顿时明白了他心中所想。
她的心里暖暖的,可另有了打算。
宁向城不让她去宫中虽然是为了她考虑,但宫中大会群臣,这对她来说是一次冒险,可同样,是一次机会。
“爹爹,你的心薇儿明白,您相信薇儿,宫中大会群臣,薇儿一定不会出事。”
说罢,宁诗薇还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无论如何,这大会群臣她是去定了!
这一番话完全说进了宁向城的心中,可他依旧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去冒险,当今圣上的心,任何人都捉摸不透。
心事重重的离开,宁向城去了老太君那里商讨。
宁诗薇伫立在有原地,眼睛里却是自信的光芒。
等到傍晚时分,便传了消息出来,今年的大会群臣,宁向城带着宁诗薇和宁老太君一同前去!
这消息传遍了整个宁府。
宁诗薇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第二日清晨,宁诗薇把秋雁叫到了身边。
“秋雁,你过来。”
和自己的贴身丫鬟耳语一番后,她就坐在了书房静静地等待着。
午时三刻刚过,秋雁便拿着一摞子画册跑了进来。
宁诗薇忍不住满意的点了点头,让秋雁退下。
她让秋雁找来的,是今年大会群臣的宾客画册,里面详细的记录了各位贵人的生平喜好。
既然决定入宫了,那便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画册上的人越到后面越是尊贵。
第一摞的画册子记载的是朝中的大臣,有许多是宁诗薇前世便比较了解的,而她需要的,一直没有出现。
直到翻到了最后的一页。
镇北大将军顾瑾言。
宁诗薇的手顿住了。
他,他怎么会是镇北大将军!
宁诗薇的脑海中回想到了前世,回到了前世她濒临死亡的那一刻。
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前世她假死逃出了皇宫,可是却被车夫谋害推到了悬崖下。
跌落悬崖的时候,她还没有死透,在昏迷前,她看见的最后一张脸,便是顾瑾言的脸。她当时还以为这男人是个亡命之徒,但在她死前的最后一秒,她迷迷蒙蒙的听到男人沙哑的声音。
“……将这可怜的女子埋了吧。”
宁诗薇从未想到,自己葬身悬崖,却还会有人给她收尸,虽然是一个陌生男人。
可这样的恩情,值得她记住。
那男人的面孔分明就是画册上的这张脸。
自己的恩人竟然是今生她想要结交的贵人。
宁诗薇的手指划过了画册上男人的嘴唇,更加坚定了起来。
若是记得没错,前世,今年的大会群臣就是为了顾瑾言而举办的。
顾瑾言少年时是京城有名的翩翩才子,也是书香世家,可某天却突然从军,十五岁便随军去了北疆,不过一年就立下了军功赫赫,当年就便被皇上册封镇北大将军。
而他驻守边疆三年来,北疆从无战事,一时之间,顾瑾言战神的称号传遍了整个朝野。
可是,功高盖主。
顾瑾言在军中的威仪让皇帝深深的忌惮,所以,皇帝才会在今年把他召了回来,目的就是将自己的侄女云裳县主指婚给他,好以此来牵制住他。
只是前世,她听说顾瑾言拒绝了皇上的赐婚,所以云裳县主还被嘲笑,最后落得了个和亲的下场,又是因为这个,顾瑾言彻底惹恼了皇上,从此失去了皇帝的宠信,到了最后,被革去了官职。
如此看来,顾瑾言和她都是可怜人。
宁诗薇默默的将画册收到了一旁,心里却打定主意一定要找机会和顾瑾言结交,也要保护好自己的前世恩人。
第二摞的画册,只有一人是宁诗薇在意的。
棋圣杜彦。
这个人,可是她翻身的重要棋子。
微微一笑,宁诗薇闭目养神,一切,都会在她的计划下进行下去。
……
宁诗薇这里准备的如火如荼,可是高氏那里却是愁云惨淡。
听闻宁向城的决定后,高氏便气愤的砸碎了好几个花瓶。
不带着她也就算了,可是,带着老太君这叫什么事!
高氏在厢房中来回的走动,随即便带着小翠匆匆的出门寻宁向城。
此时宁向城正和宁老太君用膳,听闻高氏求见,便让她进来了。
当着老太君的面,高氏并未直说她想跟着去宫宴之事,只是让宁向城晚间来她的屋子中。
宁老太君将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待高氏走后,她冷哼一声。
“成儿,今日你去了高氏的屋子中,不论她说什么,你都不可以答应她。”
“母亲这是何意?”
宁向城本来心中痒痒的,好几日不曾和高氏亲热,他也是难受的紧,可老太君的话又让他升起了一丝的警惕。

他疯狂地在她体内冲撞·把npc搞怀孕的游戏下载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